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三十章 何处惹尘埃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何处惹尘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局结束,肖柒胜。
  对面的男子皱了皱眉,略微惊讶的看了眼肖柒。
  “姑娘赢了,玉坠还给姑娘,我们继续。”
  肖柒接过玉坠,感激的朝男子点点头。
  ……
  渐渐的,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啧啧,你看,这黑棋,要落败了。”一个围观者道。
  “是啊是啊,局势一边倒,他这,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嘛。”另一个人接着到。
  “又要赢了?”萧绎摸着下巴风凉道:“看不出来,你挺厉害的。”
  不接萧绎欠揍的话茬,肖柒凝神静气,继续落子。
  肖柒对面的男子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半晌,他颓丧的将棋子扔回棋盒。
  “我输了。”
  肖柒大方一笑。
  “承让。”
  男子将扳指递给肖柒,“姑娘可愿再与我下一局?若姑娘赢了,今日下午姑娘输给在下的银子尽数归还。”
  “不啦,”肖柒将扳指还给萧绎,“我不过侥幸胜了阁下几子,再来,我可能会输的很惨的。”
  她朝男子拱手道,“还要多谢阁下给我一个机会赢回这两件物什,在下家里还有长辈等着,恕在下不能奉陪。”
  “哦?如此,那我也不便强留姑娘了,”
  男子轻笑,“日后,姑娘若有兴趣,还望常来,在下期待着来日与姑娘再来一局。”
  “嘿嘿,好说,好说。”肖柒陪笑道。
  开玩笑,她以后再也不来了,这样的销金窟,她填不起啊。
  待肖柒走后,男子含着笑上了楼,刚刚走进房间,便被一个女子拦住了去路。
  那女子抱着剑倚在门前,冷冷道:“想不到,你活到这般年纪,竟会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阿枝,你在看我笑话?”男子似有些惊喜,“这么多年了,你可是第一次来我房中。”
  “我在门口,并未进你房间。”阿枝面无表情道,“灵晔,你要记得,你自己的身份。主上给你这聚来赌坊,可不是让你整日在此玩乐的。”
  灵晔眸色黯然,嘲弄道:“你不用时时提醒,我记得。”
  他记得,他来这里的目的,未曾有一刻忘记。
  “既如此,便对正事上点心吧。”语毕,阿枝抱着剑,不看他一眼,走出了他的视线。
  灵晔愣愣的看着阿枝离开,像一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半晌才缓过神来,缓缓一笑,走进了房间。
  出了赌坊,肖柒长舒一口气。
  她抬头望了眼天色,完了完了,有些晚,玥玥可能急疯了,回家回家。
  她转身抬脚便要走,却被萧绎向前一步挡住了去路。
  “你又做什么?”肖柒有些气愤。
  “小柒,你火气怎么这样大?仔细老发脾气,以后嫁不出去。”萧绎玩笑道。
  “你不要给我装傻,你今日利用我利用的还不够吗?”肖柒推开萧绎,继续往前走着。
  萧绎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我如何利用你了?”萧绎状若无辜道。
  肖柒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你先是诳我与那人玩骰子,后来又借我之手将那扳指输给那个男的,是也不是?”
  “是,”萧绎神色兴奋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一个没来过赌坊的小姑娘,哪里玩的过这些个常年混迹赌坊的人呢?在我将所有的钱输光之后,明知必输,你还拿出那个扳指,鼓励我继续跟他玩儿,我便觉得有些不对。”
  “哦?那你为何,还继续玩下去?”萧绎好奇的问。
  因为,她曾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他是真心拿自己当朋友,她真的信了他的话,以为,他不会算计她。
  肖柒有些烦闷道:“要你管。”
  萧绎一言不发的盯着肖柒,半晌,漫不经心的笑了起来,“你不想问我为何这样做么?”
  “不想。”肖柒低着头,把玩着腰间的荷包,闷闷答道。
  他利用了她,她不知道他为何要接近她,此刻,她也不想知道了。
  萧绎又盯了她一会儿,然后,猝不及防的抬起手指,敲在肖柒的头上。
  看肖柒吃痛的捂着脑袋,眼睛瞪的老大,怒视着他,他突然笑得很开怀。
  “你疯了?”肖柒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萧绎。似是极其不解他的行为。
  似是笑够了,萧绎安抚似地拍了拍肖柒地肩膀,“小柒,你真有意思。”
  这人有病,肖柒得出这个结论,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此地不宜久留,此人不宜再理。
  肖柒匆匆地往白府走,奈何萧绎一直如狗皮膏药似的跟在她身后,她还跑了一会儿,奈何根本跑不过会轻功的萧绎。
  “你到底要怎样。”肖柒插着腰喘着粗气,无奈的问。
  “天色已晚,你一小姑娘,我不放心你啊,怎么也得给你送回家吧。”萧绎贴心的给肖柒拍拍背,顺顺气儿。
  “不用你送。”肖柒推开他的手。
  “那不行,我担心你。”萧绎语气极为诚恳的说。
  肖柒神色复杂的望着他,半晌后,叹了口气。
  “萧绎,我知你救过我,于我有大恩,你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还请光明正大的告知,若不违背律法道德,我定会尽全力帮你达成。可我并不愿意如今日这般,被你利用,还不得不继续被你牵着鼻子走。”
  肖柒沉着脸,“我虽欠你的,但是,你也不能将我当成你随意摆弄的棋子。要知道,士可杀,不可辱,更不可玩渎!”
  “呵呵呵,”萧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是不是,话本子看多了?”
  “随你吧。”肖柒继续往家走。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小柒,你家在哪里?”萧绎继续跟在身后追问道。
  “不知道。还有,不要叫我‘小柒’,我们不太熟。”
  “小柒,你是不是想始乱终弃?”
  肖柒:“......”
  肖柒实在受不了了,她朝身后喊道:“阿影!”
  玄衣少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肖柒身后,并伸手拦住了想要跟上前的萧绎。
  “萧公子还请留步。”成影神色冷冷的,语气也冷冷的。
  敢纠缠他家小姐,少爷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小柒,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萧绎有些委屈的说。
  到底是谁没意思?肖柒心里吐槽道。
  肖柒头也不回的走了,徒留被成影拦在原地的萧绎。
  就这样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没必要告诉她。
  既然不能坦诚,她也不愿意装傻,那便是,没有深交的缘分。
  肖柒吸了吸鼻子,她看的透,自然,也不会难过。
  肖柒笑了,她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成玥说的话。
  柒柒,他说,他是为你而来。
  呵呵,这个骗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