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九章 心悦卿不知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心悦卿不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秦相长女,秦小姐。”
  成璟瞥了肖柒一眼,“不可造次。”
  后者不甘心地收回了探寻的目光。
  随后成璟朝秦小姐道:“这是肖柒,前丞相之女。”
  “嗯嗯,我知道妹妹。”秦小姐浅浅一笑,露出两个似有似无的梨涡,
  “我名唤涵梦,今年十八,妹妹应该比我小一年,若蒙不弃,唤我姐姐便好。”
  “那我便唤你秦姐姐啦,”肖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
  不知为何,这个笑让成璟脊背发凉,这丫头都多少年没撒过娇了,怪瘆人的。
  于是,两姐妹亲亲热热地挽着胳膊逛起了园子,成璟瞬间被抛在身后。
  “对了,秦姐姐怎知我年岁,你这么漂亮的姐姐,我可未曾见过。”
  “我听阿娘提起的,”秦涵梦眉眼含笑道,
  “当年,我阿娘与你阿娘还有成公子的娘亲是闺中密友。阿娘总是跟我说,你出生在七月初七,得天独厚,月老肯定会格外照顾你的姻缘。”
  “是吗,哈哈,可惜我铁树一棵,万年不开花,怕是要辜负你阿娘的期盼了。”
  肖柒一如既往的傻笑,只是成璟看到了,这傻笑背后的一丝丝僵硬,心中默叹。
  她习惯装傻充楞打哈哈,可那入骨的思念,经年累月,不曾少过半分。
  “妹妹不必忧心,你眉目生的这样好看,性格又这样有趣,必然会有一个好姻缘。”秦涵梦真诚道。
  “嘿嘿,那就借秦姐姐吉言啦。姐姐这样关心我的姻缘,那不知,”肖柒神神秘秘地伏在秦梦涵耳边,“姐姐可有心上人?”
  闻言,秦涵梦有些羞涩的看了身后被遗忘半天的成璟一眼,肖柒瞬间了然,随即不怀好意一笑,“秦姐姐好眼光,成璟哥哥文韬武略皆有所成,长得也好看,而且,”肖柒突然凑在秦涵梦耳边,
  “成璟哥哥还很痴情。”
  “哦?”秦涵梦有些好奇,“怎么个痴情法?”
  肖柒清了清嗓子,似是要讲一个极为动听的故事。
  身后成璟看着她们二人窃窃私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前阵子百花坊选了新头牌,秦姐姐可知?”
  “这,我不曾知晓。”秦涵梦略微尴尬地咳了一声。
  这种事情,大晟的闺秀一向不会关注,甚至有些嗤之以鼻。
  “成璟哥哥喜欢上了那个新选出来的头牌,拂晓,我看了,是个天姿国色且琴舞双绝的妙人。”
  “你是说,成公子看上了那个青楼女子?”秦涵梦声音有些颤抖。
  “嗯,成璟哥哥非但没有嫌弃她的出身,反而愿意用千两黄金去换与那头牌春宵一度。”肖柒看到秦涵梦的面色逐渐不善,赶紧解释道:
  “不过这事儿没成,半路杀出个大金主,郑元楚,他出了万两黄金,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是他,不是成璟哥哥。”
  “哦?就是说成公子当众与那郑公子争夺花魁?”秦涵梦面如土色。
  “是,不过,不是没成嘛,虽然事后成璟哥哥冲冠一怒想要用武力去抢,不过看样子也没抢成,秦姐姐不必忧心,成璟哥哥现在应该也已经死心了,若是你二人有缘,他定会好好对你。”语毕,肖柒安慰似的拍了拍秦涵梦的肩膀。
  秦涵梦惨淡一笑,“妹妹哪儿的话,我并未说心系于他,儿女婚事,自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我可决定的。”
  “啊?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啊,”肖柒遗憾道:“我还想着若是秦姐姐能嫁过来,我会很高兴的,是我妄言了,姐姐别放在心上。”
  “不妨事的,我与妹妹投缘,以后可多多往来......”
  成璟长年练武,耳力极佳,在身后将话听了个干净,无奈得直揉眉心。
  待送走了秦小姐,成璟一把手拎起欲逃走的肖柒,冷笑道:
  “我与京城第一纨绔当众抢百花坊的头牌?没抢到还动用武力?柒柒,你不愧是说书的,编故事编的真是跌荡起伏!”
  “呀呀呀,错了错了,”肖柒讨饶道,
  “这不是为了帮你吓跑那个秦小姐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么,而且,你可不就是出价黄金千两与那郑元楚抢人嘛,我可没冤了你。”
  “呵,”成璟气笑了,
  “你难道不知道内情?而且,出千两黄金抢人的是你,不是我。”
  “哈?”这下轮到肖柒气愤了,“你还好意思说?你怕暴露诳我给你当枪使,你厚道?你这叫倒打一耙!”
  哼,嘴上功夫谁能比的过她,肖柒得意地挑了挑眉,却看见成璟神色复杂的将她看着。
  成璟没注意她那些小心思,他只是在想,到底是谁把一个小姑娘教的这样没脸没皮,这样,呃,能屈能伸。
  爹爹素来严肃,断断教不了这些,玥儿也娴静,只有被她带跑的份儿,难不成是他自己?不不不,绝对不是。
  思考了半晌,成璟的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她在市井混迹久了,才成了这副摸样。
  于是打定主意,再给她关半个月。
  他见成璟久久未言,心想成璟哥哥不会真生气了吧,她今天的确是存了些戏弄的心思,可是为了报复他前几天将她蒙在鼓里的事。
  这这这,原是玩闹,给整生气可就不好了,她还想出门呢。随即堆了满脸讨好的笑:
  “成璟哥哥别生气嘛,事儿我总算给你办妥贴了,瞧这秦姑娘的态度,这门亲事十有八九黄啦,你绝对没有后顾之忧,怎么样,可能对得起醉红楼的荷叶鸡?”
  “嗯,刨除过程,结果不错,勉强对得起醉红楼的荷叶鸡。”成璟面色稍缓。
  “嘿嘿,我办事,你放心,”肖柒又一脸遗憾道:“话说,这个秦姑娘,人其实不错,长相更是没话说,还很喜欢你,若不是以为你早就心有所属,怕是会一直喜欢你,成璟哥哥,”肖柒转过头看着他问:
  “你真的不动心?”
  成璟凉凉地瞥了一眼满脸遗憾的某人,薄唇里吐出两个字:
  “不喜。”
  “哎,那真是太可惜了。”
  肖柒耷拉了脑袋,这样温柔的嫂子,一定会很疼她,可惜啦,便宜别人家了。
  成璟很无语,晓得她在想什么,可她却不明白,有些人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其他的人再优秀,再完美,都难以入心半分。
  而她是他拒绝一切的理由。
  成璟轻叹,这傻姑娘,何时能开窍呢?
  罢了,毕竟,来日方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