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八十二章 壮心犹不已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 壮心犹不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西戎地处荒原,本是积贫积弱的。
  为何会轻易与大晟开战?
  一开始的时候,谁都想不明白,但当北宸的军队出现在苍龙山的时候,皇帝和朝臣们,才如梦初醒。
  “西境守军节节败退,连失五座城池,已然被西戎人撕开了一个口子,而北面边关的凤阳城也遭到了北宸十万大军的正面攻击,如今正苦苦支撑。
  凤阳城身后便是大晟北方最为重要的门户,安平关。
  自成穆将军走后,安平关群龙无首,留下的守军也不过三四万,恐怕经不住北宸的十万大军。
  若是北边安平关再失守,只怕是两面夹击,我朝危矣。
  还望圣上重新择一良将,火速支援西境,另外,派大军支援苍龙山,救出成穆将军,如此,方可解安平关之危。”
  年迈的秦相手持芴板,愁容满面,正代表文武百官站在大殿之上向他们的皇帝请命。
  嘉永帝沈昭明,曾隐忍摄政王十年,卧薪尝胆,直到摄政王自以为完全掌握局势发动兵变围宫,才知道自己这十年,被沈昭明蒙蔽到了个什么地步。
  原来傀儡皇帝的绳子早就不掌握在他的手里。
  原来他把持了十年的朝政与军队,早被沈昭明一点一点的收入囊中。
  原来所谓王权霸业,不过是黄粱一梦。
  至此,摄政王薨世之后,嘉永帝沈昭明,才算正真坐稳皇位,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也渐渐展露出他的治国才华与能力。
  如此,便有了十年的河清海晏,十年的天下太平。
  不同于太祖沈君翰的不怒自威,沈昭明慈眉善目,通身的气度还有些平易近人。
  此时,这位平易近人的帝王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成将军一事,是朕疏忽了。
  众位爱卿有所不知,曾在五月初,成璟便发现了北宸有攻打大晟的迹象,所以朕一早便派成穆将军带领二十万大军秘密开赴边关。”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沈昭明抬眼,淡淡的望着秦子修,后者如他所料的始终低垂着脑袋。
  “只是三个多月北宸未曾有什么动静,朕才疑心是成璟这孩子消息有误。
  又逢西境战起,需要马上派军支援,一番权衡之下,朕才让成将军先带人驰援西境,不曾想,竟中了北宸的圈套。”
  听到嘉永帝话里没提到他,秦子修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本非陛下之过,还请陛下莫要过于自责,眼下还请陛下先定下这支援西北两境的大将,才好解大晟的燃眉之急。”
  沈昭明点点头,“秦相说的不错。”
  “那诸位可有人选?”
  闻言,大殿之上的众人陷入了沉默。
  是啊,谁去呢?
  曾随太祖征战九州的旧人都纷纷老去,而建国初期动荡的十几年里,上过战场的几位名将也纷纷被摄政王雪藏,只剩下了一个成穆,如今在苍龙山生死未卜。
  安逸了十年的大晟,天灾都少有,朝廷里对于名将的执念,早随战争的远去而消减。
  即便有几块年轻的料子,却也是未经战火淬炼的,根本难以独当一面。
  是以如今的朝堂上,竟一时间找不出个能当大任的良将。
  正在朝臣们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小内侍走到沈昭明身旁,悄悄耳语了几句,沈昭明眉宇间的忧虑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欣喜。
  只见那小内侍得了沈昭明的命令,朝殿外喊道:“宣冯国公进殿!”
  随后,年进七旬,苍颜白发的老国公大步流星的走进殿内。
  众人一看,不由心生敬意。
  纵使如今白发苍苍,却依旧精神矍铄,那一身的肃杀之气,自战场而来,几十年经久不衰,仿若在告诉人们,这位曾随太祖逐鹿中原的将军依旧宝刀未老。
  “老臣,参见陛下。”
  三跪九叩,行的是面见君王的大礼,而君王起身,降阶相迎。
  “老国公免礼。”沈昭明弯腰,欲亲自将冯国公扶起来,而冯国公膝下如灌了铅一般纹丝未动。
  沈昭明有些无奈。
  “冯国公有何事都好商量,先起来吧,天气渐寒,要多多注意身子。”
  “陛下,臣有本要奏,还望陛下恩准。”
  见冯国公双手递出了折子,头依然低垂着,沈昭明便知道,若是他不看这折子,冯国公也不会起身。
  于是沈昭明接过了折子。
  浏览过后,沈昭明神色略有迟疑,他和蔼一笑,再次弯腰,去扶冯国公。
  这一次,冯过公没有推辞,缓缓站了起来。
  “朕理解国公的心情,只是,老国公年近古稀,如何能经得战场的奔波与拼杀?
  原本朕也只是想让国公推荐一位可堪当大任的良将,却不敢打扰老国公晚年的太平。”
  闻言,众位大臣有些吃惊,从未想过老国公如今的年纪竟还存有上阵杀敌的志向。
  果真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陛下,臣年少随太祖打仗之时曾向太祖许下一诺。”
  “老国公请讲。”
  冯国公抬起头,与君王对视,眼眸中有摄人的光。
  “臣曾诺,有生之年,愿一直为大晟征战,只要在大晟的土地上起了战事,臣定当披甲上阵,纵为马前卒也要将敌军赶出大晟,穷其一生,臣要为太祖守住他打下来的清平盛世。”语毕,冯国公合手前推,再次低下了头。
  众臣的眼眶有些湿润,望着这样的冯国公,沈昭明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他含笑扶了扶冯国公的胳膊。
  “国公高义,朕,不敢不从。”
  至此,冯国公刚硬的面容上,渐渐有了些柔软的笑意,似是欣慰,似是满足。
  后来的几十年,乃至几百年里,在九州大地上,始终流传着这一段君臣佳话,那位征战半生的老将军,终是守住了他年少时许下的诺言。
  沈昭明准了冯国公的奏请,封他为征西大将军,率兵二十万支援西境,另外封成璟为副将,随冯国公一同出征西境。
  收到旨意之时,成璟还在将军府的书房里研究边关的地形图,桌上还有成玥给他煮的清粥,此时已然冷了。
  “成副将,快快接旨吧。”宣旨内侍提醒道。
  成璟方才回神。
  是的,初闻圣旨,他有些不解,为何皇帝派了他去支援西境,却派秦子修去营救他的父亲。
  但他还是接了圣旨。
  “成副将身体渐好,今晚陛下在宫里为您和冯国公还有秦将军设了送别宴,届时还望成副将能来宫中与陛下一见。”
  成璟点点头,“成璟谨遵陛下旨意。”
  陛下,应当有话要对他说。
  成璟望着地图,一脸忧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