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七章 风欲起边关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风欲起边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肖柒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
  嘶,头痛欲裂。
  肖柒捂着头,环顾四周,发现在将军府自家的房里,呃,她昨天,怎么回来的?
  此时,肖柒看到了床边的灯笼,上面绘着成片的海棠花,在海棠花旁,写着一串小字:
  书摊老板萧绎赠于友肖柒。
  萧绎?这名字有些耳熟。
  破碎的记忆在脑海中开始拼凑,渐渐成形。
  灯笼摊前。
  “老板,我刚刚看上的那个灯笼呢?”肖柒的声音有些慌乱。
  “公子是说那个海棠花的?”
  老板想了一会儿道:“刚刚被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买去了。公子不如看看别的,小老儿这里还有许多式样。”
  “卖了啊。”
  肖柒叹了口气,随即又挤出一抹笑来,“既错过了,那便罢了。”
  转身欲离去,衣袖却被人扯住。
  “你喜欢海棠花?”萧绎问。
  “对啊。”
  萧绎莞尔一笑,“我会画,老人家,麻烦给我一盏空白的灯笼。”
  他转过身对肖柒说:“我送你。”
  肖柒有些迟钝的看向萧绎。
  半晌,一大片海棠花栩栩如生,落在方形的灯笼上。
  萧绎忽然抬头:“你叫什么名字?”
  “肖柒,我叫肖柒。”
  原来如此。唇边噙了一抹浅浅的笑,肖柒轻轻将灯笼放下。
  萧绎,谢谢你。
  咚,咚,咚。
  “进来。”
  “呀,小姐醒了。”
  云卿推门而入,一脸担忧的将肖柒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嘴里还嘟囔着,“小姐,你怎么喝的这样多,少爷昨天都要气死了。”
  “是,是吗?”肖柒有些不安。
  “那,将军呢?”
  “将军昨日去京郊啦,晚上没有回来,小姐,你逃过了一劫。”
  云卿端来一盆水,“小姐可要梳洗?午膳已经备好了。”
  “幸好。”肖柒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幸好?肖柒,你是不是觉得,除了爹爹,谁都管不了你?”成璟黑着一张脸走进来,寻了椅子坐下。
  肖柒在旁边站着,大气都不敢喘,这这,都直呼其名了,看来成璟气的不轻。
  有了这个认知,肖柒满脸堆笑且狗腿的给成璟倒了杯茶。
  “成璟哥哥消消气,我错了,保证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了!”
  “以后?呵呵,”成璟冷笑,
  “你以后别想再给我出去喝酒。”
  我滴个乖乖,这,这咋发这么大的火,她以前,也不是没喝多过,呃,虽然这次醉的狠了点儿,但是怎么给成璟气成这副摸样。
  肖柒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本着不懂就要问,死也要做个明白鬼的原则,肖柒伏在云卿耳边询问道: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
  云卿小声答道:“昨天子时,少爷回来,发现小姐未归,便急急匆匆地带了成羽出门寻找,一个时辰后,少爷才将醉的人事不省的小姐你带回来。回来时,少爷便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
  肖柒有些了然,她昨天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成璟冷眼看着在一边窃窃私语的主仆二人,依旧不发一语。
  直到云和进来询问是否要传饭,才打破这种诡异的氛围。
  半晌,成璟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先吃饭,吃完了饭,再与你算账。”
  待成璟走后,二人如释重负。
  云卿在肖柒耳边小声道:
  “小姐,我偷偷问了成羽,成羽说少爷是在东街遇见小姐的,但是小姐正被一带着银色面具的白衣公子扶着,怀里抱着个灯笼,少爷要你跟他回家去,你竟哼哼唧唧地不肯回来,嘴里还嚷嚷着要去什么书摊看书去。少爷都快气死了,最后还是那白衣公子安抚你说,改日便带你去他的书摊,你才肯跟少爷回来。”
  嘶,肖柒倒吸一口凉气,她酒品怎么这样差?
  也难怪成璟生气,妹妹半夜未归,还醉醺醺的与一陌生男子在一处,换了谁家哥哥,都会很生气,但多半是担忧吧?并且昨日他心里还惦记着别的事。
  肖柒这样想,心底升起一丝愧疚感。她又给成璟添乱了,也不知道那拂晓姑娘如何了,成璟哥哥昨日可曾将人抢回来?
  午后,书房有些闷热,可能是夏日的到来,也可能是这低沉的气氛。
  “柒柒,昨日那人是你朋友?”
  经过一中午的平息,成璟的面色恢复了许多,已经不像开始那样不善。
  “是朋友,”肖柒想了想,补充道,“是昨日刚交的朋友。”
  “刚交的朋友,你便敢与他一同饮酒,还在他面前醉得不省人事,”成璟顿了顿,“你就如此信任于他?”
  “呃,这个,我并未与他饮酒,只是他遇见我时,我便已然醉了。”肖柒解释道。
  “哦,那说明,你的确时该戒酒了。”成璟凉凉道,“如此,你今后,再不许饮酒。”
  “别别呀,”肖柒立刻苦了脸,
  “成璟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让你担心,我晓得你一直拿我当妹妹,处处为我忧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贪杯!”
  妹妹?成璟哑然,她原来,一直这么想啊。内心苦笑,他又何尝将她当作过妹妹。
  “罢了,下不为例。”成璟揉揉眉心,彷佛遇到了什么极为伤脑筋的事情。
  “嘿嘿,我保证,没有下一次。”
  看成璟不再生她的气,肖柒也松了口气,想到昨日未看完的戏,又一脸八卦的凑上去问:“成璟哥哥昨日可曾抢回那拂晓姑娘?”
  谈起这件事,成璟刚刚舒展的眉头又紧蹙起来。
  “柒柒,边关可能,要打仗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和平盛世,终究要结束了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