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农门狠媳 > 053 难以想象
  “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家,我今天已经跟他们约定好了,我背他们算的这么多年的读书的债,日后我高中了,不会跟他们合并成一房人了。

  你放心,这笔债我自己背,只要两年时间,我一定能还了债,今年我肯定能考过秀才,明年也肯定能高中举人,你相信我吗?”

  孟东辰汗颜啊,怎么也没有想到娘会走极端,撬开分家媳妇的卧室,搜索钱财?

  这简直是难以想象!严格来说这已经是犯法的!

  他今天要是不答应背这么多的债,赵德楠日后也别想有安生日子了。

  “相信,我一直都相信你肯定高中的,要不然我们三十晚上约定的时候,也不会约定三年时间!”

  赵德楠丢下这句话就先踏出厨房木门了,去看看卧室被翻的怎么样了吧?

  孟东辰一下午都讨好的跟着赵德楠,她下田都破天荒的跟着了。

  害的赵德楠到现在都没有功夫吃巴豆腹泻,不得已的赵德楠只能等着晚上的到来了。

  谁知道晚上了,孟东辰还跟着她?

  “孟东辰,你今天跟着我一下午了,你到底还有什么补充的,直接说了吧?想开口加钱么?”

  赵德楠憋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对方还这么跟着她,她真要压制不住火气了。

  孟东辰忽然间将自家屋子都关上门窗,这才不得不面对赵德楠这么艰难的问题。

  他因为赵德楠肚子里的孩子,不得不反悔了年三十跟赵德楠承诺好的约定了!

  这是原主留在世上的真正的唯一血脉,他不能扼杀,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德楠下狠手的去扼杀,无论要他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是不是怀孕了?”孟东辰小心翼翼的盯着赵德楠的眼神,这是他肯定的事,但他半点不敢刺激赵德楠。

  孩子在她肚子里,她只要下定决心不要,没有人能拦得住。

  唯一能留下孩子的,只有自己的承诺,给出赵德楠无法抗拒的承诺。

  “没有!”

  赵德楠此刻很不耐烦,简单粗暴的打发着孟东辰。省的跟他说一堆的废话。

  “不,你有了孩子,你还在用麝香打孩子!娘子,我们有了孩子,我们做爹娘了。

  你一直说你孤身一人,只要孩子出来了,你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会有孩子叫你娘的,你不期待孩子吗?

  我很喜欢孩子,也一定会做好孩子的爹,我发誓,只要你生下来孩子,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

  我们不和离,我更加不会休妻,也不会纳妾,我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一个妻子。

  我们有孩子了,我们不要做任何的约定了,我保证两年一定中举,孩子将来一定比我这个爹,有更好的前程?”

  孟东辰双手握住赵德楠的两侧双手,低低的磁性的声音,说出这么段让无数女人都扛不住的承诺来。

  赵德楠笑起来:“看到你手里我的手了么?你的手白净细长,还带着墨香味道。

  而我的手却满是冻疮,若不是最近天气回暖,破溃冻疮已经结痂,你此刻可能下不去手。

  你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两个世界的人,我们就别互相为难自己了。

  你对我可能只有厌恶提防甚至算计,我对你乃至对孟家,只有一个信念,离开。

  没有人能阻止我离开,你不能,他?也不能!”

  赵德楠说道最后,满眼都是凶狠光芒。

  又来了?

  孟东辰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又来这一招了?

  只要我今天被你打动,等待我的还是跟三辈子一样的轮回,丧偶式的婚姻,被儿子看做耻辱的人生,又要来一次。

  她不要!

  这辈子她不是任务人,她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信念,离开!

  谁也不阻止,别用孩子打动我,做娘么?我做够了,三辈子都做够了,我不是儿子想要的那个娘!

  孟东辰依旧还是抓住赵德楠的双手状态,但随着赵德楠发出的凶狠目光,他的目光也改变了。

  从之前的小心翼翼变的狠厉起来。

  “如果你坚持己见,不肯留下孩子一条命,我会让他不断的投生在你肚子里。

  我是你男人,无论我怎么恩宠你,都是你的荣耀,我会恩宠到你生出来这个孩子为止!”

  赵德楠震惊的无以加复,这是人说的话?

  出尔反尔的这样逼自己生下这个儿子?

  赵德楠一下子忍不住的眼泪水直滚,心中充满无力凄凉,她一直都明白女人的卑微,今日她又领教了一次。

  “不要哭,你可能想象不到,也许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此时此刻比你更加难受!

  他闻了那么多麝香,生不能生,死不能死,他一定比你更加难受啊?”

  孟东辰没有心软,继续逼迫赵德楠,必须生下这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是原主真正留下的孩子,他这个后来人,一定要不计代价的帮他留下真正的血脉。

  “如果他出来了,看到了我这样一心求去的母亲,甚至还会对别的男人心动的母亲,他应该会羞耻的恨不得重新投胎的,你知不知道?”

  赵德楠这一刻只能用哀求的语气,说出一般男人最不愿意听的话。

  这一刻只要给她离开,哪怕背负红杏出墙的罪名,她也要离开了!

  她耗不起一辈子,她太清楚了,这个男人的心,比钢铁还坚硬,她这辈子新生的时候也跟自己说过,要放他自由,放自己自由。

  无论如何,她都要走!孩子更加不能留!

  “不会的,孩子只要出来,他一定会很幸福的,有疼爱他的爹,也有疼爱他的娘。

  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哪怕高中当官也只对你一个人好,你相信我,相信我嗯?”

  孟东辰说着说着忽然间抱起来赵德楠,一只手抱紧她的腰,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上辈子,他没有所谓相爱之人,大家族的嫡子婚事,从来都不是轻易决定的。甚至是纳妾都必须有价值。

  他虽然没有付出或者得到过爱意,但他知道女人喜欢被自家的男人这样紧紧的抱着。

  也许这样会带给女人满足感吧?

  :。:

看过《农门狠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