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四十七章 情意寄林深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情意寄林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暮色爬上吟慈山时,半山腰的老槐树下,已经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
  “公子。”不知何时,一身黑衣的容宣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萧绎的身后。
  “嗯。”面具下的声音听不出悲喜,“怎么样,地方找到了?”
  “是,那地方属下找到了。”容宣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形图,“这是属下潜伏数日摸索出来的,那地方便在这儿。”容宣伸手在地图上指了指,“重兵把守,属下进不去。”
  “不用我们进去。”萧绎缓缓转身,“阿宣,这些时日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公子的意思是?”容宣微微皱眉,似有不解。
  “字面上的意思。”萧绎勾唇一笑,“剩下的,交给定州官府便好。”
  “那,可要属下暗中给官府递个消息?”
  “不用,我已有人选,我们的人不好与朝廷有牵扯。”萧绎顿了顿,眼神落在不远的前方,“瞧,送信的人来了。”
  若说此时静安书院中有什么地方最为僻静,那便是后院的那一片竹林。
  林中有一方石桌,两张石凳,四时之中,春可下棋,秋可品茶,甚至寒冬腊月都有人来此处赏雪闲话,唯有夏天此地无人问津。
  倒不是怕热,实乃盛夏时节,竹林之中,蚊虫太多了些。故此,没几个人愿意来此处喂蚊子。
  不巧,有些人偏爱剑走偏锋。
  “你那胳膊,再往上些,对对,还有腰再低一些,哎哎,兰花指没有了......”
  肖柒将一块豌豆黄塞到嘴里,一只手拍掉不知死活趴在她脸上的蚊子,还不忘一丝不苟的指出乔音的疏漏之处。
  明天又是休沐日了,且乔音跟江念初学唱戏已有些时日,纵然于唱一途,还是有所欠缺,但比之从前,已是大有进步,且身姿的的确确学会了七八分。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择日不如撞日。肖柒和乔音商量一番决定明天便向姚景谦展示她们多日苦练的结果,希望姚景谦能突然发现,乔音也可以变成他喜欢的模样,并且愿意为了他变成他喜欢的模样。
  她们已经与江念初商量好,明日在南园唱一出《白蛇传》,江念初扮白蛇,乔音扮青蛇。届时只需肖柒将姚景谦诳到南园去,便大功告成。
  本来南园的班主不太愿意让乔音上场,因为他觉得让一个业余的男子扮那娇媚的青蛇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怕砸了南园的招牌。但当乔音穿上那青蛇的戏服,画了青蛇妆之后,顿时便让班主瞠目结舌。
  然后,班主沉默了半晌,拉着乔音的手说:“公子啊,要不要考虑入我的戏班啊,我保证将你捧成比念初还火的名角儿。就公子这扮相,比好些个女子娇艳欲滴,简直媚骨天成!”
  也就是这个班主的一番话,给了二人莫大的鼓舞。
  班主都这么说了,说明乔音学的很到位,她的扮相也很成功。
  思及此,肖柒十分满意的又给自己塞了一块儿糕点。
  与此同时,乔音练动作练的满头大汗,却又倔强的不肯停下,一番对比之下,肖柒悠闲的有些过分。
  忽然,自竹林深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埋头苦练的乔音未曾发觉,唯有肖柒听见了动静。
  “阿音,就到这儿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才是正场。”肖柒朝乔音摆摆手道。
  乔音抬起胳膊抹了把汗,见肖柒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便开口问道:“你呢,不跟我一起回去么。”
  肖柒笑呵呵的指了指天空,“今日月色正好,我在院子里赏一会儿月再回去。”她又捏起一块豌豆黄递给乔音,“要不要来一块,江姑娘赠给你的,可是老字号。”
  乔音摇了摇头,“不吃了,我怕胖。”
  肖柒神色古怪的撇撇嘴,“你一身男装却说出这种话,怪别扭的。”
  待乔音走后,肖柒连忙搓搓手,跑到围墙地下,压低声音轻轻道:“出来吧,人走了。”
  随后,从墙上翻进来一个玄衣少年,正是不见多日的成影。
  “肖柒兴奋的拉着成影走到林子里的暗处,问道:“如何,可有眉目了?”
  “小姐所料不错,我跟着那丫鬟到了一处府邸,里面果然住着一位从晟京来的歌姬,我观察了数日,发现夜夜都有一个神秘的男子出入这座府邸,看那身形,与郑元楚很相似。
  “啧啧,你确定每夜都来?”肖柒咂咂嘴惊讶的问。
  “是。”成影肯定的点点头。
  “这郑元楚去的如此勤勉,要么,他们在图谋什么大事,要么就是......”
  “就是什么?”成影好奇的问。
  “就是日日忙于闺房之乐的纨绔子弟呗。”肖柒鄙夷道,“阿影,你说你一把年纪了,这些事情难道还要小姐我教你么。”
  成影瞬间红了脸,跟你一比,可不是要你教么。
  看成影害羞的模样,肖柒毫不留情的嘲笑起来,殊不知,成影已经默默记下了方才的话,准备回京之后跟成璟好好的告一状。
  笑了一会儿,似乎是笑累了,肖柒终于又回到正事上面。
  她语重心长的嘱咐道:“阿影,接下来还需要再辛苦你几天,继续守在那歌姬的府外,找机会混进去打探打探郑元楚来定州的目的,记住,切莫叫人发现。”
  成璟说,成羽就被郑元楚发现了,叫她小心行事。
  不过成影和成枫二人与成羽不同,成羽天天光明正大的跟在成璟身边,于隐藏于追踪之道上,比不过成枫和成影,毕竟这俩人从小便隐在暗处,是以对于成影,肖柒还很放心。
  成影十分郑重的点点头。
  “好了,我交代完啦,你继续回去盯着吧。”肖柒笑了笑,“该说不说,没有你在身边,还怪不习惯的。”
  闻言,成影十分难得的勾了勾唇角,“小姐放心,属下定不辱使命。”
  “嗯嗯,走吧。”
  “对了小姐,”成影在翻墙时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方才我上山时,遇见了萧绎。他让我给小姐带个话,明日戌时他在你们常去的那个巷口等你,有要事相告。”
  肖柒点点头,“我知道了。”
  语毕,墙头已没了人影,仿若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肖柒走到石凳前端起她没吃完的半碟豌豆黄,后知后觉的轻笑一声。
  他要跟她说什么呢?
  不管说什么,都证明,萧绎愿意相信她。
  上次,他还大方的将他要做的事告诉了她,不像以前的各种隐瞒与打岔,如今,他不再瞒着她了。
  这样便很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