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昆仑小师叔 > 768.你的道走岔了

768.你的道走岔了

  “不好,阴离位,戊戌门三七二五有强大的人族修者降临,请求……”

  战舰中身着金甲的神裔没等把话说完,两道剑光自洛阳身边飘落,成为打破局势的落子,金白两色光辉卷成风暴,悠然自左右两方向中间汇聚,最终构成太极图,笼罩绝大多数神裔战舰。

  “灭!”

  轻拂袍袖,洛阳低喝出声,随着太极图破灭,数不尽的舰队灰飞烟灭,化作零散的光点,悄然飘落。

  “人族的底牌嘛,还真是个可怕的种族,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藏着底牌!”

  苍天感知着战场的变化,踌躇片刻,探手抓下,黑雾涌动,武装黑红甲胄的异灵凭空出现,散发出的杀机叫群星淡去光辉!

  仅仅一个眼神,虚空蓦然扭曲,异灵正打算透过界隙遁向混沌被巨神伸手拦下,冷声道:“不对劲,如果人族真的还存在这样的底牌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用出来?”

  “其他帝国都还在藏,人族怎么就藏不住了?”

  “要么他们寻到战机,打算将神裔大军一举击溃,趁势鼎顶……”

  “要么眼前这个老道就是棋盘外的落子,根本不归人族管控,如此一来,你们说他有没有可能是洛阳呢?”

  武圣闻声收敛神念,不理会与阳爻神教厮杀的军队,点点头,附和道:“说的没错,凡走过必有痕迹,尽管我们做的有多隐秘,总是难免会留下些什么被他觉查。”

  “有道理,但如果叫他这般放肆出手,目前的战局很容就被打破,后续的计划还没准备好,还是得想办法阻止他。”

  “引他去寻阴爻神好了,是与不是,阴爻神肯定清楚。”

  苍天别有深意的笑笑,挥手将邪灵藏入黑雾,目光缓缓搜寻,似乎再雾气中搜寻着什么,无多时视线落在一个角落,嘴角勾起邪笑,缓缓伸出手,抓取出碧绿色的灵石。

  石头内里封印着身形魁梧的光头大汉,随着破碎声响起,他从沉睡中复苏,怒目圆睁,一拳便轰碎虚空,踏步间落在混沌间,凝视着不远处的老道,再度挥出一拳。

  “很妙的落子,他的性格与势力最适合试探与诱敌,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他究竟是不是洛阳。”

  大汉拳头轰出的并非某种灵力,而是无形无色的战意,以此为杀伐手段是洛阳未曾见闻过的,剑眉轻挑,感知着背后的人族舰船,凌空挥动剑指,在虚空间刻下一剑。

  浑厚的战意被一剑斩开,四散后竟然叫洛阳感知到炙热,就这片刻工夫,大汉嘶吼着再度出拳攻击,压迫感竟比方才还要再强两倍,足踏虚空崩解,连带着几艘神裔飞舟湮灭。

  若是不挡下这独特的拳芒,背后那些匆匆撤退的飞舟也会是如此下场。洛阳试探着再度斩出一剑,速度力度与方才的一模一样,想要借此评估这短短瞬间里对手究竟变强了多少。

  素白色的光圈就此炸散,两个重伤的人族绝顶如狂风卷携的枯叶那般倒飞出几百丈,面色青一阵紫一阵,生机之火都黯淡几分,抬头看去,好奇那位“老前辈”的情况如何。

  神念落下,

  洛阳还是旧时模样,满身超然仙意,白袍外闪耀着点点氤氲,像是高不可攀的峰峦,矗立在那儿,遮挡狂风暴雨,庇护生灵能得长久安寝。

  “你二人还不退去更待何时?”

  心底响起轻灵的传音,如若春雷阵阵,二人蓦然醒转,吞下一颗丹药,各施手段,与飞舟群前后消失无踪。

  洛阳侧身避过大汉的拳头,抬手拂下,默默将力量提升一倍,任由绝世锋锐在掌心炸散,不愿镇压虚空,看着神裔舰队被接连泯灭,仅此一剑,救下亿万生灵。

  “呼……嘶……哈……”

  大汉不断变更吐纳节奏,发出震动混沌的低音,将混沌之气尽数引入灵海,无形的战意火焰骤涨七尺!

  拳落,威能竟然再度翻倍,来不及撤离的神裔战舰尽数泯灭,扭曲目之所及的灿烂星光,重重拍向洛阳。

  “看清楚,不是真人不露相,这一拳他想挡下不用出真本事绝无可能!”巨神的话语声在黑雾中回荡,众人齐齐望向那方混沌,心底里各有算计,眉眼中却都是期许。

  同一时间,七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与三皇齐齐落下神念,打量着洛阳的身影,前后传音,“此人诸位可曾识得?”

  “想来是某些不出世的强者,不忍生灵涂炭,才……”

  “我看不是,要我说他就是洛阳,在这儿给我们打哑谜呢,三皇冕下说,老头子我说的对不对?”

  “哈哈哈,无须心急,看下去便知。”

  ……

  万众瞩目,无尽期许下,洛阳缓缓伸出手掌,同时侧身避过拳锋,将掌心印在大汉不设防的胸口。

  “或许你很强,可惜,你的道走岔了。”

  “想要走这一道你决不能低头妥协,战天斗地,向死而生……”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低头了,也就走错了,所以就此落败吧,如果能有下辈子,咬咬牙,应该能挺过去!”

  喃喃传音同时掌心绽放万丈雷光,经由神念束缚幻化作五爪神龙,带着大汉腾空飞起,在千丈星空上轰然爆炸。

  光雨洒落,零零散散,大汉的魂魄不断逸散,却在笑着,点出一缕星光,“你说得没错,我当时……”

  “我错了,但我得道没有错,劳驾帮我传承下去!”

  声落瞬间,魂体被两道光轮搅散,不过那传承却被洛阳护持下来,循着攻击落下的方向望去,虚空那边,魁梧的身形一闪而逝,看模样好似不是人族,而是妖类。

  在原地踌躇片刻,洛阳没选择追上去,生怕那有个什么埋伏,叫方才的努力前功尽弃。这个身份最好能用的更长久些,能够不暴露,那最好不暴露。

  随着黑影远去,神裔的不朽绝顶自知难以力挽狂澜,先后虚晃攻势,趁机飘然遁远。

  在授意下,同样仙风道骨的道人飞上前来,抱拳而礼,“感谢前辈仗义出手,北莫仙宗苏白川斗胆请教……”

  洛阳只是轻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闭口不言,转身飘然而去,横渡虚空前往下一个人族战场。

  “家师在修行,口不能言,前

  辈勿怪。”南诺轻声传音道,同时对心上人露出个狡黠的笑。

  “佛家的闭口禅,还是道门的天语咒?”

  苏白川身边的红袍剑仙轻声开口,感知着泯灭千百飞舟的剑光,在此前从没感知到这般强大的剑道。

  最可怕的是这种剑道还不是他最强大的手段,闭口不言,不管修得是佛道哪家,张口的第一声敕令必然惊世骇俗!

  “无所谓修的是什么,只要能减少将士的伤亡就够了,他们的家人可都殷殷期盼着呢,比起他们完好无损的归去,其他的任何都显得不值一……”

  苏白川没等说完觉得身体一轻,肩膀传来剧痛,神念落下,狰狞的兽爪已然捏碎骨骼,正拖着他向混沌中遁去。

  “叫前辈别来救我,这般布局,必然有阴谋!”

  最后传音一声,苏白川消失无踪,紧跟着流光一线落向混沌,如若流星坠落,也就是眨眼间就追上那妖兽。

  剑指隔空点下,百步空间折叠成寸许,苏白川极尽手段都奈何不得的手臂被洛阳轻描淡写点碎。

  “前辈快快退去,若是斩杀它师父就得动用手段,威能可怖,千万别波及到您,得不偿失。”

  南诺再度传音,等苏白川离去后望向那闷头逃远的妖兽,绕有兴趣的问道:“接二连三,你说它打算把我们引去哪?”

  “随便去哪儿,反正我不去,这些鱼饵来一个我吃一个,就是不咬钩,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把我们如何。”

  “师父,你不能说话,您在修行呢。”南诺轻声开口,怀中的白酥打个哈欠,昏昏欲睡。

  洛阳心底更加安定,感知着妖兽越飞越远,抓捏星光幻化剑锋,凌空斩下,破碎虚空,将妖兽了当斩杀。转身再度落向边境战场,只身仗剑,纵横无双。

  “可恨,他这是打算反向试探我们的底细,此子当诛!”

  苍天恶狠狠地挥动拳头,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他很强,若是不动用那些强大的底牌不可能逼出他的真本事。

  可动用那些底牌很容易提前暴露,若是各方反应过来,这场战争还没开始打可能就输了。

  “外部的棋子没办法撼动他,既然如此我们就用内部的,想要他停止战斗可有太多的借口,比如说担忧另外几大帝国会不会搞下小动作,比起地位动摇,我想他们会同意的。”

  巨神冷笑着,同时伸手探入黑雾,取出两三晶石轻轻捏碎,悄无声息在人族星空间激荡暗流。

  人皇殿内,几个老者前后观瞧通讯符,沉吟许久,转身先后出声,“人皇冕下可否下旨叫他停止此前作为?”

  “目前阴爻神还没有现身,说不定还有着其它的谋算,这也是各方势力不愿动用底蕴的原因,如今他肆意出手干扰战况,长久以往阴爻神教必然将兵力偏移。”

  “到时几国不得不动用底蕴,等到阴爻神将吾等布局都看清楚,等他破关而出时,我们拿什么抵挡?”

  轩辕默默在纸上书下几个字符,点点头,道:“叫他回来吧,想办法表演得真实些,非是如此,可骗不过阴爻神。”

看过《昆仑小师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