诺秋中文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三百零二章 师妹好为人师

第三百零二章 师妹好为人师

  把李梦瑶送到宿舍楼下,顾老狗发现一个问题。

  李梦瑶跟林若茵,竟然住同一个宿舍楼。

  一个人文学院的学生,和艺术学院的学生住同一个宿舍楼。

  倒不是说不可能,毕竟京大艺术学院学生比较少,和其他学院混居也是正常的。

  问题是,京大几万名学生,怎么就她俩混到一块去了呢?

  是不是太凑巧了?

  顾老狗很不喜欢这种“凑巧”。

  就如同当初在微博上刷到林若茵,然后林若茵就天降了一样。

  就如同催债公司一个电话,然后四朵金花就聚齐了一样。

  这样的凑巧,只会让顾老狗联想到修罗场摆好了新的姿势。

  老话说,拉稀的时候,不要相信任何一个屁。

  所以顾老狗更坚定了不能跟这个李梦瑶同学走太近的决心。

  “谢谢师兄,耽误你时间了。”李梦瑶站在宿舍大门口,冲顾运挥了挥手,“有空我请你吃饭。”

  顾老狗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用,兄弟之间这就见外了。”

  李梦瑶以为这是师兄在客气,于是说道,“兄弟之间吃个饭也正常啊,我也不请你吃的贵的,就在食堂好了。”

  顾老狗心想还食堂,你莫不是给林若茵送柴刀来的吧?

  看来得来点狠的了。

  于是转头,走到李梦瑶跟前,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李梦瑶这回是真吃了一惊,心想人竟然还可以自恋到这种程度?

  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他哪来的自信,就认为别人会喜欢他?

  他真的很不正常啊!

  顾运在李梦瑶心里,介于正常和不正常之间徘徊很久了,现在猛听顾老狗说出这话来,天平已经往不正常方向倾斜一大半了。

  看到这个“不正常人类”还在朝自己缓缓靠近,她不由本能地后退一步,同时把行李箱横在身前。

  顾老狗见李梦瑶明显有些紧张,俏脸上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不由更是眉头一皱。

  这妮子绝对有成为祸水的潜质,不可大意。

  她一会儿别再来个“你莫凶我”什么的,那自己头皮一麻,可就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了。

  不过还好,李梦瑶终是没说那句话。

  所以走到离李梦瑶大概一米之外,顾老狗也停住了脚步,毕竟无冤无仇的,他也不过是想吓唬她一下,让她以后离自己远远的而已。

  李梦瑶见顾运停步,也终于长松了一口气。

  好险啊,这家伙差点就要被揍了,他可能还不知道吧?

  好吧,答应过爸爸上了大学,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的……

  要努力做到才是。

  “顾运,我没有喜欢你,这个你一定要先弄清楚。”

  李梦瑶于是睁着闪亮亮的眸子,语重心长地说道,“第二,你是个很聪明的男孩子,但是你要记住,这种事就算你这么想,也不可以对女孩子这样说的,这样子很没有礼貌,而且会把女孩子吓到。”

  “啊?”

  “没关系的,你的内心世界可能比正常男孩子要丰富,只是不太会正确表达,所以我不会跟你计较的。”

  顾老狗抽了抽嘴角,楼道里的灯光映射出来,打在他的脸上,却是衬出了一片的阴影。

  他开始意识到,这个热情开朗的小姑娘正在试图教自己做人。

  也就是说,自己这个举动不但没让她感到害怕,反而激发了她想跟自己探讨人生的欲望。

  顾老狗不知道她这动不动就好为人师的习惯是从哪来的,但他知道这么下去,在现在这个场地背景下,唯一能让她对自己产生恐惧的,可能就只剩下摸一把她的C罩杯然后扭头就跑了。

  可是刚上大学就背个变态的名头,也划不来啊。

  顾老狗决定还是先撤,从长计议。

  毕竟她现在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的,所以没必要急,甚至也可以采取“无为而治”的方式,只要不去招惹她,那么好感值就不会提升。

  想到这里,于是他就点点头,“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扭头就走。

  李梦瑶有些迷茫地看着顾运离开,又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竟然一点都不想反驳?

  全盘接受了?

  好神奇的一个……高考状元啊!

  ……

  从林若茵宿舍走到自己宿舍的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顾老狗一直在处理林若茵发来的一条微信,以及苏晓发来的八条微信。

  林若茵的微信消息:“渣男,有没有漂亮的小师妹啊?”

  苏晓的微信是——

  “开始吃饭了吗?”

  “同学和老师都还好相处吗?”

  “我把你抓的汪汪队带来了!”

  “我终于把寝室地面清理干净了,嘿嘿!”

  “她们说军训以后给地上铺泡沫地板,你觉得哪种风格好啊?”

  “我觉得有个舍友好凶啊……”

  ……

  顾老狗统一回复:喝多了,刚回宿舍。

  然后以此为前提,陆陆续续又回了几条,终于在进宿舍大门前,跟她们分别说了“晚安”。

  说真的,女朋友这玩意儿,没有难熬,多了也难熬,要是有的选,还是一个好。

  回到寝室,快十一点半了。

  开门,发现三个室友都在了,正围坐在寝室正中间的一张长桌边,人手一个电脑,精神奕奕地开黑干游戏。

  见面第一天就开黑,如今的年轻人大抵都是用这种方式来彼此熟悉的。

  战局正酣,本着游戏人的基本操守,三人看到顾运也没有停下手里的操作,但是跟他打了个招呼。

  “哥们儿先坐,等咱整完这盘的再唠哈。”

  身高一米八几,国字脸,穿着运动背心的一哥们先说了。

  不用说,这是个东北人。

  顾老狗冲他点了点头,说道,“不着急,先给他整明白儿的。”

  “上MISS,野当心了您呐。”另一个叼着烟,长相白净的长刘海哥们预了个警,然后抽空从身旁烟盒里迅速抽出一根烟,也不问顾运抽不抽,直接丢过来,“爷们儿够晚的呀,跟小姑娘晃呢吧。”

  不用说,津京地区的这是。

  顾老狗接过烟,然后又放到桌上,对他说道,“嗨,晃嘛,跟师兄弟吃个饭。”

  另一个戴着眼镜,个子瘦小,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冲顾运笑了笑,“你好。”

  这就听不太出来了,不过肯定也是老乡。

  但凡在国内的,都是老乡。

  “好啊兄弟。”

  顾运跟三个老乡全都打了招呼,然后左右没事,就站在小个子后面看他打。

  小个子瞧着文静,打游戏倒是有一手,玩的是大薇恩,左滚滚又滚滚输出爆炸,顾老狗在他身后没多久,他就来了个“盘他KILL”。

  “嗬,好家伙,这薇恩是要炸呀!”长刘海哥们兴奋地一甩刘海,“这得加鸡腿儿啊!”

  “加啥鸡腿,要不咱直接整点串儿?”国字脸哥们趁机提议,“小串儿小烧烤一上,小啤酒一支棱,庆祝咱哥几个头回见面,行不行?”

  “好像晚上八点以后外卖就进不来。”长刘海说道,“不过我十点多的时候看到隔壁寝室在喝酒,弄不好这里有门道。”

  “那肯定有,回头我去问问学长,他们肯定知道。”国字脸义不容辞地说道。

  小个子没说话,依旧盯着电脑屏幕,专心地厮杀着。

  一盘游戏结束,长刘海哥们眯着眼从嘴里拿掉快烧到屁股的烟头,按灭以后,指了指自己电脑,热情地邀请顾运,“你来一盘不,会玩吧这个?”

  顾运笑笑,“会一点点,你们玩吧。”

  对于一个当过五六世LOL职业选手的人来说,他现在一玩这游戏就有点想吐,也就看看还勉强能撑住。

  这时国字脸说道,“都别玩了,咱哥几个先认识下吧。”

  其实他们三个之前已经互相认识了,现在主要就是跟顾运认识一下。

  这三个人,国字脸叫卢瑞松,沈阳人,爱好是踢球和游戏,家里卖烤串的。

  长刘海就陆亦鸣,津门人士,爱好篮球、音乐、街舞,但凡能耍帅的都喜欢,家里做生意的。

  小个子名叫叶金波,福省的,一直想做游戏主播,打算在大学里好好施展一番,家里做什么的没说。

  另外,他们三个都是信息科学专业的,而且是一个班。

  这么看起来,顾老狗因为专业冷门,是被加塞进这个寝室的。

  听他们介绍完,顾老狗也大概介绍了下自己。

  “我叫顾运,家在宁城乡下,我学的是古文学专业,爱好么……其实也没啥爱好。”

  三人听完顾运的专业,都不由一脸讶异地看着他。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叶金波,这回却是第一个问道,“顾运,你为什么选这个专业?这专业毕业了,工作是不是不太好找?”

  叶金波好像很关心赚钱、工作方面的事情,他的短袖洗得有些褪色了,还起着不少毛球,看样子是家里条件不太好。

  顾运对他笑了笑,说道,“我对古文学稍微有点兴趣,就报了。”

  叶金波一脸惋惜地又道,“那你一点都不担心将来找工作吗?”

  他的担心倒是不无道理,古文学系为什么这么冷门,主要原因就是工作不太好找。

  这个专业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流向博物馆、档案馆或者相关的事业编制,可是一旦牵扯到“编制”,在很多人眼里又会跟人脉扯上关系——没人脉你怎么进编制呢?

  那么反过来,如果你有人脉——有人脉你读这个干啥?

  所以有些专业一年只能招到几个人,不是没有道理的。

  顾老狗拍了拍这位善良的小朋友的肩,郑重地说道,“我泱泱大国,五千年文明灿若星河,这是多么让人心驰神往啊!我已经决定要为祖国的历史文化研究事业献出青春了,工作不工作的没关系。”

  叶金波不由也重重地拍了拍顾运的肩,一脸钦佩地说道,“顾运,你很了不起!”

  陆亦鸣也忍不住拍了拍顾运的肩,心想好家伙,介哥们比我可能吹啊。

  四人分别介绍完毕,又各自报了生日,然后就开启男生寝室的必备程序。

  排位。

  也就是按照生日大小,以此排谁是老大谁是老二之类的。

  也不知道这规矩是什么时候成型的,但凡住寝室的,都要先这么排一排,也不需要谁来教。

  结果很快出来了。

  国字脸卢瑞松排老大、长刘海陆亦鸣排老二、顾运排老三、小个子叶金波排老四。

  条件有限就不烧香磕头了,反正排完这个大家就是兄弟,这个年纪的人就是如此干脆,也是如此纯粹。

  身为老大,卢瑞松自然是要发表下团伙…...团体成立感言的。

  “这个,我先提一句啊。”卢老大调整了下姿势,情真意切地说道,“哥几个天南海北的,能住一起四年那就是缘分。我希望啥呢,就是大家都能真心地把彼此当作兄弟,有什么事,咱大家一起扛就完事儿了。要是大学四年下来能攒下仨兄弟,那也是一种收获,对吧?反正……就慢慢处吧。”

  卢老大感觉说到这里是应该提一杯的,可惜这不是在烤串摊上也没酒,真是不怎么得劲儿。

  老二陆亦鸣也笑呵呵地附和道,“老大说的对,哥几个住一起就互相关照着,有事儿说话。”

  顿了顿,又补充道,“论起来我家离这最近,要真有嘛事儿,咱也叫得灵,当然没事儿是最好的。”

  陆亦鸣家里应该有点意思,所以说这话时还是比较有底气的。

  随后三人目光就转到顾运身上了。

  顾老狗心想这获奖感言还不能说,于是也跟着道,“对,既然一个寝室的兄弟,我想最重要的就是,应该互相关照,拿兄弟的事儿当自己的事儿。”

  尤其是兄弟渡劫的时候,麻烦你们都能伸出发财的双手,能帮就帮一把,反正话先撂这了。

  最后说话的是叶金波,扶了扶眼镜,他有些拘谨地说道,“我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反正我比你们小了将近一岁,我就是老四,我拿你们当哥。”

  顾运心想这口条要做主播是难了。

  卢老大呵呵一笑,说道,“得,今儿不早了,咱们赶紧洗洗睡吧。明天一早都要去报到,下午回来咱把寝室先打扫下,晚上再一起去吃个饭,也庆祝庆祝咱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

  看样子卢瑞松是摆正老大位子了,又隐约以寝室长的身份开始发号施令,不过谁也不在意这个,毕竟寝室里有个爱张罗的是个好事儿。

  尤其是顾老狗,他也懒得管那么多事,卢瑞松爱操心更好。

  卢老大的提议被一致通过,大家开始各拿各的东西,准备去水房洗漱。

  顾老狗想起自己那三个大箱子,于是准备都打开看一看。

  :。:

看过《我真没想做渣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