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影视诸天之旅 > 第十九章 你想去神庙?

第十九章 你想去神庙?

  一只手挎起剑匣,另一只手夹起范闲,周寂再次赶路,这一次他的速度放慢了许多,不是因为范闲之前的埋怨,而是他真的有些累了。

  “早知道就不让你来了。”

  被人夹在胳膊下面比想象中还要丢人,范闲适应了放慢许多的速度,吐槽道:“我腿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又有王启年帮我,仅凭我和他就足以追到司理理。”

  “你以为我想来啊?”周寂说到这里,咬牙切齿道,“你不知道你那个柳姨娘多恐怖,还有你爹,好家伙,跟审犯人一样,我看见捕快都没那么怕。”

  范闲笑出声来,却又被颠簸的岔了气,咳嗽了几声不敢再笑,“那你是怎么想的?”

  周寂随口说道:“你妹是个好姑娘,我对她也是有几分好感的。”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泡我妹?”范闲语气调侃之余带有几分认真,“若若我从小看她长大,能感觉到她对你有好感......”

  说话间,两人穿过树林,眼前豁然开阔,只见一座凉亭立在荒谷中央。

  “有好感和在一起是两回事。”周寂将范闲放下来,自己坐在另一边的围栏上,幽幽的说道:“我和她不合适。”

  范闲认真的看向周寂,沉声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是她不喜欢你?还是你不喜欢她?如果是前者,哪怕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把若若交给你。”

  “如果是后者,我.....”范闲沉默下来,说不下去了。

  周寂笑道:“不必苦恼,她只是阅历太少,一时有些冲动罢了,等过段时间冷静下来,会看开的。”

  “所以,你是要走了吗?”范闲瞥向周寂身边的剑匣,这一只比之前见过的要小上一些,外形和纹路确实一般无二。

  周寂拂拭着手中的剑匣,点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你可知道我之前的剑匣现在何处?”

  范闲眉头微皱,看向周寂。

  “如果我猜的没错,京都城外林府别院的大火,应该就是那只剑匣引起的。”周寂幽幽的说起早上的传闻,“当朝宰相林若甫之子林珙葬身城外别院,连同十几名护卫都被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如果不是白磷弹与破片手雷,又怎会有这般威力?”周寂沉声道,“当初我与你参加完靖王府诗会之后,就发现有人曾偷偷进入我的房间,想要仿制剑匣。”

  “那日我与谢必安对峙,扬言要杀他,京都各方势力都以为我实力在九品之上,为了避免我心生警惕,所以提前布局,近乎完美的仿制出我的剑匣,借四顾剑门人之手逼我出剑。”

  “可惜他们没有想到,我的那只剑匣本身就是个陷阱,一旦打开,就会引爆其中的白磷弹与破片手雷。”

  “能悄无声息的仿制剑匣,再毫无痕迹的从我房中掉包。”

  “整个京都可以做到这些的,我只能猜到一个地方。”

  范闲惊呼道:“鉴查院!”

  林珙和鉴查院之间有勾结?

  范闲只觉脑子一团乱麻,抬头看向周寂,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恍然道:“所以你才要跟我出城。”

  “你要出城追捕司理理,彻查遇刺真相,这也是我出城的最佳时机。”周寂颔首道:“我跟你不同。留下来,林相不会放过我,鉴查院不会放过我,恐怕连庆帝都不会放过我。”

  周寂看向京都方向,其实这些理由都不关键,在武力至上的这个时代,只要他手中还有枪支弹药,即便是庆帝也会将他奉为座上宾。

  离开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

  他想躲着范若若。

  想让范若若对他的朦胧好感转变成深爱之前,淡忘他。

  也想让自己在对她心动之前,远离她。

  “离开之前,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周寂表情严肃,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范闲压下心底杂乱的思绪,面色一整,开口道:“这些天你助我良多,只要你开口,我必将竭尽全力为你做到。”

  周寂沉声道:“我想知道神庙的具体位置。”

  “你要去神庙!”范闲瞪大双眼,惊讶道。

  “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周寂盯着范闲双眼,诚恳道,“我离京的这些天希望你能帮我调查一下神庙的具体方位,我知道很困难,但我只能拜托你了。”

  范闲神色复杂的看向周寂,他知道周寂言不尽实,定然藏有一些秘密;其实他也一样,隐瞒了五竹叔的存在,留有一定隐私。

  在周寂说完之后,范闲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对方知道五竹叔存在,甚至故意和自己结交,只是为了骗取神庙方位的荒谬想法。

  甩开脑海中的胡思乱想,范闲的本性毕竟赤诚纯良,略做考虑,最终还是答应了周寂。

  ......

  司理理一白衣带着黑色斗篷从山道徐徐赶来,也许还在偷偷庆幸自己劫后余生,所以并没有留意到凉亭里面坐着的年轻人。

  等到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司理理这才发现范闲的身影,直接勒住马头,沉吟片刻,下马走来。

  “司理理。”范闲转身看向走到亭前的司理理,沉声问道,“你是北齐暗探?”

  司理理神色平和,面不改色,似乎有所依仗,大大方方的说道:“是。”

  “我只问你一事。”经过刚才的交谈,范闲没有心思跟司理理兜圈子,直言道:“牛栏街刺杀谁是幕后之人?”

  司理理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微笑道:“公子说笑了,我又怎知……”

  范闲上前一步,打断司理理的话,“是林珙吗?!”

  诘问的语气,让司理理眼神一凝,笑道:“你心中既有答案,又何须问我?”

  留意到司理理眼神的变化,范闲这才证实周寂的推断,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心底却又倍感羞耻的泛起些许庆幸。

  如果林珙未死,他又该如何面对婉儿?

  难道要亲手杀了婉儿的亲哥?

  “你应该庆幸藤梓荆没死。”范闲站在台阶上低头看向司理理,俯视的眼神中透出几分冰冷,“如果他当时身死,我必然抓你回京,为他偿命!”

  司理理听出范闲语气的变化,不可置信道:“公子是想放我离去?”

  范闲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却是连看都不愿再看司理理一眼。

  “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滚!”

  ………………

  (新书成绩很重要,关乎之后的推荐位。求各位道友垂怜,投点票吧~)

  :。:

看过《影视诸天之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