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三百零二章 程微芸的表白

第三百零二章 程微芸的表白

  三个箱子,苏晓那个已经打开过了,于是先放一边。

  在林若茵和程微芸之间,顾老狗先选择了林若茵的,很好地体现了正牌女友优先的原则,然后心安理得地认为,自己对于女朋友果然是问心无愧。

  打开林若茵的箱子,顾老狗一眼扫完,登时愣了一下。

  箱子里除了一点点吃的,其余全是身上穿的。

  清点了下,裤子七条,除了两条运动裤,剩下的分别是牛仔裤、破洞牛仔裤、大破洞牛仔裤、乞丐版破洞牛仔、只剩下半截但还有破洞的丐中丐版破牛仔裤……

  顾老狗疑心她这是从哪个扶贫项目里倒腾过来的,不过仔细一看每条裤子都是带着崭新的标签的,标签上都有个大LOGO,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某个男明星创立的潮牌。

  这也就算了,顾老狗又看了下衣服,宽大的黑色T恤、宽大的白色T恤、不宽但是很长,长到能盖住屁股的长袖针织衫……

  看了下标签,还是那个潮牌的。

  顾老狗一阵牙疼,耐着性子把那些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想看看下面还有什么,却很快又赫然出现了一个黄灿灿的东西。

  这下顾老狗彻底沉默了。

  那是一根大金链子,纯金的,超粗的,上面刻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图形,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目测至少得有半斤多重。

  过分的时,那金链子上也挂着那个潮牌的吊牌,说是和周大生一起“强强联手”研发的,还用粗体字标明是“全球限量”。

  顾老狗算是明白了,这个潮牌的所有产品应该就是按照嘻哈风来设计的,而林若茵可能很喜欢男孩子穿这种的。

  之前可能是因为在高中不能穿“奇装异服”,所以她选择了隐忍,现在上了大学,她终于高兴地决定放飞天性了。

  问题是,她不打算放飞自己,光想着放飞他顾老狗啊。

  还挺不惜成本的,这一套下来连着那条金链子,怎么也得二十万左右吧?

  顾老狗怀疑林若茵是不是背着自己喜欢那个男明星,给男朋友买衣服是虚,给人家应援才是真。

  这不,还发现了两顶鸭舌帽,一顶是橘黄色的,一顶是蓝色的,按照顾老狗的美术知识,没记错的话这两个颜色混一混摇一摇,正好可以合成一顶绿帽子,妥妥的。

  好极了,林若茵这是要上房揭瓦了。

  但顾老狗现在没空仔细想这些,他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

  林若茵给自己买了这些衣服,到时候肯定是会强迫自己穿的,就跟她买那件绿青蛙睡衣一样——特么的,这破东西她也塞箱子里了,刚老二进来差点暴露,还好手速快盖上了。

  其实穿一穿也无所谓,虽然自己很不喜欢这种风格,但毕竟颜值身材摆在这,穿上也不会难看。

  真正的问题在于,苏晓是知道自己不喜欢这种风格的,而且苏晓已经说过了,以后自己的衣服必须全部都由她来买,自己也答应得好好的。

  所以,可想而知,如果自己穿这身去见苏晓,苏晓会怎么说?

  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啊,你不喜欢吗?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不喜欢这种风格的呀,是谁改变了你的审美呀大骗子?

  哦,寝室里的人都这么穿呀,可是我记得你从来不跟风的,连性格都变了呀,呵呵。

  没事啦,你喜欢就好……那以后衣服你就自己买吧,呵呵呵……

  这“呵呵呵”起来,谁受得了啊?

  再说,一旦她起了疑心,哪怕只是一丝丝,哪天她心情不好,或者哪天自己没及时回她微信,这种疑心就会无限放大,一到那个临界点,她很可能直接杀过来查岗,到时候车毁人亡大有可能。

  什么叫防微杜渐?防微杜渐就是你永远不要低估对手的智商,也不要觉得一丁点纰漏没什么,能圆过去。

  有人能通过玄关边的拖鞋摆放位置与往常不同,就推测出亲爱的已经出轨,有人能通过副驾驶的椅背有所调动,就知道骑马的汉子跑头顶了——历史会告诉你,过度自信、粗心大意就是“安全生产、规范操作”的头号敌人!

  综上。

  所以顾老狗认为,在规范操作的原则下,以后见苏晓时,要切换的不只是戒指和手链,还有衣服、裤子。

  而从林若茵连内裤都买了两打来看,万一以后成功“上车”了,没准还得换内裤。

  顾老狗叹了口气,只感觉嘴巴很苦。

  关上林若茵的行李箱,顾老狗又打开了程微芸的。

  箱子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巴掌大的小卡片。

  卡片是粉色的,没错是粉色的,少女粉的那种,封面还印着一只小猪猪,可可爱爱的有没有,更过分是颜料上还带着亮晶晶的细粉……

  顾老狗一看到这玩意儿,整个人当时就不好了。

  程微芸,一个看到女明星,基本以“自己是一只手能放倒她还是两只手能放倒“来衡量对方的女人,竟然也开始弄这种娘们唧唧的玩意儿了?

  曾记否,君与我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探量子之奥秘,窥宇宙之无穷,何其豪迈,何其潇洒,何其雄风飒飒,却不想如今,君竟堕落至斯!

  心痛啊!

  顾老狗拿起卡片,有点不太想看卡片上的字。

  程微芸能送出这样的卡片,意味着什么,顾老狗大概能猜到。

  果然。

  卡片上是一行小诗,手写的,一笔一划很工整,但是组合起来还是歪歪扭扭,是程微芸亲笔手书没错了。

  入目无别人,四下皆是你。

  我见众生皆草木,唯有见你是青山。

  ……

  顾老狗沉默,手有些微微发颤。

  这首词什么意思,根本不需要再去想了。

  程微芸既然会亲手写出来,那就是所有人都能读懂的意思。

  程微芸,竟然表白了。

  程微芸,果然表白了。

  顾老狗想不明白,这样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为什么会堕落到主动表白呢?

  但顾老狗似乎又想得明白,这样一个为了能跟自己聊天而学习各种奇怪知识的女孩子,迟早有一天是会这么做的。

  顾运并没有沾沾自喜,或者想嘲笑程微芸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他知道,这个在赛场上永远想赢的小妮子,在提起笔写下这两行字的时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需要多大的勇气。

  她选择了粉色的卡片,是因为自己总跟她称兄道弟,她选择了手写的小诗,是因为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表白方式,毕竟她跟自己在一起聊黑洞、聊量子力学、聊台.海局势的时候,那种氛围真的不合适表白。

  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表白,是因为她觉得错过了这次,就没机会了。

  即便来京都大学附近买房,她也需要一个理由的。

  对她而言,这可能是她做过的最傻、最卑微的事情了,但谁又能说她真的傻、真的卑微呢?

  顾老狗看着卡片,沉思了很久。

  产线上……实在是有点排不开了,毕竟现在的女孩子不像古代,在以前三五个都没事,可现在两个就已经很饱和了,再接单的话恐怕要出生产事故。

  可问题是,如果程微芸是持剑人呢?

  程家是见过朱先生的,毫无疑问程家出持剑人的概率最大。

  而相比较程雪晴,甚至程微芸的可能性更大。

  原因很简单,程煜当年为什么秘密将程中原赶出家门,甚至都不承认他的存在,是不是因为预见了什么,或者是朱先生跟他说了什么?

  程中原的特殊性,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他女儿的特殊性。

  那么程微芸和持剑人有关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现在程微芸已经表白了,她这样的性格,肯向自己表白,毫无疑问可以说明她对自己感情已经很深了,绝不是普通女生对男孩子有点好感就递情书那种程度能比的。

  这点想想她为了能跟自己聊天,已经花了多少精力和感情进去就知道了。

  这就意味着,如果自己拒绝,那么她因爱生恨,变身持剑人的大前提是成立的。

  所以现在是两难啊!

  从安全生产,规范操作的角度来说,再加一个程微芸肯定是违规操作,迟早要受到惩罚的。

  产能真的已经饱和了啊!

  别的不说,就说下一次过节,程微芸再送一条项链怎么办?

  这还能换得过来?别说人脑记忆,就是电脑操控都要出错了。

  还有,这三个人不是天南海北,是都打算在京都跟自己在一起的,到时候如何时间管理都是一个大课题。

  要是答应了程微芸,她晚上想练练球什么的,自己不好拒绝吧?

  以自己跟她的身体素质,一晚上练个三小时球一点都不多,这三小时不知道能收到林若茵和苏晓多少微信多少电话呢!

  可是用更大的视角来看,如果拒绝她也不符合安全生产、规范操作的原则!

  因为一旦拒绝,就有了产生持剑人的风险了!

  虽然不知道概率有多大,可是得防微杜渐不是么?

  顾老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得不说自停止轮回以来他还没有这么纠结过。

  叹了口气,他只好先把卡片放箱子的夹袋里,这会儿也没有刚才开盲盒的心情了,又把箱子给合上了。

  不过看箱子里有一整套的洗漱用具,于是就拿出来先用了。

  “老三,你怎么有这么多箱子?这么远拉过来不累啊?“陆亦鸣洗漱回来了,看到顾运地上摆着的三个大箱子,不禁调侃起来,”女生都没你多。

  顾老狗笑笑,“是有点多了。“

  太特么多了!

  陆亦鸣笑道,“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在这里买的。我来的时候,我女朋友也说要给我准备些东西,我说准备嘛呀准备,啥东西不能在这买啊?“

  陆老二开始凡尔赛了。

  这时卢瑞松走了进来,听到这话马上笑道,“我靠,老二你有女朋友?长什么样,给哥几个瞧瞧。“

  陆亦鸣摆摆手,“都过去啦!她又不跟我一个学校,有什么用?女朋友么,当然要每天都能看到的,是吧?“

  “每天都能看到的那是你的手。“卢瑞松笑道。

  陆亦鸣一甩长发,说道,“老大你还是对我不了解!咱今天说句大的,我决定三个月之内找到女朋友,给哥几个打个样,怎样?“

  卢瑞松又笑,“可以啊,你意思是你会成为咱寝室第一个找到对象的呗?“

  陆亦鸣自信满满,红光满面地点了点头,“对,别的咱不说,就说这一点,我肯定是咱寝的第一名!你们放心,兹要是咱找到媳妇儿了,你们也能很快找到了!“

  “为啥呢?“卢瑞松把脸盆放倒床底下的架子上,拿了根毛巾搭在肩膀上,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叫你有媳妇儿了,我们也有了?“

  “这还不简单嘛!我为什么要第一个找媳妇儿?那是给弟兄们打前阵啊!我要是找到媳妇儿了,那就相当于把敌人的防线撕开了一个口子啊!回头让我女朋友,把闺蜜、室友什么的介绍给你们,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卢瑞松一听,一米八的大个儿当时就虎躯一震,嘿嘿笑道,“老二你这话听着靠谱,那你麻溜的。要是你这前阵打成了,我请你一月早饭。“

  陆亦鸣信心十足,“好嘞,您就瞧好吧!”

  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卢瑞松忽然又问道,“但是你要是没打成前阵呢?“

  “我要是没打成,我请全寝室的兄弟一个月早饭,每天早上亲自买来给你放到桌前怎样?“

  卢瑞松见此时叶金波也进来了,正好寝室所有人都在,于是笑呵呵地宣布道,“那就这么定了啊!哥几个都听到了吧,老二说要在三个月内,率先实现脱单。他要是做不到,就请咱吃一个月早饭!”

  “对,爷们儿就这么说了!”陆亦鸣一个咕噜翻上床,笑嘻嘻道,“老三、老四,你们是见证人啊!我要是做到了,老大请我一个月早饭。”

  正要出门的顾老狗听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笑。

  抬头,问陆亦鸣,“率先的意思,确定是第一个吗?”

  “对啊!”陆亦鸣点头,“还有疑问吗”

  顾老狗笑笑,“没有了。”

  拿着脸盆、牙刷、牙膏出门,心想连续一个月去买早饭的话,倒也挺累的。

看过《我真没想做渣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