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镇国少公子 > 第二十章 无缝连接的人生记忆

第二十章 无缝连接的人生记忆

  叶子骞看着孙尚香那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心底里不由一阵痛惜。

  虽然叶子骞还不清楚当中的一些详情,但看情况,自己对孙尚香的研究推测应该八九不离十,她一生痴情于赵云。

  “孙尚香!你振作一点,事情并非你所想的这样。对,你的确是死了,但是,你在死之时,被我用血祭神术召唤到了这个世界,所以,你又活过来了。这个世界,并非所谓的地狱世界。”

  叶子骞知道孙尚香现在的思维应该是极混乱的,并且她此时应该还没能从自己的内心情感世界之中走出来,还以为自己还活着原来的世界中。叶子骞不想她如此黯然神伤,苦心劝解道:“这么说吧,咱们不是常言,人死如灯灭,死后重新投胎做人,下黄泉,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忘掉人世间三千烦恼,进入轮回门,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用经历这些,而是直接重活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所以,你现在还活着。”

  孙尚香一怔,内心的确有几分惊骇,惊疑的道:“血祭神术?召唤?轮回门……另外的一个世界!我、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虽然事情看上来,的确是极不可思议,但是孙尚香还是能够接受得了叶子骞现在的说词的。

  这主要是她自己的心里非常清楚,理论上,自己肯定是死了。抹了脖子,血都染红了江水,岂还有不死之理?而她的确是感应到了召唤,并且,印象中自己进了一个棱形光体当中,莫非那就是轮回门?孙尚香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光滑溜手,一点伤痕都没有。

  “孙尚香,不用担心,既来之则安之!”扈三娘这时也在旁安抚孙尚香道:“不瞒你说,我也是叶子骞召唤来到这个世界的。”

  “哦?扈三娘?那你是……”孙尚香不禁望向这个漂亮的女人,打量着她道:“不应该啊,像扈三娘你这么漂亮,武艺又这么厉害的女武将,应该早有传说才对。你肯定不是我们东吴以及刘备的部下,曹操?或益州刘璋?汉中张鲁?”

  “嘿嘿……别猜了,都不是。”扈三娘嘻笑一声,神色间多少也有点暗自得意的优越感,因为,相对于她来说,孙尚香就是一个古代女人,而她则得后来人,她知道孙尚香,而孙尚香却不知道有她。

  “哦?”

  “咱们那个世界,你处于汉代,严格来说,是属于三国时代,后来不久,三国归晋,然后就是……中间不太清楚,就到了隋、唐……再到了宋!我呢,是大宋的人哦,咱们可是相隔了……好吧,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就是相隔了很多年了。”扈三娘对孙尚香解释,但其实她自己也很难说得清楚。

  “什么?你、你是说,你是、是我们那个世界的后来人?中间还间隔了那么多朝代?”孙尚香惊讶得无以复加。

  叶子骞看了看已经在远处打扫战场的那个手下骑兵林福,知道他不可能听得到自己和两女的说话,叶子骞才道:“这些先不讨论了,到了兵驿站,我会把具体的情况跟你们谈一下,然后你们都会清楚了。孙尚香,不用有顾虑,你跟我确定一下,你投江的那年是哪年了?”

  叶子骞这个时候也明白了,像扈三娘、孙尚香这样的,自己那个时代的古人,他们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的公元多少年的说法。那时候古代的记年法,是用天干地支十二生肖来记年以及用皇帝的年号。

  早前孙尚香所说的,壬申年、初平三年七月,就是公元192年7月。也就是说,孙尚香的确就是孙坚死后数月才出生的,约于191年底那一段时期,孙尚香的母亲才怀上了她。那么,现在就看孙尚香是哪一年投江的了。

  “建安十六年……快过年了,刘备要入川,我、我……”孙尚香神色又似极痛苦的样子,俏脸发白,双手下意识的掩脸。

  对于孙尚香来说,她的思维,其实还依然停留在她被赵云拦江夺阿斗的事当中,所有的一切,都宛若就在眼前,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估计也的确就是这样,从她们原来世界的那一个时间节点,然后一眨眼的就到了现在的这个世界。这说真的,没有人可以一下子就将自己的思维扭转过来,不可能一下子就马上接爱得了这个世界的一切,真的很难接受得了现在这样诡异不可思议的情况。

  孙尚香恐怕真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才有可能慢慢的接受她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事实,也才能接受她现在、已经跟过去的一切都不再有关系的事实。

  这也包括了扈三娘,她从征战方腊的战场上阵亡,这一眨眼就到了这里来。这样的情况,也等于是人生的无缝转接,前一刻的人生,根本上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忘记,不可能一下子就真正的接受眼前的世界,不可能立刻就能跟自己的过去划清界线。可以说,扈三娘现在一闭眼,她的脑子里可能都还有着死亡前的那些时日的点点滴滴。如,如何行军作息,如何迎敌,又如何是看着丈夫王英被杀,她又如何被敌将击杀……

  这些人生记忆,那是不可能磨灭的,除非真的如叶子骞胡说的那样,有什么的孟婆汤让她们忘记前世的记忆。

  不过,扈三娘和孙尚香是不同的,因为,扈三娘她本来就是生活得没有灵魂,有如行尸走肉一般了。所以,她就更加容易接受得了眼前的一切。而且,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虽短,可是,她却从叶子骞的身上找到了活下来的意义以及乐趣。

  意义就是叶子骞唤醒了她那颗心如死灰的心,让她似乎看到了复仇的希望。乐趣自然也是叶子骞,在她眼内,这个叶子骞的确很弱,可是,却很神秘,血祭神术,召唤武将,这些事,看上来既神秘又有趣。让她觉得,跟着叶子骞这个小男人,可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能活得更精彩!

看过《镇国少公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