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九十九章 阴谋淡淡飞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 阴谋淡淡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柒,”白慕辞思索再三,终是问道:“你派成影去做什么了,怎会伤的这样重?”
  他虽不通武学,却知道成璟挑来保护肖柒的暗卫身手必然不差,能将他伤成这样,若不是敌人甚多,便是那人有远胜于成影的身手。
  在定州城中竟然隐藏着这样厉害的杀手,白慕辞不禁为定州的安危起了担忧。
  成影带着一身的伤,狼狈逃回来的样子忽地跃然心上。肖柒凝眉,沉沉开口。
  “我叫他去吴府探听消息了。”
  所以,这杀手又是吴府的手笔?
  怒意渐渐爬上白慕辞的眼底。
  先是柳捕头在吴家老宅出事,这次居然在定州城内,官府眼皮子底下追杀成影到了他府外,这吴家简直有恃无恐!
  仗的谁的势?显而易见。
  “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不错,吴府多半为郑家党羽。”白慕辞语气罕见带着情绪,“只是吴家谨慎,我们目前怕是难以调查下去。”
  “不但谨慎,还很嚣张。”又往炉子里填了些炭火,肖柒眉心始终不能舒展。
  “只怕这吴家人笃定了我们拿他们无法,才这样明目张胆。”
  是啊,一个柳捕头,一个成影,分别是定州衙门和将军府里一等一的高手,却都栽在了吴家手里,可见吴家手底下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也难怪了。
  “子安,你能否向皇上递封折子?”
  “你是说,向朝廷求援?”
  “嗯。”肖柒点点头。
  “可以,眼下定州里满是流民,衙门的确是分身乏术了,我可以上奏朝廷,叫他们派人牵来调查吴家之事。”
  “不,我是说,调查暗月门。”
  暗月门?
  白慕辞神情略微困惑,“眼下之事,与暗月门有何干系?”
  “不清楚,”肖柒朝手中呼了口热气,淡淡道:“我猜的。”
  “这......”白慕辞无奈一笑,“我总不能在折子里写‘有人猜测’吧,整不好不仅不派人支援,反倒派个钦差过来批评我捕风捉影,无事生非,那便不太好了。”
  “呃,应当不会吧?”
  堂堂一国之君,气量怎能如此狭小?
  ”要不,你编一编吧,尽量编的严谨一点。“肖柒试探性的说道。
  白慕辞依旧望着她,肖柒想了想,又说:“不然,你就在折子里写,在定州发现了暗月门的踪迹?”
  见白慕辞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肖柒才无奈道:“还记得上次我被冤入狱的事吗?”
  白慕辞点点头:“嗯,记得。”
  “我不是,躲在一位大哥家门口了嘛,然后,黑衣人还朝我扔了一把匕首,”肖柒抬手比了比,“就,这么长。”
  “方才大夫说,阿影身上有一处较深的伤口,就在心脏上方,幸而偏了那么半分,”肖柒顿了顿,“深五寸,差点要了阿影的命。”
  白慕辞恍然。
  一般匕首的长度是七八寸,刀刃的长度便是四五寸。
  但是......
  “可并非只有匕首能捅进这么深,若是一把长剑在捅的过程中被成影制止住,伤口也可以这么深。”
  “我觉得不是。”
  肖柒意味深长的望着床上的成影,轻轻叹了口气。
  “阿影这一遭,定然是殊死搏斗过的,他四肢上都有较深的刀剑划过的伤口,应当是敌人为了让他失去战斗的能力,可见那人的身手之矫捷,手段之狠辣。”
  “我猜这样的人,不会在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关键时候手抖,以至于刀剑偏了半分,竟给了阿影机会,得以逃生。”
  的确,这样的杀手,的确不太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我方才仔细看过,胸口那道伤,很短,像是兵器垂直刺入,应当是阿影拼尽全力躲开那半分的,如果我猜的对,那凶手刺向阿影的一刀,或者一剑,应当使了十成十的力量,刀刃应该全然没进,这样的话,似乎只有匕首可以做到不穿胸而过,只刺入五寸的深度。”
  当年那些黑衣人来自暗月门,这样说来,伤成影的人,可能真的与暗月门有关。
  白慕辞思考着。
  “原本,郑家与暗月门的事,皇上交给了成璟哥哥去查,后来边境起了战事,这些事情才被搁置下来,想来咱们那位陛下眼里容不得沙子,应该派了别的心腹调查暗月门,此时你若递一封折子上去,想必用不了多久,陛下便会派人前来助你。”
  “只是这理由须得你自己编一编,如实禀报怕是不能奏效,毕竟一切只是我的猜测。”语毕,肖柒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伸手够来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小柒,你说的不错。”白慕辞眼含赞赏之色,“若一切如你所料,陛下派人来调查一番,届时或能找到吴家与暗月门和郑家勾结的证据。”
  “当初成璟哥哥不让我继续调查郑家在江南的势力,想必一早便料到这其中的水,甚深。”
  可笑她还不知深浅的背着成璟哥哥调查,引来郑元楚的暗杀,还将阿影置于险地。
  肖柒摇头轻笑,自己多少有些自不量力了。
  郑元楚......若说郑元楚在哪儿知道她这号人,应当就是当初在灵雨家的院子了吧。
  当初在百花坊,曾遥遥一面,郑元楚这样谨慎,未必就没有调查过她。
  啧啧,这些个事,还是交给皇帝老儿吧,毕竟人家有权有钱有人么不是。
  “在这炉子边坐着真是烤的慌。”肖柒吐槽道。
  白慕辞本在琢磨方才的事,听到肖柒的话,不由一笑。
  “起来吧,这地板都被你捂热了。”
  不知不觉,两人在火炉边上坐了许多时辰。
  “今晚我便将折子写好,明日遣人快马加鞭送往晟京。”
  “嗯嗯。”
  哒哒哒。
  肖柒与白慕辞刚刚送走了入京的使者,这边成影也醒了来。
  “小姐!”
  成璟骤然睁开双眼,便喊了这么一句。
  肖柒此刻并不在屋内,不过有两个丫鬟正守在成影床头,见他突然醒来,其中一个小丫鬟欢欢喜喜的出去报信了。
  “你别急,她已经去通报你家小姐了。”
  闻言,成影才稍稍放心。
  待肖柒着急忙慌的赶来,不过片刻。
  “阿影,你觉得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
  肖柒站在成影床前,气儿都还没喘匀。
  顾不得其他,成影急急开口道。
  “小姐,吴府与暗月门有勾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