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九十七章 《壁虎漫步》这么魔性的歌都没听过?

第九十七章 《壁虎漫步》这么魔性的歌都没听过?

  “我再讲一遍,我只管后续的融资跟招商,工程上的事情我不管,这些日常的工作你们自己做主;如果你们连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都需要来麻烦我的话,我觉得我可以考虑让李总换个人了!”

  在卓君月一连串的道歉与保证中,杨铸一脸不爽地挂掉了电话。

  正当杨铸正想打个电话恶心恶习李骏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却是覃鑫那货。

  “怎么说?”杨铸的语气不太客气。事实上,自从因为这货的原因,自己被李骏抓住小辫子之后,他一直对覃鑫没有好脸色。

  “杨大大啊,铸投商业管理公司都成立了一个多月了,手下的那帮弟兄都闲的块崩溃了,你看……”覃鑫话里透着一股心虚。

  他当然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杨铸被李骏赶着架子去奉天冒险,也知道正是因为如此,铸投商业管理这家新公司原本充沛的资金现在账面上敢动的不足一百万;

  不过他也没辙啊,当初本着大干一场的想法,把不少骨干精英都调到了新公司,结果现在因为资金问题,许多当初制定好的计划根本无法开展。

  一个月闲下来,那票子兄弟人人心里发虚,甚至还有着传言说他是对这帮子兄弟心怀不满,打算把他们闲置起来,即便是他经常跑过去安抚,但效果依然不佳,再这么下去,覃鑫是真怕出事啊。

  听到覃鑫的解释,杨铸点了点头,的确是自己疏忽了,那票子人就这么闲下去,难说不会因为恐慌情绪换码头,那时候乐子就大了。

  “这样,一会我安排严主任跟你见个面,你们搞个项目联动,铸投商贸那边出货和部分资金,你这边出渠道和运力,把彼此的资源盘活起来;”

  “什么项目?当然是外贸项目啊!”

  “你看啊,严主任负责的铸投商贸可以低价从肉联厂拿货,可以暂时把货物赊给你们,算作项目入股;而且那边现在资金还算充裕,我让他们再调出三百万资金借给你们,也计入项目入股。”

  “这样的话,你们最起码的启动资金是有了,手底下的那帮子弟兄也不至于没事干了,更重要的是,虽然这笔单子虽然不算大,但也算是当初海外计划的缩小版,用来探路和磨练团队再合适不过了。”

  “嗯?目标区域?大哥,你不长脑子的啊,目标当然是漂亮国的华人超市和非洲那些华夏援助在建项目较多的地方啦!”

  “你想想看,绝大部分华人出国后,最先需要克服的几个问题之一就是饮食,在外乡待上个三五个月,扔个天价馒头都会被疯抢你信不?”

  “再加上那些地方结算都是绿油油的美金,这不跟当初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么?”

  “什么?东南亚地区怎么样?”

  “嗯……你最好先去探探风,那里的华人虽然多,但是人家未必是用美金结算的啊,不过缅甸可以试试,那里目前的通用货币也包含了美元。”

  “还有,我先把话说清楚,严主任那边的铸投商贸虽然名义上我也是最大的股东,但并不是说这家公司就是我的了,你在估算项目成本和项目股权这块的时候,别给我玩那些加减法,一定给我弄的明明白白的;”

  “要不然,覃鑫、覃总、秦老板……我怕你以后的路子,不太好走啊。”

  说到最后,杨铸的语气严厉了起来,严主任他们没接触过对外贸易这块,覃鑫这货又不是什么老实人,万一中间有些什么小算计被严主任他们察觉了,那个犟老头以后一定会抵死了不愿再合作,到时候就有的杨铸头疼的了。

  听到覃鑫应承下来,杨铸又跟他商讨了一下细节,便挂了电话,推开了卧室门。

  ………………

  “滋溜~”

  万清猗有些艰难地喝下自家青措妹妹泡出来的茶汤,一张瓜子脸皱成了菊花。

  这……

  就是青措妹妹练了快半个月的工夫茶手艺?

  看着茶台上静静放着的大半饼南迫,校花同学有些怀疑人生——这茶,貌似是应该很甜的吧,为啥我喝在嘴里这么苦涩?

  看见在卧室里通了半个小时电话的杨铸走了出来,校花同学找到了由头,赶紧放下手中新添置的茶杯,一脸好奇地问道:“杨铸,你鬼鬼祟祟地跑卧室里干嘛呢。”

  杨铸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然后拿起小丫头给自己添的茶喝了一口。

  “噗~!”

  “小丫头,你想谋财害命啊!?”杨铸觉得自己喝下的不是号称口感最接近于冰岛的南迫普洱,而是满满一嘴中药。

  狠狠给了小丫头一爆栗:“起开,别糟蹋好茶了,我来泡!”

  小丫头有些不忿地嘟着嘴让座,不就是出汤慢了一些嘛,至于说自己糟蹋好茶么。

  重新开始烧水,杨铸从茶台上的盘子里抓了两片秋林红肠丢进嘴里:“万女侠,话说你今天抱着个吉他过来干嘛,该不会是手上没钱了,打算跑我这来卖场赚生活费吧?”

  万清猗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们都不看通告栏上的通知么?”

  杨铸一愣:“什么通知?跟你抱着吉他过来有什么关系?”

  小丫头弱弱地插了一句:“是关于咱们厂打算举办元旦晚会的通知,你一直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我就没跟你说。”

  万清猗有些无奈地耸耸肩:“我打算报一个弹唱节目,但宿舍里不方便练吉他,便只能跑到你这来喽。”

  杨铸恍然,他自然知道万清猗所谓的“不方便”是什么个意思,心中也免不了叹息,

  这货原本就因为容貌的问题已经被舍友们隐隐排斥了;后来在工作上又很是出了几次风头,那些舍友畏惧之余,却也免不了逐渐把她孤立了起来;

  现在一看,哟呵,你在工作上出了风头还不算,现在还打算在元旦晚会上秀一把,这还能行?那必须不能如你所愿;

  至于理由嘛,杨铸不用猜就知道,无非是“睡眠不好,害怕打扰休息啊”,“最近烦心事多想要宿舍里安静安静”之类楚楚可怜,但又不会明面上得罪人的话。

  “哟?万女侠,老夫只知道你剑法了得,却不知原来你还会乐器,你确定你会谈吉他?”杨铸一脸不可思议。

  “哼,会点吉他有什么了不起,本女侠真正擅长的是抚琴和吹箫,要不是因为大伙都喜欢流行音乐,我又不想搞的太特殊,本女侠倒是想用古琴来上一曲潇湘水云。”万清猗此刻的表情颇有些傲娇。

  “哟~!你还会一指三线?”杨铸有些惊奇地看着这家伙,《潇湘水云》作为华夏十大古琴名曲之一,很讲究通过节奏来营造意境,而要想把这首曲子弹奏好,一指三线的指法必不可少。

  “咦??你也懂古琴?”校花同学不可思议地看着杨铸,现在可不是随处开设古琴培训班的后世,没有足够的家庭底蕴和丰饶的资产,普通人连碰古琴和琴谱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懂那些技法了。

  “不懂,瞎诌的。话说你打算自弹自唱什么曲目啊?”杨铸果断地转移了话题,弹奏古琴是个让指头遭罪的活,万一自己露馅了,被这两货逼着来上一曲,自己现在没有老茧保护的左手指还想不想要了。

  “其实我也没太想清楚,你们说……王飞的《红豆》怎么样?”看到杨铸这家伙转移话题的拙劣的表演,已经跟他颇为熟悉的万清猗知道逼问也逼不出什么结果,便很自觉地把聊天内容拉回到自己身上。

  “好啊,好啊,王飞的歌我最喜欢了,《红豆》超好听的。”小丫头第一个表示赞同。

  “你一个大老爷们唱那么幽怨缠绵的歌干啥,完全不符合你的气质啊,要来就来一首《壁虎漫步》,多喜庆不是?”

  听到杨铸说自己是大老爷们,校花同学额头跳了跳,就想跳过去掐死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你哪只眼睛看到本仙女像大老爷们了!?

  还有,《壁虎漫步》是啥歌,貌似没听过啊。

  “咦?《壁虎漫步》这么魔性的歌都没听过?”杨铸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两姑娘。

  嘶~

  坏了,好像……《壁虎漫步》,可能……是2000年以后的歌曲吧。

  感觉自己貌似露了馅的杨铸额头一滴冷汗冒了出来……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