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二十章 公子狡如狐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公子狡如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城的长乐街是出了名的秦楼楚馆聚集之地,平日里少不了灯火通明夜夜笙歌。
  而穿过长乐街,向左拐,有一条不起眼的小巷。
  巷口堆积着许多破旧的席子,竹竿之类的杂物,鲜少有人注意这巷子里面的动静,更没人晓得,在这巷子里还有一户人家。
  月光透过密密的梧桐树叶打在斑驳的老窗上,屋内鎏金铜镶雕刻着瑞兽的香炉里焚着上好的沉香,破旧的老木门被一阵夏风吹过,吱呀呀的作响。
  “船出了问题,与我何干?”锦衣华服的男子掀起茶盖,撇去浮起的茶叶,细细品味这极为珍贵的庐山云雾。
  “公子,这京城周围的关系,可是您打点的,如今出了问题,属下奉命前来问清楚情况,还请您配合。”一个略微低沉厚重的男声从屏风后传来,看不见他的身影。
  “呵,”男子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不耐烦的将茶盏扔到桌上。
  “一开始可是你们自己无能,竟然让一个不知名的人单枪匹马将你们的货救走,还牺牲了几乎全部的兄弟,这干本公子什么事?你又来,问什么?”
  屏风后的人沉默半晌,缓缓道:“可是后来一队你们的士兵将我们剩下的人包围了,放走了一船货,还活捉了几个兄弟。”
  “哦?我们的士兵?谁有那样大的权力调兵来围你?除非,是陛下允许的,你可见过那调兵之人的长相?”
  “有一个兄弟逃了出来,并且画了那人的画像。”
  “是吗?想不到阁下的人里面,还有这样机灵的,那画像拿来,我瞧瞧,说不定,是老熟人。”男子声音说不出的慵懒随意。
  屏风后的男子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画轴,正欲递给座上的男子,房顶上却突然响了一声,似是碎瓦碰撞的声音,屋内二人皆警惕的盯着屋顶,正当屏风后的人要上去一探究竟之时,自房顶传来几声猫叫。
  “不好意思,是本公子养的猫,咱们继续。”锦衣男子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屏风后的男子将信将疑,谨慎之下将画轴抛了出去,男子一伸手,接过画像,手一震,画像展开,他勾起唇角,说不尽的风流好看,“这不是,小将军么。”
  “既然公子认识,那事情简单了,之前一直调查拂晓的,可能就是他,还请公子小心。”
  “呵呵,这样啊,那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此时,一直躲在屋顶偷听他们谈话的成羽不禁皱起了眉,他若没看错,那画像上的,不就是公子么?当日竟有漏网之鱼,他要赶紧回去告诉公子,因为......
  成羽一脸凝重的望着座上的男人。然后,屋顶的人如鬼魅般消失在茫茫黑夜,仿若从未来过一般。
  待成羽走后,座上的公子抬起右手,在脸上摸索着,片刻后,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公子好算计!”屏风后的人心悦诚服道。
  男子轻笑,这算什么算计,来日方长啊,成璟。
  他看着画像上的人,又拾起桌案上的茶盏,品了起来。
  “公子,茶凉了。”
  “无妨,我爱喝。”这么好的庐山云雾,若冷了便不喝,那不是暴殄天物么,他又笑起来,这冷茶,他素来爱喝的。
  将军府的书房内,成羽事无巨细的将方才所见所闻尽数告知成璟。
  “你是说,那锦衣公子,是统领禁军的司隶校尉,秦相长子,秦子修?”成璟背着手,有些讶异。
  “是。”成羽笃定道。
  成璟陷入沉思,秦相如今正得圣眷,何至于,与暗月门勾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曲折么?
  “公子,若那秦子修向陛下参你私自调兵之事,公子可会受到陛下责罚?”成羽担忧道。
  “无妨,我早便递了折子,虽是先斩后奏,但陛下明白我们所做之事是在调查暗月门,便不会真的怪罪。”
  成璟抬起笔,在纸上写了几句话,折起来交给成羽。
  “你将此信着人送至边关父亲那里。记住,找可靠之人。”
  “是。”成羽领命,转身出了书房。
  成璟剪了剪案前灯烛,随即拿出一封信函又读了起来。
  此时书房外,肖柒犹豫了半晌,还是敲响了门。
  咚,咚,咚。
  “进来。”成璟头也不抬的说,“编好了?”成璟曾问及这两日的事情,叫她蒙混过去了。
  “哈,哈,哈,”肖柒尴尬的笑笑。
  这,这话该怎么接?
  她正了眉色,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怀疑,这次的事,有京城的官员和黑衣人勾结。”
  “我知道。”成璟语气没什么起伏。
  “哈?成璟哥哥如何知道的?”她也只是猜测而已,成璟竟然已经有了实质证据了么。
  “你先说。”成璟依旧没抬头。
  肖柒问:“这些人,是不是暗月门的人?”她在黑衣人的耳后,看到了刺青。
  “是。”成璟又抽出一本,打开后细细批注。
  肖柒又严肃起来,那事情就很严重了。
  “我在不孤山上的月老庙里,发现了条暗道,顺着那暗道,能穿到一个山谷,而谷底,藏着云夏开国高祖的陵寝......”
  成璟静静听着肖柒的叙述,在听到‘黑衣人用船将陵墓里的宝藏运走’时,成璟抬头看着肖柒。
  “暗月门盗走了云夏高祖墓里的宝物,所以,你怀疑他们别有所图?”
  “嗯。”肖柒点点头。
  一个杀手兼情报组织,平时随便一场暗杀的佣金,亦或是卖出一个消息所得的钱,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况且暗月门还是这行业的翘楚,再加上还有百花坊这样的多家产业,怎么看也不像是缺钱的主。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冒着多年隐藏被发现的风险与他人合作,在京城附近,天子眼皮子底下盗一个未知的陵墓?
  好像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勉强说得过去,
  但是,总归有些牵强,因为一旦被世人发现暗月门的蛛丝马迹,那么这么多年来积攒的仇家,怕是都要顺着蛛丝马迹上门寻仇。
  得不偿失啊。
  肖柒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非要这批宝物干什么呢?
  并且,这些姑娘又有什么作用?难不成纯粹为了卖到青楼换钱?
  这些事情,跟北宸有没有关系?
  肖柒的面上,逐渐蒙上一层浓重的疑虑。
  “这些事情交给我来查,你无需忧虑。”
  成璟顿了顿,“柒柒,你这几日,有没有遇到危险?”
  哈,该来的还是会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她已经编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