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七十六章 茶香入鲥鱼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茶香入鲥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下的诗会雅集左不过寻个有山有水景色雅致的园子,公子小姐们聚在一处,或循着近处的花鸟鱼虫,或循着四时景物风貌,定个主题,做的几首好诗罢了。
  肖柒觉得无甚意思,遂撇下成玥,跟白夫人一起入了定州官眷们的席。
  她脑子里还捉摸着白慕辞同她说的话。
  “这份名单的真伪,便交由我来核实便好,你成璟哥哥来信交代,有关郑家之事,太过危险,你不好再插手,安心在定州待几天,等他办完手上的事便来接你们。”
  白慕辞说这话的时候,是皱着眉的,肖柒怀疑,成璟心中定然交代了些别的事情,只是无论肖柒怎么问,白慕辞都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她倒是清闲下来了,只是担忧,成璟那边可能出了状况,否则,即便担心她的安危,不叫她掺和进大事里,也不至于赶到定州来亲自接她们二人。
  肖柒若有所思的摸起了下巴。
  到底是什么事呢?
  “肖姑娘?”
  席间,白夫人低声唤她。
  肖柒连忙抬起了头,发现席上的几位夫人都端起了酒,唯有她在发呆。
  肖柒连忙也端起酒杯,一脸歉意的朝众人笑了笑。
  白夫人赶紧帮她打圆场,“这丫头昨日里被揪着抄书抄的晚了些,所以方才有些犯困,娘子们莫要见怪。”
  “无妨。”一位年轻的夫人和蔼一笑,“早便听闻白家家学源长,便是家里的姑娘们也个个都是才女,如今看来,倒是名副其实。”那夫人顿了顿,又问道:“我们这些年只听过令郎白太守的贤名,却不晓得娘子府上,竟还藏着一位千金。”
  “赵娘子过誉了。”白夫人含笑道,“这并非我女儿,乃是前肖相之女,与晟京成家,我的外甥女一同来定州小住。”
  “哦?是那位丞相之女?”席间许多夫人眼中都存有些许惊讶,继而化作欢喜。
  “不知姑娘可许了人家?”
  席间的夫人们都一脸热切的将她望着,肖柒神色有些尴尬,白夫人见状,连忙道:“这孩子自幼养在将军膝下,将军常年呆在边关,所以,她与我外甥女的婚事便都耽搁了。”
  言下之意便是你们若有意与我家结亲,自是好商量。
  肖柒有些无奈的看着白夫人,一时间不晓得怎么拦住她那个迫切为自己说亲的心。
  敬完一场酒,大家又各自闲聊了起来。
  白夫人见肖柒只顾低头吃菜,便低下头来轻轻问:“肖姑娘为何不与玥儿一同去园中作诗?想来你们几个小辈们坐在一起,比同我们坐在一起有的聊。”
  “白舅母不必担心我闷,我原本便不怎么会作诗,若是去了他们的诗会,也只有被笑话的份儿。我在这儿陪着您便好。”肖柒不好意思的笑道。
  闻言,白夫人果然不再为她担忧,只是告诉她若是觉得闷了,可以去园中走走,吴府后花园里,菊花开的正好。
  肖柒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如今大家都在席上,若是她贸然离席,难免会被人家说是没有规矩。
  她知道白家舅母不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希望她自在些,如此,便更不能给她添麻烦了。
  她夹起一筷子鱼来,放入口中,顿觉茶味荡开,忍不住又夹了一筷子。
  这鱼不错,肖柒心叹。
  鱼的肉质鲜美不说,单单是这别具一格的茶味便使齿颊留香,再结合鲥鱼的鲜嫩,当真别有一番风味。
  她正要同白家舅母夸赞这道菜,却被旁人抢了先。
  “这道鱼甚好,”席间的一位夫人赞道,“茶味馨香,颇有我们定州特色,只是我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菜式,想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娘子有所不知,这鱼虽有些像定州口味,却不是我们定州的菜。”另一位夫人浅笑着为她解释。
  “年前,吴老夫人从云水镇请来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娘,这道菜便出自她手,是当地的名菜,据说,也是吴老夫人的家乡菜。”
  “哦?吴老夫人不是晟京人氏么,出身在世代簪缨的魏家,怎会与云水镇扯上关系?”
  云水镇是定州北面相邻的微州城外的一个小镇,在定州与微州之间。
  “娘子不知道吗?吴老夫人不是魏夫人的亲女。”那夫人抬起帕子挡在嘴边,悄声说道,“那吴老夫人的父亲,曾在微州任职,据说那时魏大人还未娶亲便养了个外室,吴老夫人便是那外室之女,养在微水镇,后来魏大人回京做官,还娶了魏夫人,却不料养在微水镇的外室突发疾病身死,那外室的女儿也失了音信。
  后来还是一位魏大人的老友帮他将爱女寻回,此后,才记在魏夫人的名下,成了晟京魏家的长女。”
  “哦哦,原来如此。”
  啧啧,又是一桩风月债,肖柒内心轻叹。只是这微水镇,她听的如此熟悉,咬着筷子想了一会儿,没想出什么结果。
  她也不纠结,又专心品尝起桌上的美味佳肴来。
  许是曾经看过的地理志中,扫过一眼罢。
  吃着美食,还能时不时听些深宅大院里的八卦,肖柒这里十分有趣,殊不知成玥在这府邸的另一边正如坐针毡。
  成玥甚紧张,不为别的,就为了她那点三脚猫的作诗功夫。与此同时,成玥还注意到了对面坐着的人。
  那人正是带着半张面具,让柒柒伤心许久的萧绎。
  成玥面色不善的与萧绎对望了一眼,对方却甚为友好的向她点了点头。
  “我方才同家兄商量了个主题,定为‘秋色’,押阳韵。不知大家意下如何?”站在众人之前正说话的这位姑娘,便是吴兴的嫡次女,吴妍,旁边站着的,乃是她的嫡亲哥哥,吴睿。
  “此主题甚好!”
  “如此,便以琴声为信,琴声停下之时,我手中这枚玉佩传到哪位公子或小姐的手里,哪位便出来作诗。”
  语毕,琴声起,成玥的心悬在了那枚玉佩上,待传到她哪里时,她迅速的递给旁边的姑娘,待琴声停止时,成玥才暂时放下心来。
  玉佩传到了一位公子手中。
  “赵公子,你是第一个。”吴妍笑着叫人将纸笔递了过去。
  那公子爽朗一笑,也不推拒,十分大方的提笔,落墨。
  不过片刻便已诗成。
  “秋扇推温气,茗茶绕案香。
  何如初雨落,一室枕簟凉。”吴妍念罢,众人纷纷言好,写的是秋凉,一场秋雨便扫除了夏末的余热,还用扇子降温做比,衬出了秋季一场秋雨一场寒的特色。
  这算是开门红了,如此,成玥便更为紧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