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三十一章 莫负好时节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莫负好时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亥时,在院子里急得转圈圈的成玥,才等到了久久未归的肖柒。
  “柒柒,你去哪儿了,我叫阿枫去那条小巷附近找了几圈都不见你人影。”
  成玥狐疑的凑到肖柒身上闻了闻,“不对啊,你没喝酒,那你们去哪里了,逛到这么晚。”
  “我去赌钱了,”肖柒神色恹恹的,“输的老惨了。”
  肖柒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头,一边耷拉着脑袋往屋走。
  “啊?你去赌坊了?怪不得阿枫找不到你,”成玥惊讶道,“柒柒,你那几个铜板,还能玩到这个时候?”
  “唉,一言难尽。”肖柒无比惆怅的叹了口气。
  “那就待会儿再说,你饿不饿?我给你留了点心和我熬的鸡汤,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热一热。”
  说完成玥转身便要去张罗,却被肖柒拉住了衣袖。
  只见她从背后将下巴搭在成玥的肩上,闷闷的说:“玥玥,你待我,怎么这样好呢。”
  成玥好笑的拍拍肖柒的脸,“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十年相伴,她早便当柒柒是亲妹妹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叫她如何不珍惜。
  原本寻常且平淡的夜晚,一如往昔的月亮,可今日看着,怎么那么不寻常呢?
  收拾妥当后,肖柒趴在房间的窗边怔怔的想。
  殊不知在这座城里的某个地方,还有一个人也在望着这轮普通的月亮。
  “公子,我们的人已经混进去了。”容宣朝倚在门上抱着胳膊静静赏月的男子拱手道。
  “嗯。”萧绎递给他一个小竹筒。
  “我在扳指上涂了浅凌香,唯有这竹筒中的小虫可以闻到。灵晔把玩这扳指许久,沾上了些,这味道大概七日后才会渐渐散去。”
  萧绎顿了顿,继而道,“所以,你们只有七日的时间。”
  “是,属下明白。”容宣接过竹筒,悄悄打量萧绎。
  他家主子,近日怎么总爱发呆呢。
  “去吧。”萧绎摆摆手,继而又恢复了刚才的姿态。
  容宣心里纳罕着,退出了房间。
  待容宣走后,萧绎又凝望了半晌,摇头轻笑一声,掏出容宣刚才送过来的信函,坐到案边,看了起来。
  肖柒又开始终日闷在书房的生活,除了学完功课天天去烦她的成玥,便只有时不时来书房寻书的白慕辞能见到她。
  当透过窗落在桌案上的最后一丝余晖就要消失的时候,刚刚处理完公事的白慕辞走进书房,一眼便看见了埋在书案上的肖柒。
  肖柒趴在几本书上睡的正香,一只手耷拉在桌边,手里拿着的书卷要掉不掉的样子,唇边挂着的哈喇子顺着脸颊仿若马上要流到桌案上。
  白慕辞愣了一下,轻轻笑了,他缓步到桌案旁,小心翼翼地将肖柒手中的书卷捞起来,却还是惊醒了她。
  肖柒悠悠转醒,她从书案上爬起来,看见白慕辞拿着一本书站在案前,她笑着说:“睡相不雅,白家表哥见谅了。”
  “无妨,倒是我打扰了你的清梦。”白慕辞歉然道。
  “哈哈,睡到此时刚刚好,正好不辜负这最后一缕斜阳。”肖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窗外望去,啧啧,暮色将至,她竟睡了整整一下午。
  闻言,白慕辞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听祖父说,肖姑娘对云夏历史和天文感兴趣,正好求学时好友曾赠与过几本有关云夏的书,我便给你寻了出来,只是,”白慕辞看了眼手中从肖柒手里捞起来的《闲话九重天》叹息道,“可能如今肖姑娘不爱看了。”
  肖柒的笑容不尴不尬的僵在了嘴角,她若有所思的盯着白慕辞怀中的书,不过片刻,她便恢复了含笑的模样。
  “多谢白家表哥记挂,肖柒不胜感激,并非不爱看了,只是最近想换换口味。”
  “如此,那这些书,我便留在这儿,肖姑娘何时有兴趣了再看。”白慕辞温和一笑,将书放在案上,“听表妹说,肖姑娘许久不曾出府,终日在书房里看书,倒是不像阿璟说的那样,”
  白慕辞又是一笑,“活泼。”
  其实,成璟说的是闹腾。
  “莫听成璟哥哥妄言,我一向文静且大方。”某人大言不惭道。
  闻言,屋顶上的成影打了个激灵,这,自己啥样心里没点儿数嘛?
  又聊了几句,一个小厮进来向白慕辞禀报有要紧事需要他处理,白慕辞神色骤然严肃,向肖柒告辞后匆匆离去。
  待白慕辞走出院子,成影才从房顶跳下来,推开门进去。
  “呦,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你舍得进来跟我玩耍了?”肖柒挑了挑眉,调侃道。
  “小姐,明日要不要出去逛逛?”成影犹豫了一番还是开口问。
  肖柒抱着胳膊奇怪的将成影打量着,“不对劲儿,你不是一向巴不得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出去给你惹麻烦么,怎得会有此一问?”
  成影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这不是,被成玥小姐软磨硬泡赶鸭子上架么,他若再不来,成玥小姐八成会跟少爷告状。
  但是他怎么左右得了肖柒的想法?是以他不过进来走个过场。
  唉,命不好,碰上的都是难缠的主子。
  成影内心哀叹,违心的说:“我在府里待着有些无聊,想跟着小姐出去放放风。”
  “哈?”
  肖柒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爽快道,“行,明日让玥玥带我们在这定州城好好逛逛,让你好好放放风。”
  成影愣了半晌,这,这么简单?他记得之前成玥小姐来磨了小姐许多次她都未曾松口,怎得他一提就成了?
  顿时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油然而生。
  原来,他在小姐心里,这么重要。
  未曾注意成影的小心思,肖柒背着手,缓步走进了庭院。
  是该出去走走了,有些事,不能总是囿于其中。
  肖柒微不可闻的叹了声气,有些人,兴许只有遇见的缘分。
  略微潮湿的风抬起肖柒额前的碎发,她随手将碎发别在耳后,望着掩住月色的云,要下雨了啊,正好,后院湖心的亭子里,赏雨正适合。
  该煮上一壶上好的茶,方能不负,今日风光。
  ------题外话------
  考试周考试周,断更有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