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四十二章 与君同载酒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与君同载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柒回到了白府,先是拜见了白老爷子,又被白夫人拉着说了好一会儿体己话,待从白夫人的房中出来,肖柒便马不停蹄的带着成玥出了门。
  “柒柒,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成玥疑惑的看着一边走,一边到处张望的肖柒。
  “玥玥,定州的秦楼楚馆都在哪儿啊,能不能,带我去转转?”话一出口便将成玥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她瞧着肖柒执意穿出来的一身男装,瞬间晓得了她的用意。
  “柒柒,你如何向我打问这些地方?难不成,你要逛青楼?”成玥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会?”肖柒立刻摆摆手,并指着身后某个角落说,“是阿影托我向你打问的。”
  而此时身后的某个角落里,成影十分幽怨的将肖柒望着。
  小姐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又拿他当幌子。
  “这样啊,”成玥又疑惑的凝起眉毛,“可阿影平日里并不好色啊,怎得如今是改了脾气么。”
  肖柒挑挑眉,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说道:“孩子毕竟大了,正是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咱们不能阻挡他释放自己的天性不是。”
  成玥了然的点点头,“柒柒你说得对。不过,这些地方我平日里从未去过,所以不甚清楚,待我回去向表哥打听一番,再告诉你。”
  “那倒不必,这种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怎好直接去问你表哥,我让他自己去打听就好。”
  肖柒尴尬一笑,“走,我们去逛街。”
  然后,肖柒跟着成玥,将定州城有名的成衣铺和脂粉店都逛了个遍。
  现下二人已是精疲力竭,坐在一家买首饰的店铺里休息。
  “柒柒,你今天是转性了?怎么开始对这些女儿家的东西感兴趣了。”成玥揉了揉发酸的脚踝,好累啊。
  “这不是,为了陪你么,你来山上的时候不是抱怨,近日里被先生们的课业压的紧,许久未曾出门了,我这才牺牲自己的休沐日陪你出来逛个痛快的。”肖柒抬起袖子擦调额头上的汗,话说的十分真诚。
  “原来是为了陪我啊,柒柒果然对我最好。”成玥笑弯了眼眉。
  肖柒昧着良心问:“怎么样,逛的可尽兴?若是不尽兴,我们继续逛。”
  成玥连脸摆手,“够了,够了,我逛的十分尽兴。咱回家吧。”
  闻言,肖柒露出得逞的笑,正准备打发成玥自己一个人先回去,此时,铺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且听这阵仗,大有越吵越凶的趋势。
  “这副头面,我家夫人等了许久,好不容易珍宝楼做出来了,派我来取,凭什么要让给你们家。”
  一位穿着体面的嬷嬷怒气冲冲的指着一个粉衣双髻的小丫鬟,看样子被气的不轻。
  “呦,瞧嬷嬷这岁数,估摸着你们家夫人年纪也不小了,还戴这样华丽的首饰,未免有些不太搭,我们家姑娘就不同了,正值芳华,不如嬷嬷做个顺水人情,让与我家姑娘,还能记着您家夫人的好,待日后姑娘飞黄腾达了,自当提携你们家一二。”
  小丫鬟的声音带着不属于这个年岁的刻薄,让成玥不由的皱起了眉。
  那嬷嬷更是恼火,夺过小丫鬟手里抱着的盒子便嚷道:“我倒要看看,你家姑娘是谁,竟有这样大的排场,连我家员外夫人都要你提携。”
  原来,这嬷嬷是定州米商张员外夫人的陪嫁丫头,张家家大业大,张员外又乐善好施,在这高官不多的定州城极富盛名,其妻张王氏又是定州名门之后,温良贤淑,平日里勤俭持家,而她女儿到了议亲的年纪,所以员外夫人高价在这珍宝楼定下一副头面,要给女儿戴。
  结果,遇见了如今这样的事。
  四周人皆议论纷纷,但多数人是向着员外一家的,毕竟,整个定州城都流传着他们一家的贤名。
  那小丫鬟看首饰被抢了去,又见众人都想着那嬷嬷,脸上有些挂不住,随即冷笑道:“你个刁钻的婆子,知不知道我家姑娘是晟京来的?你今日这般冲撞贵人,仔细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一下,众人不光是议论了,这丫鬟像是犯了众怒。
  “晟京来的又如何,便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欺负我定州人了?你小姐又是何方神圣?便是王府里的小姐,也没有这样欺负人的道理。”
  “就是就是......”周围一片附和之声。
  那小丫鬟被众人的话气的脸青一阵儿,红一阵儿,跑了出去。
  掌柜的又安抚了那嬷嬷一番,此事方才作罢。
  肖柒轻笑一声,带着成玥出了店铺。
  “玥玥,你先回去,我书院的同窗约我今日喝酒,现在也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你不用等我回去了,我喝完酒直接回书院。”
  成玥十分乖巧的点点头,“你去吧,早去早回,少喝点儿。”
  “好的。”
  待成玥走后,肖柒唤出成影,吩咐了他一些事情,成影瞬间便消失在长街上。
  安排完一切之后,肖柒心情舒爽的踏上了去寻乔音他们的道路。
  等肖柒走到约定的酒馆之时,他们三人已在那等待多时了。
  “抱歉啊,我来晚了,让诸位久等。”肖柒嘴上说着道歉的话,身体却十分诚实,闻着酒香坐了下来。
  “这是,梨花醉?”肖柒报过一坛酒鼻子凑近闻了闻,一脸陶醉的赞道:“好香啊。”
  “收起你的口水,阿柒,你如今这副摸样,一看便是个资深的酒鬼。”姚景谦打趣道。
  “你还说我,你都将阿音藏起来的十年佳酿偷喝光了,若我是酒鬼,你又是什么?”肖柒毫不留情的回嘴。
  陈轩一脸懵的看向肖柒,“什么十年佳酿啊?”
  肖柒笑着跟陈轩解释,“陈兄不知道,今日这顿酒景谦兄请客,皆因他偷喝了阿音从晟京带来的酒,是以如今赔罪来了。”语毕,还朝乔音挑了挑眉。
  只是乔音似乎情绪不太佳,十分勉强的朝肖柒回以微笑,另外二人自是没看出乔音的异样,唯有肖柒看出了端倪。
  看来,他们三人今日的旅途,不太顺畅啊,肖柒心想。
  “阿柒,我酒都请你们喝了,就不能在陈兄面前给我留点儿面子么,”姚景谦摸摸鼻子,委屈道。
  “哈哈,开个玩笑罢了,景谦兄莫放在心上。”
  陈轩也笑了,“是啊景谦兄,我知道你这叫大丈夫不拘小节。”
  “哈哈哈......”大家都笑的很开怀。
  唯有乔音,依旧假笑着,企图掩饰内心的不快。
  “不说那么多了,我们喝酒!”肖柒揭开酒封,给大家斟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