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七十一章 一曲宴风波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一章 一曲宴风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怪不得,丫鬟们说见不得公子的面容,原来公子戴着面具。
  但纵然公子神秘如斯,却始终有个人是他的例外。
  他竟愿意叫她看见自己的真容么?
  肖柒心里自嘲道,那面具原来不是不能摘,是不愿摘啊。
  肖柒神色几经变幻,最终捏出一抹很是得体的笑容来,措好了辞,刚要开口,萧绎却骤然起身,朝着她走了过来。
  “那个,我来这里有点儿事,我是来......”
  看着萧绎披在她身上的外袍,肖柒有些后知后觉的震惊感,她木然的望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怎得这样不小心?这种事情姑娘家家的应该提前便有所准备。”
  萧绎满眼不赞同的盯着她,肖柒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她方才扯谎来葵水的事,顿时脸颊泛起一丝红晕。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这,我没有啊,这不过是方才情急之下,找的借口罢了。”肖柒懊恼道。
  若是晓得会东窗事发,就不找这个借口了。
  “哦?你又蒙人了?”萧绎浅笑着调侃道,眼神却停在肖柒的脸上。
  “你这是在哪儿蹭的?”萧绎好笑的看着她,抬手便要给她擦了起来。
  肖柒吞了吞口水,看了一眼一旁的灵雨,立刻将萧绎的手拍开。
  “我干活蹭的,不打紧,我自己会擦。”
  萧绎极其敷衍的“哦”了一声,继而奇道:“你家小姐妹是不是将你扫地出门了,怎得打扮成这副模样,还在别人家里打起了杂。”
  “自,自然不是,”肖柒攥了攥拳头,“等会儿再跟你聊,我先说正事。”
  她将萧绎扒拉开,瞬间酝酿好情绪,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我是来寻我的未婚夫的。”
  闻言,萧绎身形狠狠一晃,似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一看肖柒那过于夸张的表情,心下了然,只怕这丫头是来唱戏的。
  方才一直默不作声的灵雨轻轻一笑,朱唇渐启。
  “阿绎,这是你的朋友嘛?似乎,不太友善呢。”
  萧绎转过身来。
  “她一向大大咧咧藏不住事,还望雨儿姑娘海涵。”语调温柔,称呼亲昵,活活激起了肖柒一身的鸡皮疙瘩。
  果然,爱情是个俗气的东西,连萧绎这样清风明月般清朗的人都不能免俗。
  灵雨又是一笑,“自然,你的朋友便是妾的朋友。”然后,她朝肖柒招了招手,温和道,“姑娘不妨先坐,正好赶上了中秋家宴,妾这里条件简陋,还望姑娘不弃,坐下来喝杯茶罢。”
  闻言,肖柒摇了摇头,随后义正言辞的说:“不了,我先说我的事,说完了便走,不打扰姑娘举行家宴了。”
  “那好吧,有什么事,还请姑娘细细说来。”
  灵雨十分优雅的端起一杯茶,放在唇边。
  “那我便直说了。”肖柒皱着眉,讲起了缘由。
  “前些日子,我与我未婚夫在扶尘寺外买街对面的姑嫂饼,认识了你家的丫鬟,锦月。
  本是萍水相逢,我们帮了她个小忙,原以为日后再难遇到,却不想自那日以后,她便勾搭上了我的未婚夫,还常常约他出去相见,前些日子被我撞见了,这才起了疑心。
  今日中秋节,我未婚夫一大早便失了踪迹,我料想他定然是被你的丫鬟给拐跑了,故此才有我一番装扮入府寻人的后事。”
  一口气讲完这些话,四周响起了小声的嘀咕。
  肖柒看着灵雨渐渐凝起的眉心,在心里默默为锦月捏了把汗。
  对不住啊锦月,为了脱身,也只好将你拿出来当幌子了。
  但肖柒丝毫没有对成影起一丝的愧疚感,不晓得是不是坑习惯的缘故。
  灵雨将茶盏放下,再抬头,已是换了一副神色。
  “姑娘是说,锦月这丫头,勾引了你的未婚夫?”
  肖柒点点头,“是的,你不信等她回来一问便知。”
  “那还真是对不住姑娘了。”灵雨语调里满是歉意,“是妾管教下人无方,待锦月回来,妾必当问清始末,还姑娘一个公道。”
  言下之意就是,不能听信肖柒一面之词。
  肖柒愤怒的神色略微舒缓,语气还是有些不善。
  “总之,叫你的丫鬟离我的未婚夫远一些,越远越好。”
  “若真如姑娘所说,妾定然狠狠责罚她,叫她登门向姑娘赔礼道歉,并且远离姑娘的未婚夫。”
  听到灵雨的保证,肖柒面色稍霁,“登门倒不必,别再出现在我们眼前便好。”
  “是,一切都听姑娘的。”灵雨陪笑道,在方才肖柒提到她未婚夫时,灵雨便不时的观察着萧绎,见他好像并不在意肖柒有未婚夫这件事,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无论这小丫头从哪里冒出来的,别阻了她的路便好。
  灵雨面上依旧带着微笑,心里却有些烦躁。
  这死丫头怎得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出去勾搭男人,给她惹了麻烦,她就说怎么好端端的生了病,非要出去看大夫,原来小蹄子存了那样的心思。
  “既然事情都搞清楚了,姑娘不妨与我们一同赏月罢,我这院子里的景致,还是不错的。”灵雨言辞恳切,仿若肖柒不是来找事的,而是她的闺中密友。
  “不了,既然我未婚夫不在此处,我还是先回去罢。”肖柒推辞道,“就不打扰你们了。”
  转身,便要走,却被萧绎拉住了。
  她回头,不解的将他望着。
  “你可再等等我,一会儿同你一块儿出去。”
  “你出去做什么?”肖柒疑惑的问。
  这,良辰美景,他不与佳人呆在一起么?
  “我回家啊。”萧绎一脸莫名其妙,以一副看傻子的目光将肖柒望着。
  啧啧,可能是她狭隘了。
  人家没准儿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呢。
  于是,肖柒从善如流的坐下。
  “那便叨扰姑娘了。”
  灵雨笑了笑,示意无妨,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些僵硬。
  就晓得灵雨不是真的想留下自己。
  肖柒心叹,果然,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但是,不晓得为何,看着灵雨明明不痛快却又拼命装作很痛快的样子,她心里倒是莫名的痛快。
  可能是看不得矫揉造作的人吧。
  肖柒默默给自己找了个极为妥帖的理由,瞬间抛弃心里那一丝异样。
  嘿嘿,今日她在厨房闻了一下午这饭菜的香味,不成想竟然有缘吃到嘴里,看来今日也并非全然都是坏事。
  肖柒如是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