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九十章 路转陡峰回

我的书架

第九十章 路转陡峰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咚咚咚。
  门被拍的顶响,却并没有听到预料之中的呵斥。
  难道没人?
  手里端着药盅,小饴半信半疑的用背顶开半扇门,往屋里一扫,啧啧,果然,除了躺在床上的肖柒,并没有半个人影子。
  还真薄凉。
  小饴心里暗讽道,平日里一个个的不都挺护着这个“假主子”么,原来不过逢场作戏。
  想来这些奴才是算准了将军少爷重视肖柒,才鞍前马后的献殷勤,如今见她大势已去,命不久矣,竟然连个伺候陪同的人都没有。
  也对,比起只是病倒的成玥,肖柒的确已经没有讨好的必要。想来,成玥的床前,定然围了一圈要“照顾”的人吧。
  小饴将药盅放在桌上,顺手关上了对着床的窗户。
  肖柒的眼圈乌青,嘴唇没有半点血色,发丝凌乱摊在枕边,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有种近乎死亡的安详。
  这便是主人提醒她要小心的人么。
  呵,也不过如此。
  望着床上的人,小饴鬼使神差的想起了前几日的事情。
  那时,她不小心打碎了一套极为珍贵的茶具,成忠板着脸教训了她许久,便是这人笑呵呵的跳出来为她求情。
  她皱了皱眉,压下心头那一点点可笑的怜悯。
  “柒柒小姐?”小饴,试探性的叫道。
  然而躺在床上的人,没有半点反应。
  但当小饴将手指探过去的时候,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鼻息。
  “如此,便再送你一程。”小饴冷笑着,从桌上端起药盅,掰开肖柒的嘴,便要灌下......
  突然,一枚石子飞来,打在小饴的手腕上。
  啪!端着的药碗瞬间掉落在地。
  察觉情况不对,小饴凭直觉贴着地面一滚,将将躲过了第二枚石子的攻击。
  “呦,不错,有两下子。”成羽坐在窗户口,手里抛着几枚石子,戏谑道。
  小饴顿觉不妙,连忙往门口跑去,却已然晚了。
  成影推门而入,不过两下,便制服了小饴,后者被按在地上,眼底满是不可置信,似是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抓住了。
  “看什么看,想不明白是不是?想不明白就对了。”成羽从窗台上跳下来,挖苦道,“你说,你一个杀手,警惕性怎得如此差,连什么时候被人下了软筋散都不知道,简直连我们府上做饭的吴婶儿都不如。”
  杀人诛心,成羽的话很有威力,小饴被气的不轻,此刻正怒视着成羽。
  “啧啧,说你还不承认,悄悄你这软绵绵的德性,哪里有暗月门第一杀手的样子。”成羽撇撇嘴,继续吐槽着。
  闻言,小饴神色有些激动,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
  “你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
  “呦呵,你还有力气折腾。”成羽摆摆手,示意成影再用些力。成影极其听话的又将小饴的胳膊往下按了按。
  “啊!”小饴痛苦的蜷缩在地,一动不动,似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行了行了,阿影,你别把她给整死了。”成羽看着小饴痛到扭曲的脸,连忙阻止还要发力的成影。
  “怎么样,你家主子让你来做什么的,你还有没有同党,赶紧老实交代。”成羽收起玩笑的神色,蹲在小饴面前,正儿八经的问道。
  “我要做什么,你们不是都知道了么。”小饴声音虚弱,却用力抬起头看向床上的肖柒,“杀了她,就是主人给我的任务。”
  小饴看向成羽的眼神里满是讽刺,仿佛在说,被发现了又怎么样,肖柒还不是被我下了毒无力回天了。
  成羽无所谓的怂了怂肩,“你得手了又怎么样,左右她不是我们将军的亲生女儿,只要抓住了你,将你交给将军,我便还有将功折罪的机会。”
  “但是,你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成羽勾唇一笑,若是让少爷知道,你杀了柒柒小姐,少爷会怎么对付你,你可知道?”
  小饴来将军府已经几个月了,自然知道他们的少爷,小将军成璟对肖柒是如何珍视。
  不过,小饴还保留着最后一丝倔强。
  “不过一死。”小饴挑衅似的直视成羽。
  “你将我交给谁又有何区别?”
  “嘴还挺硬。”成羽拍拍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你以为,少爷年纪轻轻,凭什么能统率三军?”
  凭什么?
  小饴低下头,静静的思考这个问题。
  世人都说,将军成穆是大晟的保护神,所以作为成穆独子的成璟,从一开始便被大晟上下从皇帝到百姓等所有人看好。
  因为大家都觉得,虎父无犬子。
  所以成璟一出来,自有大把的人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也给他三分薄面。
  可若是说成璟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功绩,似乎没有。
  纵然他三年前未及弱冠便投身军营历练,可放眼京城,如他一样的少年,却还有几个,比如秦相家里的秦子修。
  大晟太平了许多年,根本不给少年用武之地,所以即便他成璟是把宝剑,却也没有开刃的机会。
  所以,他这个步兵校尉,是怎么让手下的新兵老兵信服的?
  小饴此时大脑有些混沌,心想,自己不过是中了软筋散,为何这脑子也开始晕晕乎乎的了。
  “等你见到少爷,兴许就明白了。他的手段,你可以试一试。”成羽伸手,扯下小饴脖子上的平安扣。
  “或许,少爷的手段,也可以让你家里人先帮你试一试。”
  此刻,小饴的眼眸骤然睁大,死死的盯着成羽手中的吊坠儿。
  不可能,弟弟是主人控制她的最后底牌,不可能被别人发现。
  但是看着成羽手中的吊坠儿,以及他淡然的神情,小饴心里渐渐没了底气,开始动摇起来。
  若是弟弟真的到了这些人的手上,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毕竟,这些人不像主人,觉得她有利用价值。
  她对于成羽她们的价值仅仅是说出真相,仅此而已。
  “怎么样,还准备死撑到底么?”
  成羽晃了晃手中的吊坠儿,那吊坠儿来回晃着,彷佛揪着小饴的心。
  “若是我说出一切,你能给我什么保证?”小饴声音越来越虚弱,可隐隐藏着些坚定,成羽没错过这一点,继续循循善诱道。
  “我能保证,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见小饴满不在乎的冷笑,成羽又道:“还能保证,你家人平安无恙。”
  “真的?”小饴将信将疑。
  成羽轻笑,“自然是真的,我的职责是抓出一切伤害将军府利益的人,又不像你的主人一样,是个杀人如麻的坏人,所以,我杀你家里人做什么。”
  闻言,小饴陷入了沉默,似是在考量成羽话的可信程度。
  见状,成羽也不着急,索性坐下,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极为耐心的等着。
  主人是什么样的性子,小饴比谁都清楚。
  即便她今日活着出去,主人也未必再信任她了。
  毕竟,她被抓的事情,此刻怕是已经传到主人那儿了。
  呵呵。
  小饴的嘴角,扬起一抹凉薄的笑。
  没有人比她清楚,主人的多疑,以及冷漠。
  纵然她为他出生入死活在刀尖上这么多年,她的死,也不会让主人皱一下眉头。
  小饴的脑袋越来越迷糊,她忍不住想要抬手去揉一揉,却摆脱不了成影的掣肘,大脑瞬间清醒。
  她看了眼床上的人。
  左右肖柒活不下去了,她也算完成了主人的命令,剩下个娇弱的成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即便告诉这些人主人的计划,也动摇不了什么。
  到时候她死了,主人应该不会再费神去难为她的弟弟了吧。
  似是想明白了,小饴咬咬牙,开口道。
  “我可以告诉你,主人的计划,但是你要保证,我弟弟的安全。”
  成羽放下茶盏,愉悦的点头。
  “没问题。”
  得到保证后,小饴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身体完全软了下来。
  “主人让我杀了肖柒,搞乱将军府,然后,趁机掳走成玥。
  这样,在前线的成穆,便会因为后院起火而分神,给北宸人可趁之机。再不成,还能用成玥做人质,来威胁成穆弃城投降。”
  “不错,”成羽满意的点点头,“你交待的很好,那你还有没有同党?”
  “有,”小饴努力睁开眼睛。
  “只是此刻应该听到风声,带着我被抓的消息回主人那里复命了。你只需要查一查,这府上少了谁,便能知道。”
  “为何要我去查,你不能直接告诉我么?毕竟查人怪累的。还是......”成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小饴,“还是你不愿意背叛你的同门?”
  “呵。”小饴再次冷笑,“我是杀手,杀手没有同门。”
  “那又是为何。”
  “因为,我也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
  闻言,二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小饴开口道:“我已经交代完了,你可以让我见一见我弟弟么。”
  “这个不急,”成羽踱步到小饴身前,“你的事,还没交代完呢。”
  小饴心下一惊。
  “我知道的,都交代了。”
  成羽却摇头道:“不不不,你没有交代,你的主人是谁。”
  “我主子是暗月门首领,你找不到他的。”
  “真的?你确定,你的主子,不是郑公子?”
  成羽高深莫测的望着她。
  “不是,我不认识郑元楚。”小饴笃定的摇头。
  “啧啧,是吗,我也没说是哪个郑公子,你怎的知道,我说的是郑元楚郑公子?”
  晓得自己被人下了套,小饴眼眸里最后一丝坚持土崩瓦解。
  “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来不及听成羽的答案,小饴的头愈发昏沉,眼皮子忍不住往下掉,恍惚间,仿佛看见床上的人动了动,竟好似有个站起来的人影子一般。
  但是容不得她多想,那悠悠的香烟不住的往她鼻子里钻,不过片刻,小饴陷入了沉睡。
  “这,这就晕倒了?”成羽茫然的看向成影。
  “那香你点了多少啊,怎么这么快就晕了,我还没问完呢。”
  成影松开小饴的胳膊,同样茫然的看着地上的人。
  “就几块,不多,这杀手是不是有点水啊。”
  成羽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迷香是阿枫家里祖传的,可以麻痹人的心智,一点点便极为厉害,你烧了几块,还跟我说不多。”
  “你俩瞎嘀咕什么呢?”
  闻声,二人立刻转头,只穿了一身里衣的肖柒正一手扶着脖子,一手扶着腰,神色痛苦的将他二人望着。往上看,眼圈下还有浓重的乌青,嘴唇同面容一般,是病态的惨白。
  “小姐,你,还是先洗洗脸吧。”成影由衷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