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镇国少公子 > 第二十一章 孙尚香清醒吧!

第二十一章 孙尚香清醒吧!

  建安十六年,就是公元211年。

  果然!竟然真的被自己分析并且推测对了!

  可惜,现在自己不能再登录论坛,把这个真正的实情发到网上去。估计,那会惊掉很多香迷的眼球吧?谁想到原来真相是这样子的?孙尚香早在赵云拦江救阿斗的时候就已经自刎投江了?且还是因为赵云而自刎投江的,而非因为刘备。

  就说嘛,为何有两种难以证实的传说都说孙尚香是投江而亡的了,原来投江是真,只不过,地点以及时间不对。但估计也是根据真实情况而改编的,其目的就如叶子骞所想的那般,强行给孙尚香一个忠贞忠烈之名,以此来衬托刘备的完美形象。就似在说,看,刘备乃当世仁人君子,他的人格魅力无以伦比,以至他死后,作为妻子的孙尚香,都因为深爱着这个男人而为其投江殉情。

  既然如此……

  叶子骞觉得得要尽快打破孙尚香对赵云的幻想才行。

  孙尚香其实就是一个未涉人世天真烂漫的少女,她本身,就是一个一直受到宠爱、受到万般呵护的少女。她的身上,除了那一股天生的侠气之外,其实还有着一股任性刁蛮之气,甚至可以说她有几分娇纵。

  试想,她是孙坚的遗腹女,哪怕当时孙家在孙坚战死后形势有些恶劣。可她的哥哥们、她的母亲肯定会对她百般宠溺,后来包括了孙家的那些部下、下人等等,都会宠让着她。说白了,正因为万千宠爱于一身,才养成了孙尚香那有些无法无天的性格。

  要不然,又怎么会让她练武?怎么会让她纠集了一百数十个甚至是更多的女婢来训练成女兵做她的侍卫?这一支女婢侍卫,人人装备刀剑甲胄,甚至还有弓矢战马,浩浩荡荡,常常追随着她出入,横冲直撞,哪里都敢闯,哪里都敢去,偏偏谁都拿她没法。就算是嫁给了刘备,也依然还有一百数十个女婢侍卫相随,一直守护在她的左右,连她的闺房,都一直有这些女婢侍卫守护着,完全不给刘备面子。估计,就算刘备当真的跟孙尚香圆房,恐怕也是心惊胆颤的吧?也不知道刘备敢不敢在那些刀枪剑戟之下提枪上马?恐怕都坚硬不起来吧?

  孙权估计真的是一个扶妹魔,妹控。如果把花在这个妹妹身上的资源放在别处,那么就等于可以供养一支数百人的精锐士兵,且还是常年供养的那种。

  这样,也造成了孙尚香一旦喜欢上了某物,就一定要得到的性格。或许,孙尚香对赵云的感情是真的,那一颗少女的芳心的确已经系在赵云的身上。她行事作风,基本都是全凭自己的喜好,说干就干,不去考虑什么影响大局的问题。她不会懂,有些事并非是当真的以她的意志为意志。更不会懂,有些感情不是说她拼命的去追求就能够获得回应的。她更不会明白,为何明明有好感爱意的两个人,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把孙尚香召了过来,她有着无缝连接的思想记忆,如果不尽快打破她对赵云的幻想,那么她就依然还会沉浸在原来的思维当中,很难和过去的一切进行切割,难以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重新开始生活。

  于是,叶子骞把心一横,冒着会彻底惹怒孙尚香,冒着有可能彻底失去收服得到她的风险,对孙尚香道:“孙尚香!请你振作一点,你这样,我还真的替赵云感到庆幸,庆幸他没有接纳你,庆幸……你死了。因为,你这根本就不是爱他,而是在害他!”

  “胡说!我、我怎么会害子龙?你、你别血口喷人!”孙尚香听叶子骞如此说她,立时放下掩着脸的手,既惊疑又恼怒的瞪着叶子骞。

  “唉,你还真的不懂事,太过任性了。其实,你已经害了子龙。”叶子骞摇头叹惜道:“我原来还一直感到疑惑的,子龙武艺超群,战力并不在关羽、张飞之下。并且,无论是远见谋略、内政治理、统军作战等等各方面都极为出色,综合能力绝对在关羽、张飞之上。可是,你可知道,子龙一生从没有机会独自统军出征或是坐镇一方。原来原因是在这里,因为你,刘备才不会信任重用赵子龙。你说,是不是你害了子龙?”

  “不!不可能的!我怎么害了他?我、我喜欢他都来不及呢!”孙尚香顿是激动起来。

  “你这是喜欢吗?你也不好好想想。赵子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是一个忠肝义胆、对爱情、对君上都忠贞不二的人。你喜欢子龙,可是你考虑过彼此的立场没有?考虑过子龙所身处的境况没有?”叶子骞道:“东吴和刘备,原本就是两个不同的势力立场。你作为东吴之主的妹妹,这就注定了你跟子龙不可能走到一起去,你哥哥也绝对不会让你嫁给刘备的部下。把你嫁给刘备,也是因为利益关系……”

  “你可以刁蛮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用考虑后果。可是别人能像你这样吗?如果都像你这样,那么你们东吴,早就被曹操的大军给灭了!到时候,你哥哥、你母亲,还有追随你哥哥的那么多军将部下,全都会人头落地,被曹操杀得一个片甲不留血流成河。”

  孙尚香听得脸色一白。

  叶子骞再强调道:“孙尚香,子龙仅只是刘备部下,位卑言轻,你和刘备成亲了,就等于是子龙主母。你试试站在子龙的立场来看待问题,看看如果你是子龙,你会背叛刘备吗?会跟自己的主母私奔吗?忠孝仁义,如果子龙没有了这些品质,那你还会喜欢子龙吗?”

  “我、我……”孙尚香这一时还真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似乎还真的没有切身置地的站在赵子龙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

  ““赵子龙有他的立场,有他的责任与担当,所以,哪怕他可能也喜欢,也欣赏你,甚至可以用生命去保护你,可他永远都不可能接纳你,更加不可能与你在一起。”叶子骞放缓语气,对她一字一顿的道:“孙尚香!清醒吧,别再固执下去了。人的一生,并非就只有男女之间的那一点情爱,那不是生命的全部。这个世上还有更多的精彩值得你去体验。再说了,你现在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已经和原来的世界没有什么关系了,也等于是死了一次,那么就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重新开始!你……依然是那个英姿飒爽,无所畏惧,一身侠气的英武少女!”

  孙尚香那痛苦、纠结、悲绝,显得苍白的脸蛋,慢慢的舒展了开来,她那散神的眼神,亦慢慢的聚焦,慢慢的显得有神起来。

  听了叶子骞的这一翻话,她的确一下子明白了许多道理。她以前从来都不会置身切地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只爱自己所爱,只做自己想做。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隐约的明白了,原来自己以前是那么的刁蛮任性,那么的不懂事。

  她在这刻也懂了,原来,她和子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谢谢你,叶子骞,我、我好像明白了。”孙尚香真心的对叶子骞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抬起头,目光坚定的道:“你说的没错,既然事以至此,那么我也得要好好的活着,活出精彩!”

  “哈哈,你这样就对了。”叶子骞见孙尚香似乎明白了这些道理,不禁大喜。这种无缝连接的记忆,叶子骞其实真的很担心她依然还会想不开会自寻短见。

  现在好了,相信她不会再有自寻短见的念头了。当然,叶子骞也知道,暂时不可能让她一下子就完全放下对赵云的那种倾慕痴迷的感情的。但是,叶子骞相信时间一定会冲淡一切,到时候,自己再乘虚而入……

  好吧,如此英气漂亮的孙尚香,谁能不爱?

  这时,看到孙尚香似乎已经接受了到了这一个新世界来的事实,扈三娘也很高兴,因为,她也多了一个伴了。

  她这时对孙尚香道:“孙尚香,咱们都是既来之则安之,走,咱们过去帮忙打扫一下战场,然后让你看一看叶子骞的血祭神术,看他又能再召唤到谁来。”

  “血祭神术?召唤?”

  孙尚香疑惑的看了看扈三娘,又看了看叶子骞。

  叶子骞汗了一下。

  感到这些自带记忆的历史名将还真的有些麻烦,很多事都非得要花费那么多功夫的去劝慰及解释。

  “三娘,你跟她说说血祭神术的事吧。不过,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召唤得到历史名将来的。有时候,要累积多次才行。”叶子骞也只能编一个说法。

  “这样啊,我还以为每一次用敌人鲜血来血祭都可以召来一个呢。好吧,那我跟尚香说说。”

  “你们先谈谈,我去血祭!”

  叶子骞见林福已经把战场上那些只伤不死的北燕骑兵拖到了一起,赶紧拍马过去。

看过《镇国少公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