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 > 第二百章 文鸯再上阵

第二百章 文鸯再上阵

  天时、地利、人和。

  行军打仗三要素,此次攻伐新城三郡,赵广前二个都不占,唯一还能靠的上边的,就是最后的人和。

  当然,指望三郡百姓热烈欢迎汉军到来是不可能的。

  新城三郡早在汉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就被魏国夺去,后面虽然有孟达有意复降蜀汉的变故,但还未等蜀军到达三郡增援,孟达就已经被老谋深算的司马懿给打败了。

  孟达被杀之后,三郡就一直在曹魏的手里,而失去三郡的后果,在历史上一直被忽视,其实,新城三郡对蜀汉的重要性不晋于陇上。

  失了新城、上庸、房陵,诸葛亮要北伐,只能从西面的褒斜道、陈仓道和狄道向关中进军,而向东方向,顺汉水而下取荆州,或者走武关道入关中,都已经不能。

  当初,魏延提出的子午谷奇谋之所以被否定,就是因为子午谷汉中方向的午口已经处于新城郡境内,一旦蜀军入谷,则魏军完全可以把两头一封,则蜀军进退无路,只能被饿死困死,根本不可能有生存的机会。

  攻打三郡的将领方面,赵广心中已有计较。

  魏容在河东安邑镇守不能擅动,并州匈奴五部刘渊最近不太安份,不过,寇林倒是可以从蒲阪渡口调出。

  刘封当年在上庸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作为副军将军,他还是带着部曲往三郡的,这一带的地形地貌寇封身边的老卒还能知道一二,当然,这些老卒现在也都故去,他们的后代能知道的,也无非是几张简笔的草图罢了。

  除了寇林之外,姜维还给赵广出了一个主意。

  将文鸯从潼关悄然调出,并以文虎打着“文”字的旗号,继续在潼关镇守,反正两兄弟都是姓文,相貌上文虎只是年轻一点,稍稍改换一下装扮,远远一见并不会在意是否有人调包了。

  文鸯出马,就不是一个顶二的问题,以一挡十、以一挡百,都没有问题。

  赵广对这一提议深表赞同。

  文鸯也确实要好好的用一用了,河东之战,文鸯顾大局守潼关没赶上,西征凉州打诸胡、南下巴蜀打荆州,他都被留在了关中,这要说心里没点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一次出征新城三郡,无论如何都要把文鸯带上,况且,这员猛将也确实好用,尤其是晋国的将领羊祜、杜预还有王濬看上去综合实力很强,但却有个最大的弱点:缺少陷阵的勇将、猛将。

  以往的战事中,赵广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朝着晋军猛冲猛打,将羊祜等人打的苦不堪言,但他们一时也没办法。

  三国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当年曹操手底下还有虎痴许褚、徐晃、曹仁、曹洪等勇将,现在的晋国已经难以找到这样的将领了。

  不过,这话也不绝对。

  三国末期最厉害的那个小赵云绰号的文鸯,就出自曹魏这一边,只是现在却投奔了赵广,只要一想到这里,羊祜他们就对司马炎有无限的抱怨。

  文鸯并不知道羊祜、杜预等人在惦念着他,接到赵广征调他的命令,高兴的他差一点跳起来,文虎瞧着兄长激动的神情,也很是感慨。

  这一回,大将军终于要重用兄长了。

  相比文鸯来说,小老虎这一年的日子过的丰富多彩,凉州战事有他,每想起在金城城下,驻马在大将军赵广身后,杀的诸胡哭爹叫娘的爽劲,文虎就禁不住热血沸腾。

  还有南征荆州,文虎也是赵广军中的一员,在大江大河里劈波斩浪的滋味,真是要多爽有多爽,文虎清楚的记得,他回转关中和文鸯说起此事时,二哥文鸯的眼睛里,羡慕和落寞的神情让人心疼。

  ——

  出征的细节烦琐,自有军中参军、佐吏打理,赵广不用过多操心。

  他与姜维只需要好好的养精蓄锐,把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即可,在这方面,节制很关键,幸好张星彩最近忙于开拓西域商路,并不经常在长安,倒让赵广松了一口气。

  养生之道技能现在只有4级,要是再不升的话,赵广觉得自己在另一个战场上吃败仗的概率在增加,看来有功夫的话,还是要找皇甫谧问问,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方子。

  魏晋时期,葛玄、郑隐、葛洪都是被称为神仙一级的人物,葛洪就不用说了,单提一下郑隐,他的师父左慈,三国志里面就有这个人。

  郑隐同样很厉害,他的著作《正一法文》、《黄帝九鼎神丹经一卷》、《金液丹经一卷》、《太清金液神丹经三卷》等,都是修仙之必备秘芨。

  这些道教神仙的共同点就是会炼丹,并活得寿命很长,不过,历史上皇帝死于丹毒的不少,赵广还想着要长生,可不想早早的为炼丹事业贡献生命。

  长生与否?

  已经六十有六的姜维没有时间去关心,在得到赵广的认可后,姜维即开始组建一支精干的先遣部队,为马上进行的上洛之战作准备。

  选择谁来担当先登?

  姜维一时拿不定主意,直到张护雄主动找到姜维的门上。

  张护雄是无当营的主将,也是蜀汉名将张嶷的次子,更是姜维镇守剑阁时的牙门将,自打加入到赵广军中以来,张护雄也是屡担重任,固原之战他的无当营就是战场上的一支主力部队,守卫潼关无当营也是当仁不让,与晋将胡奋血战竟日。

  张护雄为守关隘,还负了重伤,在前段时间,张护雄一直在养伤过程中,这让他错失了多场战役,现在好不容易伤愈,张护雄却发现,军中将校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

  “张偏将军受过伤,怕是上不了战阵了,还是让他在后方驻守为好?”这样的关心爱护,让一心渴望上阵杀敌的张护雄都快要疯了。

  他恨不得对着马融、苏继、董宏等年轻参军怒喷过去:“老子伤好了,能上战场了,汝等莫小瞧我?”

  可惜,张护雄的忿怒并没有什么效果,现在汉军将领众多,特别是年轻将领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像张护雄这样三十多岁的将领,在马融等人的眼里,就已经算作老将了。

  “大司马,你给评评理,我张护雄才刚刚三十出头,就已经被归入老将一类,这天底下又到哪里说理去。”张护雄在姜维这个老上司面前单膝跪地,禁不住抱怨起来。

  姜维笑呵呵的扶起张护雄,剑眉微微一扬,道:“你真的想上阵杀敌?现在倒是有个机会,不过.......。”

  张护雄一听姜维这话,心情一下激动起来,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大司马尽管吩咐,我张护雄要是不敢领令,就不是我爹的儿子。”

  姜维听张护雄说到父亲张嶷,不由得想起张嶷率领无当飞军战死在狄道的情景,那一战,也是姜维领军以来少有的大败。若是没有张嶷拼死断后,姜维怕是脱身不得。

  “好了,护雄你既有心,那就随我出征,也让你父亲好好看一看,斩将夺旗你张护雄不输给任何人,无当飞军的旗号又重新组建了。”姜维拍了拍张护雄的肩膀,沉声安慰道。

  姜维提议张护雄为先锋,赵广自无不可。

  对于张护雄的父亲,蜀汉荡寇将军张嶷,赵广也是怀着无比的敬重。

  正是有张嶷这些矢志大汉复兴、顾全大局的忠勇将领,蜀汉才能在仅占一州,实力最弱的情况下,苦苦支撑四十余年而不亡。

  如果不是穿越而来,他赵广也将和张嶷一样,为蜀汉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

看过《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