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十八章 故人曾忘约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故人曾忘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柒找了个成衣铺,给自己买了身普通的男装,又去那个包子摊上买了几个包子,此刻正抱着一堆包子坐在镇口第一家客栈的大堂里。
  她将一口包子吞下,又伸着脖子往门口的街道上看了一眼。
  已经四五个时辰过去了,不晓得萧绎找到玥玥没有,肖柒皱着眉头,又咬了一口包子。
  她就在这家客栈等着,倘若萧绎来到这个小镇,方能第一时间找到她。
  酒足饭饱后,自成玥被绑后两天未合眼,肖柒有些困倦。
  她强忍着困意,依旧坐在大堂里,拄着脑袋防止趴在桌子上。眼睛时不时的飘向门口。
  后来,客人们陆续回房休息,整个大堂只剩下了不停磕头的肖柒以及与她相邻一桌的客人。
  呃还有角落里,尚有一位正在饮酒的客人,在光线的掩映下,几乎看不到他。
  当月色渐浓之时,肖柒终于支撑不住趴在了桌上,而旁边盯了她包袱许久的兄弟,渐渐挪到了她身后。
  那人轻手轻脚的绕到肖柒旁边,又小心翼翼的解开她背在背上的包袱,然后,转身便跑出了客栈,此时,肖柒无比舒坦的换了个方向,继续趴在桌上睡着觉。
  丝毫未察觉,自己遭了贼。
  角落里的客人轻笑一声,随即起身,走到肖柒的桌旁坐了下来,好奇的用手戳了戳。
  “哎,小友,醒醒,你包袱被人偷啦。”
  “嗯?”肖柒睡眼惺忪的从桌子上爬起来。
  “你的包袱还在不?”男子挑眉问道。
  肖柒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背后,瞬间清醒,我的天,她银子呢?
  肖柒惊恐的睁大眼睛,立刻站起来将桌上桌下找了个遍,没有。
  似乎不太能接受自己包袱不翼而飞的事实,肖柒茫然的站在原地。
  “哈哈,你这小友倒是有趣的紧,出门在外半点儿警惕之心都没有,大刺刺睡在这众人皆能行走的大堂之上,人家就那样光明正大的将你包袱解了去,你竟还在睡梦中,未曾察觉半分,在下佩服佩服!”
  男子捧着肚子,笑得很是猖狂。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肖柒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男子,“你是说,方才你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将我包袱偷走,没有阻拦不说,还等人走了才将我叫醒?”
  “咳咳,咳咳!”似是笑得过分,男子突然咳嗽起来,足足刻了小半刻才停下来。
  他朝肖柒摆摆手,抬头道:“你也看到,我这孱弱的的身板,如何能拦得住那贼子,我若强行去伸张正义,恐怕你要欠我一条命的人情了。”
  肖柒更加不可置信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这,这人身高怎么说也有八尺了吧?虽然身材瘦削了一点儿,面色苍白了一点儿,但也不至于说自己孱弱吧,这,怎么好意思呢?
  思及此,肖柒无可奈何的扶额,苦兮兮道:“得,八十两银子打水漂了。”
  她还没怎么舍得花,早知道,不省着了。
  闻言,男子同样不可置信的说:“八十两?你竟将八十两银子背在身上,还那么草率的丢了?”
  顿了顿,又道,“你是谁家的小公子,你家大人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闯荡?你这,有些败家啊。”说完又捧腹大笑起来。
  肖柒越听脸色越黑,若不是他怂,不敢叫醒她,她又怎会轻易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人偷了去,他此刻还敢在这里说风凉话?
  “大叔,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肖柒冷着脸道,“你不帮我抓住那小偷我自认倒霉,毕竟萍水相逢你没必要非得帮助我一个陌生人,但是,”肖柒咬牙切齿道,
  “你能不能,不要再笑了,嘲讽我要懂得适合而止,毕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男子努力敛起笑意,捂嘴道:“小友见谅,我笑点低,许久未遇到你这样有意思的人了。”
  语毕依旧忍不住低低的笑着。
  肖柒:“......”
  呼,她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毕竟,人生在世,要,以和为贵!
  “不过,小友如何叫我大叔?”男子敲了敲桌面,拄着脸望向肖柒,
  “在下不才如今三十有二,看小友这形容,应有十六七吧,你叫我一声兄长刚刚好。”
  肖柒满脸疑惑,这,这怎么还有这样脸大的人?
  袖手旁观不说,还想让她叫一声兄长?
  他就不怕将她惹急了给他揍一顿么?
  肖柒这样想着,殊不知以她的身量,有谁会害怕被她揍一顿呢?
  “在下周姓,名亦光,不知小友贵姓?”
  “肖柒。”她漫不经心道,心想着白瞎了成璟的玉坠,这下子她依旧穷困潦倒,还不知如何赎回那坠子。
  成璟若知道了,会不会给她关起来?
  肖柒越想越难过,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与此同时,依旧没有等到萧绎,肖柒心底化不开的愁云越来越重。
  明天,他会回来的吧?
  结果第二天一早,没等到萧绎,却等来了许久未见的成璟。
  一大清早,肖柒便坐在大门口望眼欲穿式的等萧绎。
  周亦光看她一个人等在那儿,着实有些无趣,便搬了个凳子陪着她一起等,时不时的还能聊会儿天。
  “小友你在等谁呢?”周亦光一脸八卦的问。
  “等朋友。”肖柒不怎么耐烦道。
  “等什么样的朋友?”周亦光丝毫不在意肖柒的冷淡,依旧兴致勃勃地问。
  “好朋友。”
  “多好的朋友?”
  “......”
  周亦光是个纯纯粹粹的话痨,一早上将肖柒吵的不胜其烦,只觉得自己耳朵起了厚厚的一层茧。
  于是她起身准备换个地方,去镇口等。
  正当她刚刚迈出客栈大门时,成璟骑着马出现在了长街的尽头,身后,还跟着成羽成影。
  肖柒激动的朝他招手,成璟一眼便看到了客栈门口的肖柒,眸光微亮,朝她而来。
  “成璟哥哥,你怎知我在这里?”肖柒一脸期待的将成璟望着,“是不是萧绎告诉你的?你遇见他了?你们找到玥玥了没有?”
  成璟翻身下马,一言不发的走上前去,将肖柒按在怀里。
  客栈里追出来的周亦光张大了嘴,神色如遭雷劈。
  肖柒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推了推成璟,“那个,我没啥事,你不要担心。”成璟未理她。
  肖柒又道:“我,我如今穿着男装,你这样当街抱着我,会不会不太好?”
  成璟依旧不发一言,肖柒又说:“我,有些喘不过气了。”
  闻言,成璟才将她放开。
  肖柒舒了口气,成璟望着她,缓缓道:“柒柒,你可知你们两个失踪之时,我有多害怕?”
  肖柒有些愧疚,当初的确是她偷偷带成玥翻墙出的门,成璟有事不在府中,是以她们几乎整天未归都没被人发现,如今看来,真是她的错。
  成璟看着肖柒满脸愧疚的样子,终究还是未忍苛责,长叹一声。
  “罢了,玥儿已经找到,现下已经送回了京城,幸而成枫一直跟着她,未受什么伤,只是受了些惊吓。你不必担心,”
  “玥玥没事了?”肖柒心里的石头方才落了地,旋即想起了未归的萧绎,“那你有没有遇到萧绎,他去救玥玥了,跟我说好会来这里找我,是不是他让你来的?那他自己人呢?”
  肖柒一连串的问题蹦了出来,成璟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像有什么伤的样子,便放了心。
  “的确是他说你在此地,只不过他似乎有要事要办,所以没有亲自来。而且,是他救了玥儿,我赶到时,他已经将玥儿救了出来,但是,”成璟顿了顿,“他好像受了伤。”
  受伤了?肖柒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悬了起来。
  萧绎,你如今,在哪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