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九十七章 借花做人情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借花做人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是肖柒后来出门不爱看黄历了,所以总是能碰见些匪夷所思的事。
  这不,她就简单回个白府,在路上也能遇见碰瓷的。
  “哎呦,哎呦,杀人啦,杀人啦!”
  一身蓬头垢面,身着破烂衣衫的小男孩儿一边打滚儿,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叫肖柒目瞪口呆。
  她坐在地上,低头,看着自己衣衫上被那小孩儿撞的一大片污渍,气的抬手指着那小孩愤愤道。
  “你你你,分明是你自己从哪个角落窜出来将我撞翻在地,怎得如今倒打一耙,说我要杀人了?”
  “我不管,是你先撞到我的,你得赔我!疼啊,我的腿啊!”
  “明明是你自己冲过来撞倒了这位公子,怎得小小年纪便学会攀污别人。”李捕头皱眉道。
  “哼,你同他是一伙儿的,你们两个大人欺负我一小孩儿,天哪,有没有天理啊,谁来为我做主呀!”
  那小破孩儿一边哀嚎,一边装模做样的抱着腿继续打滚儿,肖柒被李捕头搀扶起来,一边拍着屁股上的土一边好笑道。
  “你这瓷碰的不错,光明正大,不过......”肖柒指了指刚露头的月亮,“可惜你没选对时间。”
  天色已然黑透了,街上看不见行人,这小孩儿碰瓷,就没想过要找谁来给他做主?
  小男孩左右张望,见果真没有一个过路的人,心凉了半分,又瞅了瞅肖柒和她身旁的彪形大汉,心便全然凉透了。
  乖乖,方才只看见拐角处有个不甚高的影子,还以为是个姑娘,或者年龄不大的小公子,他这才敢出来碰瓷,不成想这公子身后还跟着一个带刀的,他真是瞎了眼。
  眼珠子一转,那男孩噌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堆了满脸笑,连忙给小柒赔不是。
  “大慈大悲的公子啊,小人有眼无珠,竟寻了您的晦气,您老人家千万别跟小人计较!”肖柒拍着衣衫,笑道:“呦,又不是我撞的你了?”
  “不敢不敢,公子您一瞧便是顶顶良善的菩萨样儿,哪会撞人呢,是小人该死,冲撞了您才是。”
  肖柒心想,这小破孩儿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怎得说话如此圆滑,如此......呃,能屈能伸。
  瞧这一身破烂衣衫,当是街上行乞的乞儿,亦或是北方来的流民。
  想到北方的战事,肖柒心上一酸。
  “罢了,你起来吧,我不与你计较。”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何苦为难?
  肖柒转身,正欲抬腿,却感觉有人扑了上来,她连忙转身躲开,却没躲成,只见方才还跪在一旁的小男孩儿此刻正抱着她的大腿,可怜兮兮的将她望着。
  “干嘛?”肖柒十分耐心的问。
  “大慈大悲的公子啊,您最善良了,能否施舍小人几个子儿,让小人吃顿饱饭呐......”哭声之悲凉,简直让闻者落泪。
  见状,肖柒叹了口气,无奈道:“我的钱包,方才不就被你顺走了么,不够?”
  哭声戛然而止。小男孩讪讪地笑着。
  “嘿嘿,原来您早晓得啦?”
  “嗯呐。”肖柒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挑眉问:“哥哥我所有的钱都在那儿了,你若是嫌不够,可愿随我回家,我再给你添些?”
  “不,不用了。”那小男孩不好意思的松开肖柒的腿,站在那儿规规矩矩的同肖柒鞠了一躬。
  “方才是我无礼,原来公子是这样慷慨的人,不但宽宏大量原谅了我的碰瓷儿,还不拆穿我偷了您的钱财,以后公子若有用的着小人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肖柒抱着胳膊打量着他,瞧的那小男孩有些不自在。
  “若,若是公子没什么吩咐,小人先告退了?”那小男孩试探性的问道。
  “嗯,没事了,走吧。”
  小男孩如蒙大赦,又道了声谢,才转身,一溜烟儿便跑的没影了。
  肖柒笑了笑,转过头来拍了拍李捕头的肩膀。
  “李大哥,我们也走吧。”
  闻言,李捕头收回目光,转身跟上了肖柒的脚步。
  “公子心眼儿真好。”李捕头赞道,“不计前嫌已是宽容,还不计较他偷你钱袋子的事,倒不像成影兄弟同我讲的那么......”察觉到自己失言,李捕头连忙捂住嘴。
  “阿影说我什么?”肖柒转头问。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成影兄弟夸公子你节俭来着。”
  “哈,李大哥不用帮他掩饰,”肖柒淡淡的笑着,“他定然不是这种说法,我一猜便晓得他肯定说我小气抠门,出门只带几个铜板,还喜欢花他的钱财对不对?”
  李捕头一脸诧异,“公子猜的不错,您真了解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公子回头千万不要告诉成影我说了什么,否则他怕是不与我好过。”
  肖柒的笑容十分灿烂,“放心,我不会同他讲,也不会同他计较。”内心已然想好十八种折磨成影的法子。
  臭小子,天天跟别人编排她。
  闻言,李捕头如释重负,嘿嘿笑了笑,又道:“就是不晓得公子钱袋里的那些钱,能让那小孩儿吃多少顿饱饭,可惜啊,我出门没带钱。”语气里有些担忧。
  “不用担心,他怕是能吃上一年的饱饭,”肖柒宽慰道,“穿好衣服,住好房子都不成问题。”
  “嗯?”只见李捕头一脸疑惑,肖柒同他解释道。
  “方才那小孩儿抱我大腿之时,又顺走了我一块玉佩。”
  哈,原来如此。
  见肖柒不甚在意,李捕头便也宽了心。
  这样也好,那小孩儿日后能宽裕一阵子。遇上肖柒这种宽仁的人,那小男孩真是有造化。
  李捕头内心一阵感慨。
  殊不知那玉佩根本不是肖柒的,是以丢了她也一副满不在乎的形容。
  嘿嘿,她这一身行头都是从成影那里借来的,这玉佩是某年他生日,成璟赠予他的,只因与这件衣服搭来甚是合适,便被肖柒一同从成影那里打劫了来。
  如今用这玉佩做人情,倒也对得住成影那句“爱花他的钱财”。
  想到这里,肖柒顿觉心情舒畅,一路上哼着小调,十分悠然的溜达回白府。
  一进门便遇见了刚从衙门回来的白慕辞,肖柒十分热情的上去打招呼。
  “白大人好啊,今日回来的挺早。”
  闻言,白慕辞停下脚步,转头正要同她打招呼,却在看到肖柒之时忍不住愣了片刻。
  见状,肖柒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调侃道:“来了这许多日,大人还不习惯我这张脸么。”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自打她诈死离京时起,她同成影便带上了人皮面具。带了这许多日,她自己都快要习惯了现在这张脸。
  白慕辞缓缓一笑。
  “何必见怪,小柒不也没习惯叫我‘子安’么?”
  “哈哈,看来你我皆需要再习惯习惯。”肖柒玩笑道,“子安,我这样称呼,你的百姓会不会治我一个对他们家白大人不敬之罪?”
  “小柒,你又言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