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月之初 > 二百五十 惊诧
  出于军人的直觉,凯撒判断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诸神之怒的火元素突然大举向西南移动,俺常理来考虑,也许可以认为火元素与污浊元素之间冲突爆发,双方即将进行大规模战争行动。

  可巴尔的话让凯撒直接排除了这个可能性,既然远处存在污浊元素和娜迦,而且几方显然没有战斗的意愿,那只能说明对方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协调合作。

  火元素,污浊元素,娜迦,其中任何一族对奎萨斯都不存在“友好”选项,而且既然三方混战的娜迦,污浊元素中有两族出现身影,那水元素呢?要么被打趴了没有实质性影响力,要么…

  凯撒不敢想,如果是四族联合起来的话,又是在这诸神之怒和迷失沼泽处,其目标根本不用过脑子想就能知道,必然是奎萨斯。

  有一点让凯撒没法想透的是,既然对面几方在做联合军事行动的准备,为什么没有防范?竟然让凯撒等人大摇大摆地横穿诸神之怒,出现在了这里?

  当然了,这里凯撒有些高估或者低估了对方。

  拉格纳罗斯组织动员火元素生物,凭借的是他的炎魔之王对火元素的统治力,只是…穆恩将敏纳罗斯从拉格纳罗斯分离出来带走之后,这种威能相对来说就少了许多。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拉格纳罗斯,凯撒等人消灭第一批火元素生物时,它就能感受到并且做出应对了。

  高估的,是拉格纳罗斯现在的实力,低估的是拉格纳罗斯的决心和智商。

  想到可能有阻挠,有干扰,但是拉拉格纳罗斯没办法,以他目前的能力只能全力施为,调动火元素到指定位置而已。

  “撤。”意识到情况不妙的凯撒第一时间弯腰弓背,同时示意巴尔和手下们向东北坡撤退,借以掩护身型。

  “长官,从热能检测器来看,这可能是最后一批火元素了。因为…”巴尔极力想控制打颤的牙齿,却无能为力。

  “诸神之怒这里的热能所剩不多了?”

  “差不多,这说明…”

  “哞他妈的,不论什么事,对方都已经到了准备完成,快要发动的阶段了。”凯撒这时候哪里还有迟钝的感觉,眼珠一转…

  “你们,带着巴尔撤,能跑多快跑多快。”凯撒将巴尔提起,直接丢向了一个手下。

  “队长,你呢?”

  “海螺给俺,俺留下。”

  凯撒说完,引来一阵惊呼和疑惑。

  “别废话,这是命令。”凯撒语气坚决,不容置疑,“我一会将此处看到的传回咱们大队本部,你们持我信印,汇合后方待机的兄弟直接回大队。”

  凯撒犹豫了一下,随后态度更加坚决地说道:“让大队不用直接回奎萨斯了。直接转向迷失沼泽。”

  “啊?队长,可是上头的命令…”

  “别管那些了。听俺的就是,出了问题俺一力承担。估计俺将这里的事告诉后方,后方再以电报联络总参谋部的话,最后也是这个决定。现在没时间耽误,更不能等调令了,直接让他们转向。”

  “队长,虽说这种调动需要您的信印,你用海螺通知一下就行吧?俺们也要留下来。”

  “放你娘的屁,给俺滚。俺是大队长还是你是大队长?信印和通讯联络必须都到,俺要留下来监视他们的动作。你们有这本事没有?”

  “可…”

  “滚滚滚,速滚。护着点那小不点。”凯撒说的自然是巴尔了。

  几个牛头人深知凯撒牛脾气,这时候无论如何是改变不了他的决定了,于是纷纷行了军礼,迈开步子想后方撤退。

  凯撒将手中海螺摇了几下,滴答几声过后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尖细,高亢。

  “奎萨斯特派技术支援队,巴尔吗?请讲。”

  通讯海螺这东西虽说算是常规装备了,奈何数量并不多,凯撒这次本以为只是个小事件,也就没将血蹄大队给他配备的海螺带出来,所以现在只能用巴尔的,而巴尔的直接连通对象则是奎萨斯派驻在怒焰的技术支援队。”

  “哞,俺是血蹄重步大队长,凯撒.血蹄。识别代码33080410662。”

  “长官,特派技术支援队特派专员,麦拉贡多,识别代码40240544567,有什么能为您效劳?”

  这是基于奎萨斯远程通讯功能所拓展出来的基础识别方法,奎萨斯每个人,尤其是高级军官都有自己的识别代码,为的就是避免海螺被缴获之后,敌方利用其干扰奎萨斯判断。

  麦拉贡多一改之前懒洋洋的态度,凝神倾听。

  “帝国历1902年2月,俺,血蹄重步指挥官凯撒.血蹄,于诸神之怒同迷失沼泽交界处发现敌情,初步判断为火元素生物,污浊元素,娜迦以及水元素联军。目标可能是奎萨斯南部防线。”

  凯撒清楚地听到了海螺那头传来的吞咽口水声…只是他顾不得许多,继续说道:“现以指挥官专权,命血蹄重步改变行军方向,目标方向俺将会在之后传达。”

  “长…长官,这种事是需要您的…”

  “俺知道,俺已经让兄弟们尽快撤回,他们带着俺的行军信印。麦拉贡多兄弟,劳烦您将俺的话转达血蹄重步,再拟一份报告发总参谋部。”

  “是,长官。”

  凯撒说完,断开了通讯海螺的连接之后深吸一口气,再次探头去看,没带望远镜实在是个失策,巴尔的那个留下来也没用,尺寸太小他用不了。

  再次深呼吸,凯撒调整了好一会才将情绪抚平。在手下面前必须镇定自若,必须从容,谁又能知道他凯撒此时心中的担忧呢。

  身为奎萨斯核心成员,凯撒多少是知道一些穆恩到火源之地的事的,污浊元素更是给凯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可是穆恩一家人搭乘火鹰从天而降,从污浊元素手中救了凯撒和伊斯特劳斯的。

  娜迦和水元素,凯撒也不陌生。

  这一次四族联合起来,说不是针对奎萨斯他凯撒都不信。

  娜迦执着于月神圆盘和潮汐之石,水元素同样对潮汐之石垂涎三尺,更别人艾玛神后还拐了耐普特隆的潮汐法杖。

  火元素对穆恩恨之入骨,污浊元素在怒焰与火元素分庭抗礼的局势也是穆恩一手破坏的。

  每族都有理由找奎萨斯麻烦,只是万万想不到,这四个利益纠葛错综复杂的族群,竟然联合起来了?!

  “他娘的,俺该不是立了flag吧?”凯撒想到出发前,怀着孕的伊斯特劳斯,以及二人说的那些话,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管他的,大牛头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凯撒啐了一口,小心翼翼地寻找掩护,远远地缀在火元素大部队后边,他必须要搞清楚对方的集结地点,以及发动地点才行。

  当然了,这有些吹毛求疵的嫌疑,以火元素的生物特性来看,想让它们完全深入迷失沼泽内部是不可能的,那集结地与发动地点多半就可以推测出来。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凯撒不知道自己的行动是否还来得及,但又不得不继续下去。阻止是不可能的,只能尽可能的拖延和干扰,为奎萨斯,为总参谋部争取更多的反应时间。

  “这里是凯撒,识别代码…”

  凯撒将自己的判断和命令通过海螺转达给后方,要求血蹄重步绕过诸神之怒,直接南下。

  好在凯撒尾随的是火元素大部队,粗犷,暴躁的火元素压根就没发现凯撒,如果换成水元素或者污浊元素,可就不好说了。

  凭借着牛头人超凡的耐力,凯撒最终发现了敌人的集结地。纵然凯撒胆气十足,也不太敢靠近那位于迷失沼泽东北部的区域。

  凯撒丝毫不怀疑只要他靠近到一定范围内,必然会被对方发现。遮天蔽日的魔法阵,一望无际的元素大军。

  凯撒自认也是见过世面的牛头人了,眼前的“盛景”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害怕?当然还是怕的,那成群结队的不是啥韭菜,而是货真价实的敌人,强大的敌人。

  火焰蠕虫,污浊元素领主,水态法师,娜迦海潮祭司,各种巨人,战兽,塞壬歌姬,彼此间虽偶有冲突,却奇妙地维持着某种平衡和克制。

  这感觉就像…就像奎萨斯内各异族为了共同的目标和理想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一样。

  只不过,这次奎萨斯变成了被对的“外”。

  等待血蹄重步到来的这段时间,凯撒想过各种各样的战术。只是在绝对的兵力劣势面前,全都白扯。

  血蹄重步满打满算,也就五千人…那些个元素生物有多少?凯撒不晓得,他只觉得过自己足够大,一脚下去能踩死十几万?

  边境守备军,倒也不说靠不住,只是如果边境守备军放弃固有阵地优势贸然出击,反而得不偿失。

  也就是说,凯撒只能以手头自己的血蹄重步来想办法。总参谋部肯定收到侏儒转发的电报了,可奎萨斯除了边境守备军之外,又哪里有多余的兵力支援他?

  近卫军正在黑耀内驰骋着呢,哪是说撤就撤得回来的?

  也许是本身兵力优势巨大,元素大军们全然不屑做什么周边防御侦查,这让凯撒在迷失沼泽东北轻易地汇合了血蹄重步。

  只是凯撒对多年的老兄弟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有些煞风景。

  “兄弟们,拼命的时候到了。”

看过《月之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