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十章 边关又远征

我的书架

第十章 边关又远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是以今晚,在每家院落的上空,都有那么一片皎洁的月,仿若是在为连夜捣衣的女子照明,又仿若是在应这最后团圆的景。
  大晟的男子要出征了。
  那一天,万家灯火燃了一夜,将军府的灯火,也燃了一夜。
  书房里,成璟与肖柒并排而立,静静等待着坐在书案前看公文的成穆,等待他离别前的叮嘱。
  细细看完最后一行字,成穆的眉间仍未舒展。
  成璟看见了,肖柒,亦看见了。
  此战,可能不太妙。
  他们二人皆意识到了这点。
  过了一会儿,成穆熄灭了案前的灯烛,朝二人和蔼一笑,“院内月色正好,咱们院里说吧。”
  于是,成穆起身,率先走进了院子。
  二人紧随其后。
  果然,庭下如积水空明,晚风习习,初夏正清凉。
  院内,三人寻了石凳坐下,围绕在石桌前。
  成穆盯着空着的石凳怔怔的说:“你阿娘走了多久?”
  “七年三个月。”成璟神色有些感伤。
  “原来七年了啊,”成穆语调苍凉,
  “我以为,我一直在边关为国守疆不回京,便不会感觉到她不在了。”成穆自嘲般的笑了笑,“记得她活着的时候,我们便是聚少离多,每次打仗,她总是在家里提心吊胆地等着我归家。每次凯旋,她都会吵着要我卸甲归田,不然她便要带着年幼的你和玥儿回定州。有一次她真的带你们俩回了定州,”
  成穆的面色温柔下来,“但是我下一次出征,她又马不停蹄的带着你兄妹二人回来,虽然她依旧生我的气,不肯与我说话,但是我知道,她只是害怕,害怕我一去不回,她认为,若我知晓家里一直有人等着我,便一定不舍得不回去。”
  话已至此,成穆已经哽咽。
  “可这次,我又要出征,她却不会在家里,等着我回去。”
  是啊,飞絮年年乱,边关又远征。
  只是还未等到将军卸甲归田,斯人已与世长辞。
  泪已盈目,却不敢流出,肖柒害怕加重这悲伤的气氛。
  她看向成璟,成璟悄悄收了眼泪,和煦笑着。
  只见他伸手拍了拍父亲的背,缓缓道:
  “父亲这样,阿娘看到,不知要笑多久。”
  闻言,成穆也笑了。
  “是啊,叫你阿娘看见,保不齐要挖苦我,哎,一把年纪,竟没忍住在你们小辈面前失态了。”
  “哪有,成伯伯永远英明神武,像小时候那样。”
  “哈哈,柒柒又说笑了,”成穆脸上的沉痛之色缓和了不少,他似是突然想起什么,朝肖柒问:
  “柒柒,你的帕子可绣好了?”
  肖柒的笑一瞬间僵在脸上。见状成穆便晓得,这丫头八成是没学会,随即笑道:
  “柒柒你并不笨,从小跟着成璟上学堂,诗词歌赋都学的很快,即便是那晦涩的佛理和兵法,你也略略学通。可偏就女儿家的功夫你一窍不通。”成穆拍了拍肖柒的脑袋,
  “可见,你是错投了女儿身。”
  肖柒涩然,成穆又道:
  “不过这也无碍,我将军府的姑娘也不必非要活成世人眼中的样子,
  左右我日后帮你寻个疼你的夫家便好,若实在寻不到,”
  成穆看着成璟笑道,“便在叫你成璟哥哥管你一世,你也受不了委屈。”
  成璟脸登时红了,他又一次别过脸去,只是这一次,肖柒并未瞅见。
  “那可要成璟哥哥娶一个温柔贤惠的嫂嫂,不然我可不敢去府上叨扰。”肖柒大大咧咧道。
  成璟黯然。
  成穆内心轻叹,罢了,儿女事自有她们造化,他也管不了啊。
  人,还是老了。
  “只是玥儿还未回来,许久未见,有些想她。”
  成穆今夜格外的话多,仿若一位絮絮叨叨埋怨儿女不回来看他的老头儿。
  “玥儿三日后应该能回京,只是这次见不到父亲了,”成璟遗憾的说,“不过待父亲凯旋,玥儿定能与父亲相见。”
  “对啊,成伯伯,我和成璟哥哥,还有玥玥,我们都在家等着您凯旋而归。”肖柒非常肯定道。
  久经沙场的将军没想过,他会一夜间在孩子面前流泪两次。
  不过那又何妨?他享受这样难得的天伦之乐。
  为此,他愿意继续征战。
  只愿守护全大晟的百姓,都能时时享受这样的天伦之乐。
  清晨,在第一缕阳光照到九州大地之前,城外的大军已经开拔。
  城门楼上,成璟和肖柒目送大军远去。
  “柒柒。”
  “嗯?”
  “父亲会凯旋的吧?”成璟茫然的问。
  “会的,我们已经察觉道北宸的阴谋,自然可以避开,而且,成伯伯用兵如神,我相信他。”
  “嗯。”成璟淡淡答道,只是内心化不开的担忧,越来越重。
  他一定要马上找出大晟的奸细,否则......
  成璟看着大军远去的背影,紧紧握起了拳头。
  三日后,城外,十里亭,杨柳依依。
  肖柒与成璟终于迎回了阔别半载的成玥。
  “柒柒!”成玥一下马车便飞快地扑进了肖柒的怀里,直撞的肖柒连连后退。
  “你你你,成玥,你是不是,长胖了!”
  肖柒吃痛的揉了揉撞在柱子上的头,愤愤道。
  “略!”成玥朝肖柒吐了吐舌头,转身又朝成璟扑了去。
  成璟极其无奈的将成玥拉开,“玥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跟柒柒一样,如此莽撞。”
  成玥却瞬间红了眼,惊的肖柒与成璟二人都以为自己玩笑开过了,手足无措,不晓得如何去哄。
  “接到信我日夜赶路,还是没能赶得上见爹爹一面。”成玥流着泪说。
  呼,肖柒与成璟都长舒一口气,还好,不是他俩惹的。
  成璟拍拍成玥肩膀,宽慰道:
  “别伤心了,待父亲凯旋归来,我们便能相见,若是你二人愿意,到时候我和父亲向陛下申请,带你二人去边关长住。”
  见成玥还是哭的梨花带雨,成璟略微慌张,连忙道:
  “玥儿许久未回京,可想念醉红楼的荷叶鸡了?我带你二人去醉红楼吃酒,吃完了去南街看折子戏。”
  突然,成玥止住了泪水,与肖柒相视一笑。成璟便明白,又被这两个小丫头摆了一道。
  唉,真是防不胜防。一个两个不好斗。
  成璟无奈的摇了摇头,仿佛看到了自己不怎么光明的未来。
  肖柒偷笑,贼贼的拉起成玥便走,顺带在她耳边悄悄说:“东街的小酒馆里最近新开封了十年的桂花酿,一会儿看完戏,我们将成璟哥哥甩了,我带你,喝酒去。”
  “嗯嗯,跟柒柒喝酒去!不带哥哥。”成玥认真道。
  真好。
  人生除了别离,还有相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