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镇国少公子 > 第十一章 发现敌踪

第十一章 发现敌踪

  啪!啪啪啪……

  “强盗!天杀的强盗!我跟你们拼了!”

  “你们敢下来,我就死给你们看!打死你们!”

  “小雨!不要怕!姑姑和你在一起,如果强盗敢下来,你、你就用这小刀刺自己的胸口一下,不痛不痛的……姑姑会陪着你的,咱们一起上路!”

  “嗯,姑姑,小雨不怕!”

  ……

  木板床底下的洞口处,一根木棍子探出来,啪啪啪的敲打着洞口的边沿,洞内传出了一个女人惊惶中带着决绝又似有点语无伦次的说话声,腔音中,带着强忍着的哭腔。另外,还有一个女孩的脆生生的回应声。

  叶子骞却是听明白了,这个地窖中,是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是姑侄女?她们明显是误会了自己等人是屠杀了整个赤居里兵驿站的北燕骑兵,所以,才躲着不敢出来,不管不顾的用木棍子来敲击洞口壮胆。她们知道落在北燕骑兵的下场,所以,她们都有着自我了断免遭其辱的决心。

  有些刚烈啊。

  叶子骞向程鹏要过了火把,道:“把这木板床挪开一下。”

  程鹏闻言,二话不说的就走上前,轻轻就搬到了一边去。

  叶子骞慢慢的走近洞口,让火把光线可以照射进洞内,站定在地窖下探出来的木棍敲打不到的地方,叶子骞说道:“我们不下去,地窖下面的姑娘,你不用慌,千万别做傻事。”

  “别下来!下来就死给你们看!”

  “不下不下,我们真的不下去,不会伤害你们的。”叶子骞听到回应,赶紧道:“姑娘,我们不是北燕骑兵,不是强盗。那些北燕骑兵已经被我们镇国军打败赶跑了。我是镇国公叶荣之的儿子叶子骞,现在有话要问你,可不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你真的是我们大夏镇国军的人?你、你真的是镇国公子?”洞内的木棍子顿了一下,语气颤抖,似激动又似不太相信的道:“你、你想骗我们上去?镇国公子何等尊贵,岂、岂会来到这偏远的大漠来了?”

  这个女人的警惕性还挺强的,叶子骞想了一下,语气诚恳的道:“是真的!对不起,赤居里兵驿站,一百多两百的大夏士兵以及一百多的平民被北燕骑兵杀害了,这是我们的错,如果镇国军没有被打败,我爹……镇国公没有阵亡,那么这些强盗北燕骑兵就不会来到这里。我现在,便是从大夏京城前来,收聚咱们的镇国军,然后反击,打败北燕国的入侵军马。这样子,你先别打,我让你看看我,你就知道我说的不假了。”

  叶子骞说着,慢慢的向洞口处探头。

  木棒子果然停了下来,并没有击打叶子骞的头。

  火把光线下,叶子骞看清了,下面的确是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不过看不清,她们篷头垢面,脸上似黑乎乎的,就只看到她们那明亮中带着惊怯惊疑的眼睛。

  “看到了没?我真的是镇国公之子。”

  “看到了,可我们又不认识你,你说是就一定是?不过,你的装束,倒是我们大夏人的。”

  “额,三娘,你也过来让她们看一眼。”叶子骞对一旁盯着的扈三娘道。

  扈三娘同样经历过家人被尽数杀害的悲惨经历,所以,她对这赤居里幸存者的确也是心生怜悯的,她依言如叶子骞那样,站在洞口之外,探头到了洞口上面,让下面的人可以看清,小嘴一张,道:“少公子说的是真的,我是……我是少公子的贴身护卫扈三娘。”

  地窖里的女人,看清了叶子骞那张英挺中略带青涩秀气的脸孔,也看清了扈三娘那无比清丽的脸蛋。

  她挣扎犹豫了一下,心里已经是相信了。

  “你、你要问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问问你们赤居里的情况,那些北燕强盗,是什么时候来的?”叶子骞问道。

  “他们是昨天……不,前天就有人来了,先是来了十来个人,他们化成是从北面逃过来的商客进了兵驿站。我们这里经常会有一些路过的商客借宿……”

  她把赤居里遭到屠戮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是先有人扮成南逃的商客,然后在晚上,给赤居里兵驿站的大夏士兵下了迷药,然后打开了大门,把北燕骑兵放了进来。

  而她和那个看上去约有十二、三岁的女孩刚好住在一起,在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时,躲进了地窖避过了一劫。

  另外,叶子骞也问到了,她的丈夫以及哥哥,还有赤居里的十余个平民加上兵驿站的一什大夏士兵,在前两天就离开前往天龙城采购赤居里所需的生活物资,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可能他们也避过了这一劫,赤居里可能并非就只有她们两个幸存者。

  在叶子骞的安慰劝说之下,女人终于和那小女孩从地窖里上来了。

  大的叫宁素,小的叫宁雨。的确是姑侄女。

  宁素也才十八岁,刚成亲不久,倒是一个姿色不错的小娘子。宁雨小姑娘,是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估计再过两三年,也出落成一个小美人。没想这大漠偏远的赤居里还挺人杰地灵的,或是她们宁家的基因强大?

  叶子骞就让她们先留在房子里别乱走,看看可否等到她们去了天龙城的亲人回来。也正好,如果她们的亲人从天龙城回来,叶子骞也想通过他们,了解一下天龙城的情况。

  安抚好这一大一小赤居里幸存者后,叶子骞和扈三娘到了兵驿站的兵营军房内,在一间较大的房子里等着。

  这间兵房,应该是赤居里兵驿站留守主将的起居及处理事务的办公之所。

  像这样的约有两百大夏士兵的兵驿站,留守军将一般都是牙门将,也就是军中最低等级的武将,可统率两百军士。

  没一会,程鹏让人送来了一些热腾腾的吃食,这也算是叶子骞在这进入大漠地带之后数天中所吃到的第一顿热食。

  赤居里兵驿站内有一口深井,到了秋冬季节就会干枯的深井,不过现在刚入夏季,所以,井内有水,这倒也方便。

  叶子骞觉得,这个兵驿站挺适合作为自己的一个临时的营地。

  一大盘杂粮煮的如粥一般的食物,还有一大盘煮肉,味道嘛,马马虎虎。现在,叶子骞也不讲究这些了,似乎能有吃一口热的,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叶子骞让扈三娘陪自己一起吃了一顿。

  没多久,程鹏再来报告,说有两组人回来了。

  叶子骞听了一喜,赶紧让程鹏把他们叫了进来。

  不一会,叶子骞就问清楚了。

  他们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方向,约于赤居里兵驿站的东面及南面,各自发现了一队北燕方面的骑兵。这些北燕骑兵,应该是昨天傍晚时分仓惶败逃的北燕骑兵,他们逃到了二十里开外的地方,应该是发现没有人追击他们就停了下来。

  他们也并没有远遁,更没有要逃离夏境的迹象,他们就在原地休整,然后他们肯定要会合到一起。

  当中东面的那一队北燕骑兵约有三十来人,他们袭击了一处只有几户人家的大漠村庄。就鸠占雀巢,占据了那几所茅房过夜。

  大漠虽然荒凉,但这一带大夏西北境内的大漠,只是整个西北大漠的冰山一角,离大夏繁荣的地区也不算是太远。且在镇国军没有战败之前的十余年,大夏迁徙了不少民众进入这一带大漠,后来那些民众虽然都离开了,到了更适宜他们生存的地方去生活,可依然还是有不少民众留了下来,并坚持到现在的。

  所以,这片大漠上,的确还有少数户人生活在一起的小村落。

  反正,有水源有草地的地方,有人居住在那里都不奇怪。

  三十余个北燕骑兵,不足为虑,就算没有扈三娘,叶子骞觉得程鹏外加那十八骑都可以轻易的解决他们。

  但是,他们是骑兵,这一带大漠,除了一些小沙丘之外,基本上都是平整的沙地,视界很开阔,叶子骞就担心自己的人都还没有靠近他们就让他们逃了。

  并且,这些北燕骑兵,对于叶子骞来说,都是魂力,这并非是说直接杀过去将他们击杀了事。叶子骞而是需要抓住他们,由自己亲手斩杀了他们。

  “少公子,让末将把其余的兄弟召回来,杀了那些狗日的!”程鹏凶狠的建议道,他也想为昨天傍晚被杀的那二十来个骑兵兄弟报仇。

  “召什么召?没你的事,你继续留守在这里,让他们继续搜寻刺探,我先去解决东面的那部份北燕骑兵。”叶子骞对程鹏压了压手,再对扈三娘道:“三娘,你一个人有把握对付得了吗?”

  “没问题吧,只要让我靠近他们,就可擒住。”

  “好,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叶子骞决定道:“走!”

  现在已经是上午了,那些北燕骑兵也有可能随时离开,所以,必须得要在他们离开之前解决他们。

  “少公子,就你跟扈姑娘两人?这不太好吧?万一少公主你……”

  “回来的这四个骑兵兄弟跟我们一起吧,解决完东面的,就转去南面,你们带路。”

  叶子骞不容置疑的道。

看过《镇国少公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