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二十三章 铸投商贸

第二十三章 铸投商贸

  “咦?丽丽,青措呢?”校花同学来到办公室,熟稔地无视销售科其余员工偷偷窥过来的眼神,径直来到涂丽丽的办工桌。

  “她有事请假跟杨铸出去了,清漪,你找她有事。”最近累成狗的涂丽丽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喘气,连老同学来了都懒得起身。

  “要不,你先给李科长过过目?他最近事不多。”作为平日里少数能跟杨铸有说有笑的员工,在涂丽丽的眼里,李明是个平易近人的好领导。

  “额,还是算了吧,不太方便为了这点小事麻烦李科长。”想起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李明目光中对自己那股浓浓的不屑,校花同学委实没有心肠再去自找没趣。

  走出销售科的万清猗看了看手里的那一叠资料,心里微微有些失望,经过十多天的努力,自己的报告初稿终于写出来了,正打算给最近跟自己关系不错的司马青措看一下。

  原本她的打算是在探讨之余,也算在某种程度上补偿一下那个遇事唯唯诺诺的小姑娘——司马青措笔记本上的东西虽然脑洞清奇,但是这姑娘的基础太差且不成体系,自己这份报告正好能在一定范围内给她补补基础。

  ………………

  泉城其实是一个很有历史感的城市,除去广为人知的“趵突泉”、“千佛山”、“大明湖”等名胜之外,曾经星罗满布的四合院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在这个年代,人人都向往水泥铸就的高楼大厦,那些“陈旧老土”的普通四合院,也只有最底层人民和外来务工人员才肯入住。

  而此刻,杨铸正在某个破败的四合大院的门口,喜滋滋地看着陈翔把一块金灿灿的招牌挂了上去。

  “铸投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海草怪看着牌匾上的那几个大字,面容逐渐有些古怪。

  “嗯?有什么问题么?”杨铸看到这姑娘一脸的便秘,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个,杨组长,当初你怎么会想到取这个名字?”海草怪觉得自己忍的很辛苦。

  “铸投商贸,顾名思义就是我杨铸投资组建的商贸公司啊,有问题么?”杨铸一脸莫名其妙。

  “可是……可是……杨组长,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猪头……么?”海草怪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肌肉已经别扭地挤成了一团麻花。

  给了某个幸灾乐祸的丫头狠狠一爆叩后,杨铸有些愁眉苦脸地看着那块被抹的一尘不染的招牌:“铸投?猪头?丫丫的呸的,当初怎么就没发现这个问题呢?”

  想到重新注册一家公司需要的一百多大洋和至少要耗费一周多时间的流程,杨铸死了改名的心思:“算了,猪头就猪头吧,NND,猪头有啥不好的,猪头还是古时候祭天的重要祭品呢!”

  在骂骂咧咧中,杨铸邀着严主任进入了院子里,然后各自找了个破旧的小竹椅坐下:

  “严主任,这回谢谢你了,你愿意出任咱们猪头……呸!是铸投商贸的法人,可给我解决了大麻烦了。”

  与一般人认为的不同,企业法人从来不是什么值得人羡慕的东西,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企业法人就是个空壳子,既不会有任何的企业管理权,也没有让人眼红的盈利分红;但偏偏,一家企业如果出了问题,第一个被丢出来顶缸的就是企业法人。

  而现在的铸投商贸的情况更特殊,严主任的名字出现在企业法人一栏上,除了表示自己对杨铸的信任外,更多地则是给陈翔手下那票子根本没怎么跟杨铸打过交道的人一个明确信号——大家是真正的一家人,如果不想丢我老严的这张老脸的话,就别给我偷奸耍滑!

  有了严主任释放的这些信号,只能远程操控的杨铸至少开始的三个月内,不用担心陈翔手底下的这二三十号人不听指挥了;对比严主任的声望作保,杨铸分给陈翔的那22%的股份,反倒是算不得什么了。

  “哈哈,杨小哥,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当初既然应承下了这事,有些东西自然不能让你难做!”严主任笑眯眯地看着杨铸。

  “不过,大家都是实诚人,当初你提的要求,我都做到了,那杨小哥你允诺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兑现了?”

  杨铸看了看一旁隐隐有些急不可耐的陈翔,心中有些无奈,看来严主任对于自己依旧不是特别相信啊。刚一挂牌就催促着自己解决陈翔那150万洋可乐销售合同的事情,这种考题出的也未免太过明显了吧。

  不过也难怪,即便是当初嘴里说的井井有条的,但又有几个人会相信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有这本事,在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把一家国企扭亏为盈呢?

  微微沉吟一下,杨铸看着陈翔:“陈大哥,不现在应该称呼你为陈经理了。”

  “你那一百五十万合同的事情,我有一正一邪,两个解决方案,不知道你想选哪种?”

  陈翔看了严主任一眼,没啥犹豫:“杨小哥,你都说说吧,我琢磨琢磨。”

  杨铸颔首:“我先说邪的吧,这个成本最低,也费不了什么事。”

  “你那份合同我看过了,是一份有些瞎胡闹的合同,甲方签名是洋可乐公司,而乙方却是以你个人的名义签的字。”

  “那么问题就来了,结合合同的内容来看,分明是让你一个人去行使一家经销公司的权责,以咱们国家现在的法律来看,这是一份无效合同,假如你毁约,即便是考虑到对方的身份和招商引资的大环境,法院也最多让你承担部分损失而已”

  “哼哼,估计那个姓王的小主管当初迫于打开夜市渠道的压力,又仗着自己是世界五百强的员工,咱们国家的大环境在这放着,他根本就不担心你敢毁约,因此跟你这个有资源但无资质的人签了这份四不像的合同。”

  “所以,只要你通过第三方把赠品退给那个姓王的主管,再消失个两三个月,这份合同自然而然就废掉了——合同本身就存在着问题,你本身也没贪墨对方资产,即便是对方把你告上法庭,这种连人都找不到的民事案件,法院最多也就装模作样的做做样子,然后就会不了了之。”

  “最多半年之后,你就可以在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泉城,该干嘛干嘛,在夜市渠道被我们锁的固若金汤的那时,大概率不会有什么后果可言。”

  听完杨铸这个解决方案,陈翔还在计算着得失,严主任却开口了:“不行,这样做的话,你让翔子以后怎么出去做人!?”

  “我之前就讲过,咱们这群苦哈哈,不远千里地到外地讨生活,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被别人看轻了,咱们宁可苦一点、累一点,也决计不能图一时的便宜,把自己的腰给弄弯喽!”严主任这话是对着陈翔说的,但杨铸总觉得,说这话时,老头的眼睛总是在暼着自己。

  看见脸色微微有些涨红的陈翔拒绝了自己这条提议后,杨铸叹了口气:

  “成,邪的不行,那咱们就来正的吧。”

  “合同上我看了,亏的当初上面没有写明是夜市,只是说通过你自己的渠道完成这150万的销售额,想必是陈大哥你据理力争后,双方口头达成的一个共识吧?”

  陈翔点点头:“当初那个姓王的本来是想锁死渠道的,但是我那时候对于夜市能否销出那么多货委实心里没谱,再加上手里面好歹有一些小卖部老板的资源,打算私底下蹿点货,因此就死活没答应。”

  杨铸点点头:“既然合同上没锁死渠道,那这事就有的救。”

  看见杨铸一副笃定的模样,又想起了陆文兰曾经说起这家伙的种种手段,陈翔顿时心中升起了希望……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