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八十五章 朱楼锁清秋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五章 朱楼锁清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战争结束了,哥哥带你们去醉红楼吃荷叶鸡。
  少年将军的笑容温暖干净,那时还未曾染上战场的肃杀之气。
  成玥肖柒站在城门楼上远远目送西征大军缓缓离去,一颗心,也悄悄悬起。
  “哥哥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望着远方的小黑点,成玥目光坚定。
  “届时,只怕是满晟京的漂亮姑娘都想嫁给他,玥玥,只怕到时候你挑嫂子要挑花眼了。”肖柒调侃道。
  成玥转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傻子!”
  哥哥心里,哪里还容得下别人。
  ——分界线——
  朱楼锁繁华,纵然边关战事正酣畅,长乐街热闹却一如往昔。
  “一街的秦楼楚馆,晟京纨绔的温柔乡,阿影,滋味如何?”
  一身浅紫色锦衣的小公子摇着一柄玉竹折扇,上面绘着不似大晟境内的山水,钟灵毓秀,恍若仙境。
  成影摸了摸鼻子,提醒道。
  “公子,不要忘记正事。”
  “哈?正事?”肖柒给了成影一个白眼儿,“阿影,你晓不晓得人生苦短,须得及时行乐。”
  啪!
  扇子合上,敲在成影的肩头。
  “这世上还有比找乐子更为要紧的事么?走,公子我带你去开开眼界。”
  二人一站在百花坊的门口,门外揽客的姑娘便热情的迎了上来。
  “呦,哪里来的俊俏小公子,可要进来玩玩?”
  “两位公子瞧着眼生,不晓得有没有相好的姑娘?若是没有,您看奴家怎样?”
  把你们楼里最美的姑娘都给本公子叫出来!”
  “好嘞!公子您里边请。”
  肖柒豪气的模样让成影忍不住捂紧了腰间的荷包。
  他总觉得,成玥小姐给银子怕是不够这位爷的挥霍。
  肖柒成影被一众姑娘簇拥着进了堂内,其中一红衣姑娘反复打量着肖柒这一身行头,十分满意的眯着眼。
  视线在触及肖柒腰间的玉佩之时一双眼亮了亮,随后挤出一抹更为殷勤的笑来,引着二人寻了楼上的某一雅间落了座。
  那红衣姑娘朝楼下一招手,便有一排姑娘款款而来,在肖柒与成影眼前站定。
  肖柒摸着下巴仔细打量了一番。
  啧啧,不错。环肥燕瘦,各具风情。
  她随手点了其中两个姑娘,那两个姑娘掩唇一笑,便一左一右,坐在了肖柒两边。
  “公子来,奴家敬您一杯!”
  “哈哈,好说,好说!”肖柒笑容十分灿烂的接过人家递来的酒,一边还不忘同成影说话。
  “阿影,快,我请客,你随便挑!”
  成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再次捂紧了他的荷包。
  “不了,公子,最近练功需清心寡欲,所以,属、下、戒、色。”
  最后四个字,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哼,开什么玩笑,若是超了预算,这无良主子十有八九不会将花超的钱补给他。
  闻言,肖柒以一种极为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阿影,你......”
  成影疑惑的看向肖柒。
  “你不会不行吧?”
  “哈哈。”
  ......
  屋内传来一片笑声,臊的成影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儿,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够了成影的窘迫样儿,肖柒十分好心情的同那几个姑娘聊起了天儿。
  “我瞧着两位姐姐这样貌算是晟京顶顶拔尖儿的了,却不知你们这百花坊有何能耐留住这样多的绝色呢?”
  肖柒醉眼朦胧,唇角挂着痞里痞气的笑,拉起粉衣姑娘的手放在掌心里摩挲。
  那姑娘娇羞一笑,嗔怪道:“公子哪里的话,可真真是折煞奴家了,我们哪里是什么绝色,这百花坊里最美的姑娘,可不是我二人。”
  “哦?”肖柒故作恼怒的拍桌,“我不是说了,给爷叫这地方最美的姑娘出来陪着,你们百花坊竟敢如此敷衍本公子,怕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一举动,吓坏了一左一右两位美人,二人皆跪坐在肖柒身边,抽抽嗒嗒的赔不是。
  “公子,公子莫怪,并非是我们想要糊弄公子,实在是那头牌拂晓姑娘接不得客啊。”
  粉衣姑娘梨花带雨的解释着,神色楚楚可怜,若肖柒真是个男子,此刻怕是舍不得再斥责一个字。
  可惜啊,她并非男子。
  肖柒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扫了二人一眼,似是还未消气。
  “你倒说说,你家头牌为何接不得客,是嫌弃公子我银子不够,消受不起?”
  两个姑娘连连摇头。
  “不不不,我们岂敢嫌弃公子?公子这通身的气派,哪里是我们配得上的。只是......”
  “只是什么?你二人赶紧痛痛快快说与我听,否则,我定不与你百花坊善罢甘休!”
  见这贵气的小公子果真发怒,那二人也不敢耍什么花样,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清楚。
  原来,当初郑元楚一掷千金买了拂晓的初夜之后,又花了许多钱买了她三年的时光。
  这三年来,除了郑元楚,她不能再接别的客人。
  满京城的秦楼楚馆谁不晓得郑公子的这桩风流韵事,自是不敢再上百花坊寻拂晓,找他郑元楚的晦气。
  但奈何浪子就是浪子,永远不可能对一个姑娘长情。
  任凭那姑娘再怎么风华绝代,再怎么琴舞双绝。
  不过月余,郑公子便腻了这百花坊的头牌,一转头看上了百花坊里另一个歌姬。
  那歌姬便是灵雨。
  据说,为了这个灵雨,郑元楚不仅花了许多钱将给她赎了身,还为了博美人一笑,千里迢迢追着她去了定州,还不惜与郑老爷子大吵一架,只为了能长住定州,常伴佳人侧。
  此事一出,市里坊间便说,这郑公子原来是会浪子回头的,只是有本事让他浪子回头的不是那倾国倾城的头牌,而是百花坊里一个不起眼的歌姬。
  可怜正芳华年纪,却被不冷不热的搁置在这百花坊中,独自面对那些个世俗的眼光,当真可惜。
  而拂晓被厌弃之后,深居简出,因着当初郑元楚买了她三年的时光,所以她无法接客,反而成了人们眼中的笑柄。
  索性用积蓄在京城里买了处房产,闲暇时在百花坊里教新人弹琴跳舞,若是被人嘲讽了不痛快便回自己的房子里关起门来不理会流言蜚语。
  也算活得自在。
  只是谈起来总归让人唏嘘。
  得知前因后果,肖柒总算面色稍霁,抬手一挥,那跪着的二人如释重负,连忙又凑到肖柒身边给她斟酒。
  经过了方才的一遭,两个姑娘都有些畏惧肖柒,也不大敢多说话,肖柒心知肚明,也乐得清闲,索性她不用再装那纨绔子弟,便只顾饮酒,边饮边思索着。
  这拂晓是暗月门的人,一开始与郑元楚恐怕便是逢场作戏,为达到他们之间的某种交易,怎会轻易被郑元楚厌弃?
  她记得,当初成璟给她的第一封信中提到过,拂晓似乎与秦子修有私。
  拂晓,郑元楚,秦子修。
  三人的关系产生绝非偶然。
  这其中,定然有她不知道的隐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