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六十四章 忧思无绝期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忧思无绝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公子,你怎么样?”白慕辞站在远处喊道。方才那一瞬,他眼看着萧绎被自己的内力弹了出去,现下只怕受了伤。
  “无事,”他拾起被弹飞的剑,有些吃力的走向人群。
  “我找到阵眼了。”声音漂浮无力,让常年休息内功的孙渐一听便晓得,他受了内伤。
  白慕辞连忙上前扶住萧绎,“萧公子还是先坐下歇一歇。”
  萧绎摇摇头,“来不及了,方才的动静,只怕触动了阵眼,外界的人可能回察觉有人闯入,我们必须马上破阵,否则,即便出去,等待我们的可能也是暗月门的包围。”
  “如此,公子说吧,这阵如何能破。”白慕辞皱眉道。
  “有劳孙副将,找几个没有修习过内功的壮汉,将那块石头移开,阵法可解。”
  孙渐点点头,立刻去士兵中找了几个较为健硕的人,按照萧绎的指示去推那石头。
  那石头好像并没有多重,大概五六个人便能推动,随着孙渐一声令下,石头被推离原地。
  然后,天地开始震动,无论是树木怪石,还是挂在天边的那轮月亮,也都疯狂摇晃,突然间一缕光线透了进来,周围的景物,渐渐变得透明。
  晚风在落日余晖中轻轻拂过每个人的脸,触感真实,白慕辞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释然一笑。
  他们出来了。
  “原来才到傍晚。”孙渐有些不可置信,“我们在那劳什子的阵中,只待了不到一个时辰。”他看着脚下这片土地,分明是他们下午才到的地方,原来从那之后,他们便一直处于阵中。
  “阵中一切本为虚幻,所听所感皆有可能是假的。”萧绎解释道。
  “萧公子好生厉害,这阵竟然轻易就被你破了。”孙渐感叹道,“瞅萧公子这年岁不大,未曾想见识本事就已经如此不凡,在下佩服!”
  白慕辞扶着萧绎靠着最近的树干上坐下,才笑着问:“白某愚钝,直到阵破都不明白这阵眼是什么,如何破开的,还请萧公子能未在下解释一二。”
  “大人言重了。”萧绎轻轻一笑,“这阵里的景物皆处于规律的变化之中,才给我们一种一直在往前行走的幻觉,而我之前说过,阵法之道,遵循阴阳平衡,阵眼属阴,当为凝滞不变的东西。”他顿了顿,继而又道,“大人之前也发现了,阵中景物的分布与变化皆有一定的规律,所以那规律便是一尘不变的东西,如何不会是阵眼。”
  白慕辞瞬间醍醐灌顶,原来是这样,所以只要破坏了原本的分布规律,阵便能解。但是......
  他看着萧绎这显然受了重伤的模样,不解的问:“若是破阵仅仅是需要将那石头搬开,为何萧公子用了内力,非但没有推动那石头,反而为它所伤?”
  “我不是叫那石头伤的,”萧绎苦笑,“我是被自己的内力打伤的。”
  “哦?”
  萧绎扶了扶面具,“因为我从前没遇见过阵法这东西,所以没什么经验,究竟如何破阵,还得试一试。
  但是阵法凶险,若是行差踏错,可能会被永远困于阵中,所以我必须确定那是阵眼,才能动它。
  而我幼时偶然翻得得一本书上曾说过,有些阵眼受不得内力,故才有此一试。
  但是我未曾想到,这阵眼会将我的内力反弹到我自己的身上,若是知道,我必然不会使这么大的劲儿。”
  语毕,萧绎叹了口气。
  白慕辞轻笑一声,调侃道:“我似乎有些明白,为何肖柒会与你关系那样好了。”
  “哦?为何?”萧绎饶有兴趣的问。
  “你二人这性子,着实有些相像,想必定然是志趣相投,有说不完的话。”
  志趣相投么?萧绎认真的想了想,嘲讽般勾起了唇角。
  好像不是。
  大约休整了半刻,白慕辞便在萧绎的示意下整军出发。
  根据先前肖柒提供矿山地形图,也就是萧绎暗中交给肖柒的那个,白慕辞大致制定了一个计划。
  矿山有一前一后两个明面上出口,还有几条绕山的小路,孙渐已经带着一部分精锐先行一步绕道矿山的后面,其余的人跟着白慕辞与萧绎从前面的路口功进去,再排几队人守在周围的山上,这样暗月门便如瓮中之鳖,难以逃出。
  可就在快到山口之时,他们遇见了一身暗月门人黑衣装扮的容宣。
  萧绎连忙抬手,制止了想要将他抓起来的士兵。
  “这是我下属,出发前我让他潜入其中刺探敌情的。”萧绎向白慕辞解释道。
  白慕辞点点头,示意了解了。
  萧绎这才问容宣,出了何事。
  容宣汇报了一些山中的近况,其中特别提到了在这矿山之中,有个巨大的兵工厂,派了许多门人来看守。
  闻言,白慕辞一脸凝重,这便坐实了肖柒之前的猜测,大晟境内,有一股武装势力可能要对朝廷产生威胁。
  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或许等待他们的不是围剿,而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
  第二天一大早,约莫是刚刚卯时,一夜未眠的肖柒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打开了房门,成玥一脸兴奋的告诉她白慕辞成功围剿山匪,平安回府的消息。
  乍然听到成玥的话,肖柒脑子混沌,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半晌,她才好似活过来一样披着件外衣跑出了院子。
  白慕辞安抚了双亲,刚刚回房,还没坐下,便看见肖柒光着脚披着一件衣服跑进了他的院子。
  还未等他开口,肖柒便急急的问。
  “大人,阿绎在哪儿,他可平安?”
  “你别急,他回家了,你先坐下。”白慕辞连忙唤人去将她的鞋寻来,肖柒这才发觉自己是光着脚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对不住,出来的时候有些着急,衣冠不整,着实让大人见笑了。”
  白慕辞温和一笑,“无妨,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他顿了顿,“已经入秋了,肖姑娘还是仔细些身体吧。”
  “嗯嗯,我知道了。”
  “还有,案子已经结了,你不用再唤我大人,毕竟是在家里。”
  肖柒点点头,“那我便还唤你白家表哥。”
  “可以。”白慕辞笑道。
  “那,你们此行可还顺利?”
  “除了最初遇见的机关与阵法,其他的,倒还算顺利,只是......”白慕辞看着肖柒,歉然道:“那机关与阵法能破,全仰仗萧公子,特别是那阵法,在破阵时萧公子不慎受了伤,听孙副将说,是比较严重的内伤。”
  萧绎受伤这件事,白慕辞心存内疚,若不是为了帮官府围剿暗月门,萧绎本不该受这么重的伤。
  瞬间,肖柒的心坠入谷底。
  阿绎受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