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二十三章 水墨淡人间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水墨淡人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要试多少件?”肖柒苦着脸,任侍女为她更衣。
  她要是知道成玥兴冲冲的要逛街是准备给她买衣服,说什么她都不会来。
  “快啦快啦。”成玥安抚道。
  半晌,肖柒磨磨唧唧的推开了门。
  看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人,成玥有些惊讶的张开了口。
  只见肖柒一身淡紫色银纹暗花云锦裙,三千青丝挽了个朝云髻,发间还插着根碎玉莲花簪。
  淡紫色将她皮肤衬的甚为白皙,有那么点儿肤如凝脂的意思。
  行走间,裙摆上隐有银辉流转。
  成玥咂咂嘴,啧啧,一不留神,给整惊艳了。
  这一身搭配仿若换了个人,若是再收敛起懒散的神色,还颇有些温柔婉转的调调。
  “不好看吗?”肖柒撇嘴道,“那我再去换一件。”
  “不用了,就它了。”成玥笑眯眯的付了银子。
  “姑娘,您给多了。”掌柜的有些惶恐道。
  “不多不多,她刚才试的那几件,都要了。”
  闻言,肖柒扶簪子的手抖了一抖。
  “好嘞,我给您包起来!”掌柜喜气洋洋的去包衣服了。
  看掌柜的走远了,肖柒立刻拉着成玥道:“玥玥,你莫要给我买这么多裙子,我不爱穿,岂不是白白糟蹋了。”
  成玥摆摆手道:“没得商量,难不成你准备穿一身男装去定州见我外公?况且,”成玥嘿嘿的笑着,“柒柒,你其实,不丑。”
  “……”
  谁说她丑了?
  成玥又补充到,“不是不丑,是很好看,柒柒,你穿裙子很好看,简直美若天仙。”
  肖柒狐疑的照了照镜子,“你说的,还是我吗?”
  “哎呀,反正出发那天你就穿这身,我可是帮你挑了一下午的。”成玥扁了嘴,开始卖惨。
  肖柒有些无可奈何,“我可没让你给我挑一下午,你你,别这副样子看着我。”
  “你答应了?”
  “嗯。”肖柒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好嘞!”
  唉,女孩子就是爱撒娇。
  殊不知,女孩子不仅爱撒娇,还爱买东西。
  等到日落黄昏,肖柒两只手连上成影成枫的两只手里,提满了大包小裹。
  只见成玥又愉快的奔向了一家脂粉店,三人在身后面面相觑。
  “她不是,天天嚷嚷着要省钱吗?”肖柒疑惑的看着这一堆物件儿。
  成枫使劲的摇摇头,他不知道。
  “女儿家的心思,柒柒小姐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
  “哈?”肖柒有些哭笑不得。女儿家的心思,她还真是,不太懂。
  彷佛每座城外都有这样一个十里亭。
  亭外清风细细,杨柳依依,仿若渲染亭内的离愁别绪。
  每一个来这里的人啊,或为折柳送亲友,或为倚亭盼归人。
  “就送到这里吧,”成玥眼红红的,但还是挤出一抹笑,“哥哥,我们只去一个月,你不要太想我们。”
  成璟好笑的揉揉成玥的头,“哪里是我想你们,你这副样子,明明是你舍不得家。”
  “才没有。”成玥声音渐渐哽咽。
  肖柒抱着胳膊在一旁摇头叹息,不愧是小哭包。
  “等爹爹回来了,我们一起去醉红楼,”成玥抬起袖子抹去眼泪,扬起明媚的笑,“我请大家吃荷叶鸡。”
  “好。”成璟和肖柒不约而同道。
  那时候,战争应该结束了吧?肖柒怔怔地想。
  就在她走神的时候,成璟从袖子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走了过来,抬手,为肖柒系在了脖子上。
  “这是我的玉坠儿,”肖柒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何时寻回的?我已经跟玥玥借好了银子,还准备出京后去那个小镇将它赎回,成璟哥哥果然刀子嘴豆腐心。”
  “你俩那点儿小金库,还是省省吧,”成璟浅笑着,为肖柒撩起耳边的碎发,“我只帮你赎这一次,倘若日后再丢了,那便连你自己也丢了吧。”
  “不敢不敢,日后我睡大街也不敢卖它了。”肖柒玩笑道。
  “柒柒,你们此去,一路保重。”
  “嗯嗯,成璟哥哥,你也保重。”
  毕竟,京城的局势拨云诡谲,毕竟,京城里有数不清的明枪暗箭。
  这里,已经不同往日了啊。
  肖柒有些感伤,她转头看见,不远处的马车旁,成忠正嘱咐着几个小丫鬟。
  这次出门,丫鬟除了云卿云和外,便只带了成玥身边的云吟与云生。
  不知成忠说了什么,云卿气的鼓起了腮帮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像一个跟大人赌气的小孩儿,云和连忙拍拍她的后背,仿佛在给她顺气儿,成忠双手捂着心口,似乎被气的不轻。
  肖柒莞尔一笑,她好像,也不怎么孤单,即便......
  即便,娘亲爹爹不在。
  “快走啦,到中午天就热了。”成玥推着云卿云和上了马车,肖柒抬脚,正欲跟上,衣袖骤然被人扯住。
  她转身,只见成璟唇角含着笑跟她说:
  “柒柒,你这身衣衫,甚是好看。”
  马车走了三四日后,又行船三四日,直到太阳西陲,才总算到了定州城外。
  “小姐,该换船了。”云和将成玥她们都叫了出来,小厮们将行李都搬到了小船上。
  肖柒也上到了小船上,就这样随着最后一缕夕阳,入了城。
  斜阳给两岸的灰瓦白墙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辉。
  彷佛是为夜里归家的人照亮前路,每家每户房子的檐角还挂着一串儿红灯笼。
  每隔一段,岸边会有石阶从水上升起,通向宅前屋后。
  石阶上的姑娘明眸善睐,挽着袖子,正趁着被阳光暖了一天的河水浣洗衣物。
  她们的船,穿过一个又一个桥洞,每一个桥洞过后,都有别样的风景。
  一半是水,一半是岸,人来人往皆靠船。
  不同于京城车马急促,人皆行色匆匆。江南的船行的很慢,船桨一前一后,在水面荡起水花,船娘在船头惬意的哼着外乡人听不懂的当地小调。
  但是外乡人能听得懂,那歌声中悠扬婉转的水墨江南。
  一阵微风拂过,吹乱了肖柒额间的碎发。她坐在小船里,静静注视着黄昏中的水乡。
  这便是江南么?温柔的有些不像话。
  超凡脱俗,却又充满了尘世烟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