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为风月弃江山 > 第一百零一章 无奈入贼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 无奈入贼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定州的初雪在冬日的某一天悄无声息的化了,成影的伤势也渐渐好转。
  这一日,肖柒照例亲自下厨给成影做了白粥,只因大夫嘱咐,在他伤未好之前最好饮食清淡些,说是有助于身体恢复。
  望着碗里的白粥,成影顿觉寡淡无味。
  他抬眼,见肖柒一脸希冀的将他望着,随即将快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闭上眼将碗里的粥一饮而尽。
  其实,他想告诉小姐,要适当吃些肉才有助于恢复气血。但是......
  成影看着肖柒又将那碗白粥盛满,递到他面前。
  算了,白粥也挺好。
  成影轻轻一笑,至少,比之前两日,这粥已经不糊了。
  肖柒一丝不苟的盯着成影将她端来一砂锅的白粥喝完,才拍拍手,满意的坐到一旁随手翻起她从白府书房寻到的书,直到成枫带着一身寒意推门而入,才打破这样的平静。
  “今日怎得回来的这样早?”肖柒放下书,有些惊讶的问。
  她起身拢了拢衣衫,还不忘给成影也掖了掖被角。
  成枫原本是来接她回京的,结果正遇上成影受伤,所以回京之事便暂且耽搁下来了。
  又逢定州城大雪,白慕辞忙着向城中百姓收集过冬的物资以安顿难民,衙门正缺人手,肖柒便让成枫去衙门帮忙了。
  原本成枫与白慕辞每日都是天不亮就出门,披星戴月而归,今日却是例外,刚刚晌午,成枫就回来了。
  “城外的难民已经尽数安顿妥当,收集的冬衣也全都发放下去,衙门暂且不需要那么多人手,白大人便叫属下回来了。”成枫走到床边,将成影细细打量着,又掀开被子检查起他胸口的伤势。
  “哦?竟然这样快?”肖柒内心不由赞叹,这定州衙门的办事效率,着实是高了些,而且,能这么快收集起百姓募捐的冬衣,可见白慕辞这个太守有多得民心。
  将成影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之后,成枫自顾自点着头,嘴里喃喃道。
  “不错,恢复的不错,应当能动了。”
  听到后半句,肖柒望着他二人的目光一滞,内心暗觉不妙。
  果不其然,成枫随即一本正经地望着她,慢慢开口。
  “柒柒小姐,属下去帮您收拾东西,咱们明日便启程回京。”
  “别,别啊......”肖柒一脸的苦大仇深,她好不容易才想出了一个金蝉脱壳的法子能跑出来暗中调查江南的事情,可不想轻易放弃。
  虽然,吴家的事有些棘手,她与白慕辞皆束手无策,但是等京城的援手一到,届时说不定这件事情便能查个水落石出。
  “我知道柒柒小姐的心思,”少年双眸依旧带着些从外面沾染的寒气,眉宇间一派肃然,“只是,少爷说不叫小姐再插手江南的各项事宜,叫您乖乖回京等着他回来。”
  肖柒皱着的眉头骤然舒展,唇角却又泛起一丝苦笑。
  她知道,成璟哥哥担心她的安危,不愿意将她卷入这些纷扰,只是将军府早已与这些事情掺杂不清了,她又如何独善其身呢?
  毕竟,郑元楚已经盯上了她。
  “这一次,成璟哥哥恐怕想的有些天真了。”肖柒示意成枫坐下,收敛了脸上的神色,语气是难得的正经。
  “或是暗月门,或是郑元楚,已然对我展开了追杀,我已经没办法置身事外。与其我躲在将军府里整日里担惊受怕,不如现在这样,诈死,隐姓埋名。
  虽然不晓得能瞒他们多久,但是能暂且止住他们挥向我的刀戈。”
  “话虽如此,但定州有流民,总归不如呆在少爷身边安全......”成枫皱着眉,却依然劝解着。
  “但是,成枫,你忘记小饴了么?”
  小饴!成枫顿时醍醐灌顶,他差点儿忘了他们埋在郑元楚身边的这条暗线。
  若是世人知道柒柒小姐没死,恐怕郑元楚会即刻怀疑小饴的忠诚。
  到时候,恐怕柒柒小姐的心思便要白费了。
  小饴这桩事,是瞒着少爷进行的,不光瞒着少爷,连同他们几个一块演戏的玥玥小姐都不知道,只因为柒柒小姐担心少爷知道之后会阻止她,毕竟跟暗月门第一杀手做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此事始终过于凶险。
  但是,少爷的命令不能不听。
  “想必此刻成璟哥哥协同冯国公打了胜仗的消息已然传遍晟京,当初我们骗小饴给郑元楚传消息说成璟哥哥生死未卜,此事尚且能解释为成璟哥哥命大,兴许不会引起郑元楚的怀疑,但若我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京城,恐怕小饴必然会暴露,咱们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肖柒认真给成枫分析眼前的形势,见成枫神色似有松动,她再接再厉道。
  “你也晓得咱们将军府现在是腹背受敌,前有成伯伯在前线生死搏杀,后有暗月门和郑家虎视眈眈,纵然成璟哥哥从前线回来,也未必顶得住这些明枪暗箭。
  唯有咱们藏在暗处,才能一线生机。”
  所以,小饴这枚棋,决计不能丢。
  想明白这些,成枫内心的天平已经向肖柒倾斜,只是......
  “少爷叫我务必将小姐带回去,若我带不回去......”成枫面露难色,他不好交代。
  “那有何难?”见成枫被她说服,肖柒莞尔一笑,心情甚好,伸出一根手指,语调轻快。
  “一个字,拖!”
  成璟哥哥回京之后必然有大把的事情要忙,根本没空亲自来定州捉她。
  只要成枫别回京城,就不怕成璟哥哥的责难。
  等成璟哥哥将事情忙完,恐怕早过了年关,那时候,兴许吴家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小饴那边也能有所收获。
  那时候再被捉回去,她也无憾了。
  肖柒小算盘打的响,却忽略了等成璟亲下定州之时,等待成枫的将是什么样的怒火。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结局,成枫忍不住抖了一下。
  他与成影极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随后轻轻一叹,认了命。
  也罢,为了大局,他俩牺牲一下也勉强值得。
  谁让他们一不留神上了柒柒小姐的贼船了呢?
  只希望他俩被少爷揍的时候,这小祖宗能给他们说说情。
  这一下午的时光便在三人的合谋之中悄然度过,晚饭之时因着说服了成枫,肖柒心情十分舒畅,连带着胃口也好了许多,吃了两大碗。
  而那边成枫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毕竟第一次跟着肖柒违抗少爷的命令,他总归有些忐忑。
  一边的成影十分体贴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眼神似乎在说:兄弟,别紧张,我有经验,最起码能保住小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