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七十二章 星月不相知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星月不相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灵雨家出来后,已然亥时。
  肖柒与萧绎并排走在路上。
  二人时不时的闲聊两句,却很有默契的不提要紧事。
  肖柒望着两边街上家户门口挂着的灯笼,总感觉特别熟悉,好像他们总是这样一同走在街上。
  左拐右拐,不晓得穿过了几条小巷,直到成影出现在她身旁,他二人才停下了脚步。
  肖柒向后看了看,向成影问:“怎么样,人甩掉了?”
  成影点了点头。
  肖柒这才长舒一口气,她转头神色复杂的看着萧绎。
  “为何你的灵雨姑娘会派人跟着我们?”
  萧绎低头思索了一番,认真道:“可能是担心,你失了未婚夫,恼羞成怒,将我也拐走了吧。”
  肖柒撇撇嘴,白了萧绎一眼。
  “我眼光挺好,你嘛......”她将萧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做嫌弃状。
  “我怎么了?”萧绎突然低下头来,将肖柒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站了站。
  肖柒讪笑着,“嘿嘿,没怎么,你特别好。”
  萧绎赞同的点点头,“既然你对我挺满意的,不如今晚跟我回家吧。”
  闻言,肖柒的笑容瞬间僵在了嘴角,神情有些错愕。
  “既如此,你当派个人回去报个信,省的你家里人着急。”萧绎笑弯了眼,转身便同成影说道:“你回去告诉一声,就说你家小姐今天住我那儿,不回了。”
  成影先是和肖柒一样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话,见萧绎还在看他,才相信了自己的耳朵。随即有些为难的看向肖柒。
  这,咋整?小姐若是真的去了萧公子家里,少爷会不会将他扔到西北边关去吃土啊?
  半晌后,似是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肖柒干笑着说:“阿绎,你真爱玩笑,你这样,吓坏阿影怎么办?”
  “我如何就吓到他了?”萧绎好笑的问,随即又恍然道,“哦,也对,我即将带他未婚妻回家过夜,他可能是被我吓到了。”
  “哈?你怎么知道?”肖柒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萧绎,他怎么晓得她的谋算呢?
  “我猜的。”
  “你猜对了。”肖柒竖起大拇指,“真聪明!”
  萧绎轻轻一笑,“既然我猜对了,你要不要同我回去?”
  肖柒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也行。”随即便嘱咐成影。
  “你回去同玥玥说一声,我今日不回去了,叫她别担心。”
  成影的脸色顿时如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小姐,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走吧走吧,再晚些玥玥要着急了。”肖柒催促道。
  成影看着二人的神色,一个漫不经心,一个浑不在意,仿若这是件十分寻常不值一提的小事。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点点头,转身隐于夜幕之中。
  小姐有分寸,且有成算,应当不会吃了亏去,成影心想,只要他不告诉少爷,小姐自然无事。
  嘿嘿,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了。
  成影走后,这漆黑且悠长的小巷中便只剩下了肖柒与萧绎。
  肖柒抱着胳膊往前走,转过头来笑着问走在她身侧的人。
  “你不过是有事要与我商量,才叫我去你家的。做什么非要这样说,让别人误会好玩儿?”
  “还行吧。”萧绎认真答。
  “啧啧,你这快乐可是建立在我的名节之上啊,虽然我平日里爱穿男装,但我总归是个姑娘,你这番言语,叫人知道了,我脊梁骨怕是要被戳断了。”
  “呦?你还知道名节。”萧绎闲闲的瞥了她一眼,“之前未婚夫不是叫的很是亲切么。”
  “嘿嘿,那不是权宜之计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肖柒一拍脑袋,得意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突然,萧绎停了下来,肖柒回头,有些不解。
  “好端端的,怎得不走了呢?”
  “小柒,你这胡扯的毛病得改改了。”
  “嘿嘿。”
  月亮晚升了几时,唯有星星晓得。
  或许前尘不曾有过交汇,但谁又能料到,往后的年年岁岁,不会有故事呢?
  “阿绎。”
  “嗯?”
  “你是不是喜欢灵雨姑娘啊。”肖柒眼神到处飘着,一边踢着脚边的石子,轻轻的问。
  “为何会这样问?”萧绎有些莫名的笑道。
  “因为,你今天特意赶回来陪她过中秋啊。”
  “哦?你怎晓得我是特意回来的?”
  因为昨天晚上,我刚去过你家啊,肖柒内心轻叹。
  “你这一身的风尘,想来刚刚回到定州,连家门也未进过吧。”
  “不错。”萧绎赞道,“小柒你果真观察入微。”
  见肖柒神色黯了黯,萧绎有些疑惑,一个念头骤然闪过脑子,使他突生了一丝惊喜。
  萧绎盯着肖柒的脸,试探性的问:“我若说喜欢她呢?”
  闻言,肖柒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又恢复如常了,她扯出一抹惯常的笑来。
  “嘿嘿,那我猜对了呀。”肖柒转头看向萧绎,揶揄道:“纵然阿绎平日里看起来出尘脱俗,却也是难逃红尘里的美人关,果然,老天爷还是公平的。”
  “小柒。”
  “啊?”
  “你是不是,吃醋了?”
  萧绎眼眸亮亮的,一直将她望着,望的她有些不自在,但此时转头,未免落了下乘,于是她装作无事的模样,坦然与他对视。
  “我吃哪门子醋啊,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萧绎的唇边骤然化开一丝明媚的笑来,他学着肖柒的模样调侃道:“开个玩笑罢了,怎得还当真了,就许你寻我开心,我还不能同你玩笑两句么。”
  “哦,这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肖柒撇撇嘴,将头偏过去,再不理他。
  望着肖柒似有些气恼形容,萧绎心底似划过一阵暖流。
  多久了,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萧绎摸了摸心口,轻笑着跟了上去。
  而另一边成玥得知肖柒要夜不归宿,还是住在萧绎家时,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她,晓不晓得自己是个姑娘?”成玥惊怒道。
  成影低着头,有些心虚的答道:“应当晓得。”
  “那她还敢住在那三心二意朝秦暮楚脚踩两条船的花心大萝卜家里?”
  大概是成玥平日里温顺乖巧的如一个兔子,从来没见过她如今发作起来的模样,成影被震住了,不敢再发一言。
  “她有没有留下别的话?”待冷静下来后,成玥又问。
  成影想了想,又答:“小姐只说叫成玥小姐别担忧,旁的便没有了。”
  又默了半晌,成玥轻轻叹了口气,“罢了,你近日挺累的,下去歇息吧。”
  待成影走了后,成玥愁眉不展的望着手里绣到一半的海棠花。
  萧绎此人,明明心有所属,与那落水的女子形容亲昵,却还三番两次的来招惹她家柒柒,这么个轻薄的浪子,柒柒平日那样聪明,怎得还看不穿他的把戏?
  还叫她放心,她怎么放得下心来?
  谁晓得那混蛋会不会对柒柒......
  成玥烦燥的将绣帕扔到一边。
  这丫头怎得那样相信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