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五十七章 柳岸花又明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柳岸花又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柒摇摇头,“郑家的事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证据,所以一直未曾向皇上禀明。”看白慕辞的神色有些黯然,肖柒压下心中的不解,又继续说:“我将暗月门的事告诉大人,是为了最近的案子。”
  “嗯?”白慕辞有些恍然,然后在听到肖柒接下来的话时,忍不住做出失礼的事。
  “什么?你说暗月门在吟慈山附近的山脉初发现了铁矿,看样子,已经开采半年以上?”白慕辞惊怒间拍案而起,却骤然吓了肖柒一跳。
  看肖柒拍胸脯的模样,白慕辞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连忙道:“抱歉,我有些激动。”
  肖柒扯出一抹较为勉强的笑,说:“不妨事,不妨事。”
  “在定州城的管辖范围内,竟然有人在私自开采铁矿,我身为太守竟然毫不知情,所以方才情绪有些激动,”白慕辞解释道:“肖姑娘能否告诉我,这个消息你是从何得知的?”
  肖柒想了想,摇摇头。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个消息的提供者,我真的不方便说,但是我担保消息绝对真实可信,还请大人能相信我。”
  白慕辞摆摆手,“我相信你,待我上书朝廷严明此事,届时便会有军队来协助我们,拿下暗月门的据点,夺回矿脉。”
  “自古以来,在九州,铁矿的开采权一直都在国家手上,暗月门此举已然违背律法,朝廷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只是,”肖柒语峰一转,凝眉道,“只怕此时向朝廷求助,已经为时已晚。”
  白慕辞有些疑惑的看着肖柒。
  “大人忘记,城里铁匠失踪的事了么?”
  白慕辞恍然大悟,“你是说,铁匠失踪的事情便是暗月门所为?”他想了想又有些激动的说,“怪不得,我之前便疑心,凶手想造兵器只抓来铁匠有什么作用,他去哪里寻铁矿呢,原来这铁矿,就在我定州城外。”
  “是的,这幕后之人,十有八九是暗月门,只是大人有没有发现,近日来定州城再无铁匠或者普通百姓失踪死亡的案件了?”肖柒顿了顿,又道,“说明,凶手知晓,他们已然暴露,此时,他们有可能正在谋划着撤离。”
  “你说得对,”白慕辞凝眉肃目,“我这便写信给最近的守将,向他借兵。”
  “不过大人,此时还需一人帮忙,才有胜算。”
  “谁?”
  “萧绎。”
  白慕辞定定的望着肖柒,显然是在等她言明缘由。
  肖柒缓缓一笑,“我得到消息说,暗月门在铁矿附近的山上藏了许多极为厉害的机关,若有人贸然闯入,则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精通机关之术的人从中襄助,而萧绎是此道上的翘楚,若得他相助,正好能解燃眉之急。”
  见白慕辞仍有疑虑,肖柒又言,“我知道大人对他的身份仍有疑虑,大人还请放心,我已经找到证明他清白的证据。”
  于是,白慕辞看也不看桌案上冷掉的饭菜,跟着肖柒去了停放黑衣人尸首的库房。
  又过了几日,尸体腐烂了许多,空气中弥漫的气味有些难闻,不过二人似全然没有闻到一般,径直走向其中一具尸体。
  “大人请看。”肖柒抬起那尸体的手,“我也是在这里待了几日才发现的,虽然尸体被凶手处理过了,但是在他们指甲缝里,仍然残留了一些药粉。
  于是我便想起来,那日我将药粉撒到他们脸上时,看见他们痛苦用手捂在眼上,想来那些药粉是那时进到他们指甲缝儿里的,因为不显眼,所以未被凶手发现处理掉,大人只需将这指缝里的药粉拿去检验,便可证明,萧绎的清白。”
  肖柒讲完后,一转身发现白慕辞正若有所思的望着她出神。
  “大人,可有什么不妥?”
  白慕辞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笑了。“没有不妥,我只是突然明白,祖父与父亲为何让你去静安读书了。”
  “啊?”
  “肖姑娘心细如发,思维开阔通透,若是为官,定然远胜与我。”
  “大人谬赞了,担不起担不起,这样夸我作甚?”肖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你担得起。”白慕辞诚恳的说。
  肖柒却连连摇头。
  “我这样的小把戏,登不上大雅之堂的。”
  “肖姑娘何必妄自菲薄。”
  “......”
  无论肖柒怎么解释,白慕辞就是固执的认为肖柒很厉害,是个做官的料子,争论了一会儿后,肖柒口干舌燥,便向白慕辞讨饶道:“大人辩才无碍,小女子甘拜下风。”
  闻言,倒是叫白慕辞有些不好意思。
  平日里鲜少看见白慕辞这个样子,肖柒好笑道:“大人不妨先去吃饭,经过我这么一闹,可以直接吃晚饭了。”
  白慕辞也笑了,“不急,我还有些事情未处理完,肖姑娘若是饿了,可先行回府。”
  “如此,那我便先走一步了。”
  “肖姑娘慢走。”
  次日晌午时分,肖柒正在白府里睡午觉,这是多日以来第一次没有去官府。
  待睡醒后成影才告诉她,刚刚收到白慕辞派人递来的话,那药粉查过了,确然是让人暂时性失明的药粉,并不具有其他的毒性,与铁匠们中的毒全然无关,所以萧绎已经被释放了。
  收到消息后,肖柒登时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怎么不早一点将我叫醒?”她埋怨道。
  成影无辜道:“小姐忘了么,你睡前告诉我们除非天塌了,否则便不能将你叫醒。”
  呃,好像是她说的。
  “算了算了,小姐我不跟你计较。”
  于是,肖柒带着一脸无语的成影,急急忙忙的往大牢而去。
  待她赶到大牢时,看们的狱卒告诉她,萧绎一个时辰前便走了,肖柒整个人瞬间失落起来。
  完了啊,他怎么能走了呢?这下又不知道何时能相见了。
  毕竟,她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寻他。
  “小姐,还要帮白大人查案么?”看肖柒在大牢附近徘徊着,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成影才试探性的问。
  “还查什么案子啊,人都出来了。”肖柒撇撇嘴,语气不善道。
  成影摸了摸鼻子,不再开口。
  小姐心情不好,还是不要惹她了。
  “呦,谁又不长眼惹到你了,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呢?”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肖柒本来烦躁的心突然安静下来。
  她转身,撞进萧绎含笑的眼眸里,轻轻的吸一口气,仿若心跳漏了一拍。
  有些人,仿若注定是你生命中一个特殊的存在。
  无论何时,只要听到他的声音,你便如沐春风。
  仿若是寂静年岁里,一曲悠扬清宁的歌谣,寄托了你所有的悲欢与愿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