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禁区猎人 > 第六百零五章 驱虎吞狼

第六百零五章 驱虎吞狼

  这天午夜,林朔夫妇俩所在的中国宫,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时间快凌晨一点了,就跟两个小时前何珊珊家里一样,猎门总魁首夫妇的床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不是于瑞峰,而是个快六十的老头儿,一头花白的头发。

  而他现身的效果,也远不如于瑞峰那么惊悚。

  拔步床有白纱帐,里外视线是隔绝的。

  另外自从这人进入中国宫起,无论林朔还是狄兰,都已经察觉了。

  在林朔的观念里,这人早就该来见自己了。

  北欧宫廷大管家,也是北欧境内实力最强的修行者,高文。

  这位圆桌骑士,曾经在去年迎亲的时候跟林朔交过手,老头儿一心寻死,结果被林朔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没死成。

  在欧洲,圆桌骑士的传承跟德鲁伊一样,是比教廷更为古老的存在。

  教廷是两千年前起源于南欧亚平宁半岛,而圆桌骑士和德鲁伊,这是欧洲北方凯尔特人的修行传承,要早不少年。

  虽然后来彼此攻伐之下,凯尔特人混得越来越惨,凯尔特人原本的宗教信仰也没了,如今大多皈依了欧洲教廷的新月教派,但修行传承到底还是保留下来了。

  而高文这一支圆桌骑士传承,到了最近几百年,因为传人过早战死的缘故,成色是越来越差了。

  不过高文本人运气还可以。

  早年他出海游历的时候,遇上了猎门九龙家族之一,杨家上代家主,也就是平辈盟礼上跟林朔动过手的杨宝坤的父亲。

  猎门的九龙家族分布在全世界,分别盯着九龙。

  其中欧洲地界有两家,老杨家就在北欧附近的挪威海一个海岛上世代驻扎。

  天寒地冻大几千年,一直盯着莫斯科埃大漩涡里的一头东西。

  杨老家主当年偶遇了这个叫做高文的小伙儿,觉得这小子修行资质勉强能入眼,人品也还可以,于是顺手点拨过几句。

  这一点拨不得了,高文四十年之后,已经是北欧修行圈第一高手。不算那些隐士高人和各大教派的首脑,他在欧洲修行圈也算是有头有脸了。

  这件事情,后来在狄兰嫁给林朔的婚礼酒宴上,是高文主动跟林朔说的。

  当年偶遇杨老家主怎么怎么样,林朔当时也就听一新鲜。

  杨老家主修为高绝,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事迹不多,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江湖轶事。

  可不管怎么说,高文这个人,跟猎门多少算是有渊源。

  另外他还是北欧修行圈的代表。

  林朔这个猎门总魁首来到北欧,这个身份不能向北欧民众公布,可高文这个北欧修行圈的代表人物,应该是要第一时间跟林朔接洽的。

  大家都是修行者,圈内人,有什么事儿互相通个有无,这是地主应尽之宜。

  而且高文是代表北欧处理修行圈事务的人,对于目前欧洲情况的来龙去脉,应该远比一般人了解。

  结果这老头销声匿迹了好几天,到了这会儿深更半夜了,忽然一下子出现在林朔夫妇的卧房里。

  这事儿论不到林朔说什么,狄兰已经坐在床上,隔着白纱帐开始骂人了:

  “高文你怎么回事?

  你们这一家子圆桌骑士修为稀松平常,往日对我北欧王室各种欺瞒也就算了,我睁只眼闭只眼懒得戳穿你们。

  现在出事儿了,不指望你这点修为能抵御强敌,可给我通风报信总不难吧?

  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来?”

  “公主,我这不来了嘛。”高文人站在拔步床边上,垂手耷脑的,“我是没办法,那边有人盯着我呢,为了甩脱这个盯梢的,我费了不少周章。”

  “谁盯着你?”狄兰问道。

  “我这身修为,虽然不能入林总魁首的法眼,但在欧洲地界终归是有些虚名,那边还挺重视我,派了医院骑士团的圣骑士亲自盯梢。”高文说道,“他修为比我还高一些,天天拉着我喝酒,酒量还比我好,我一开始是真拿他没办法。好在这个人好色,我给他安排了俩姑娘,这才得以抽身出来。”

  “医院骑士团的圣骑士。”林朔问道,“这人是不是叫埃尔文啊?”

  “林总魁首也知道这人?”

  “太知道了。”

  林朔能不知道这人嘛,上次替他在婆罗洲包下了整个红灯区呢。

  老家伙身体可以,三条街前后三天,愣是玩了个通关。

  而且这人有把柄在自己手里,阿尔法特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

  所以高文这次能够脱身,应该也是这位新任圣骑士故意的。

  明着帮不方便,暗地里抬一手。

  于是林朔说道:“行了,你踏踏实实在这儿说事儿吧,他短时间结束不了。”

  “是。”高文应了一声,这才说道,“这事儿吧,简单说有简单说的法子,详细说也有详细说的讲究。真要能好好说,那就远了,得从二十年前开始说。”

  “那你搬把凳子,坐着慢慢说,越详细越好。”林朔说道。

  高文依言搬了把椅子坐下身来,这才说道,“狄兰公主,你还记不记,你之前是有几个表叔的。”

  “嗯。”狄兰应了一声,“我有过三位表叔。

  外公的王位,当时这三位表叔的继承顺位比我母亲要靠前,我母亲只是第四顺位继承人。

  可是从二十年前到十年前这段时间内,这三位表叔先后亡故,我母亲这才成为了第一顺位继承人。”

  “那么公主知不知道,你这三位表叔是怎么死的?”高文问道。

  狄兰一听这话眼角抽了抽:“难道是我母亲……”

  “您可千万不要这么想。”高文赶紧打断道,“这件事情,您母亲从头至尾没有参与,甚至当时是完全不知情的。

  可是这三起刺杀高明就高明在,不仅别人查起来完全查不到任何证据,就是三起意外,而且那拨刺客还伪造了委托书扣在了手里。

  也就是说,当年你母亲明明没有对三个表兄下手,可这拨刺客却替你母亲下手了,还做了你母亲委托他们的证据。

  这些伪造的证据一旦公布,别人是肯定会相信的,而你的母亲又无法自证清白。”

  “你们欧洲这边的刺客,接活儿路子这么野啊?“林朔一听这话不由得感慨道,“这还能碰瓷接买卖啊?”

  “嗐,谁说不是呢。”高文无奈地说道,“这就是他们的布局,提前埋好了线,就是为了操控北欧政局的。

  现在北欧王室就你母亲这一支了,狄兰公主你还外嫁,虽然依然还是王位继承人,可我们也都明白,在事实上你已经不适合成为北欧女王了。

  而你母亲刺杀表兄夺取王位的事情一旦被爆出来,王位肯定是保不住的。

  公主你又不能继承王位,所以按王室的血统追溯,新的国王这就要去英格兰找了。

  英格兰德比郡有个伯爵,是你们家的远房亲戚,双方往上要倒九辈,是同一个爹。

  而这位伯爵大人,背后就是欧洲教廷。

  所以你母亲一旦退位,就相当于直接卖国。

  可是如果不退位,那把柄在别人捏得死死的,就必须要妥协让步,这就是间接卖国。

  两难啊,所以最近这一年时间,可把女王折腾惨了。

  公主您恕我直言,您母亲当年顺位靠后,是不当做继承人培养的,赶鸭子上架才到这个位置上,她在心智上并不是一个政治强人,怎么经受得了这种心理折磨?

  所以短短一年,比我还年轻十多岁的人,眼看着就比我还老了。”

  林朔点点头,心想原来如此,随后说道:“我有两个问题。”

  “林总魁首请讲。”

  “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是欧洲教廷。”高文说道,“他们想把欧洲整合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林朔听完不由得直摇头:

  “统一,这倒是挺有理想的,从欧洲角度来看,也确实符合目前国际形势的需要,我可以理解。

  不过政教合一,这是开历史倒车。

  欧洲当年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宗教改革、科学革命这一套下来,一度是整个世界的希望。

  他们现在这要是弄成了,那之前就全都白搭,欧洲怕是要回到黑暗中世纪咯。”

  “谁说不是呢,不过以他们教廷的立场,也就只能有这么一个远大目标了。”高文说道,“总之我们北欧跟他们,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个事情,欧洲教廷为什么早不做晚不做,偏偏挑在这个时候呢?”狄兰问道。

  “两个原因。”高文说道,“一个是形势所迫,一个是条件有了。

  形势,就是目前欧洲在全世界地位的下降,必须依附于美国,大家都不甘心,这是外部形势。

  而他们教廷内部,目前科学思想已经深入人心,新一代的欧洲人虽然也信教,但大多只是需求心灵上一个归宿而已。

  信徒越来越少,信仰也越来越动摇,这就让教廷对整个欧洲的政治影响力,正在逐步下降,内部也在被世俗的资本力量蚕食,这时候再不奋力一搏,那以后就彻底边缘化了。

  条件,有两个。

  一个是奇异生灵。

  最近二十年,奇异生灵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始失控,教廷是作为跟奇异生灵对抗的修行者团体之一。

  与此同时,欧洲的世俗国家,也正在承受奇异生灵泛滥带来的压力,核弹不敢动用,常规部队又起不了作用。

  双方此消彼长,目前教廷的威望,在欧洲是近五百年来的最高峰,这是个机会。

  另外国际生物研究会最近十年开展的,对于奇异生灵的科学研究所带来的成果,这将是撬动未来人类世界格局的杠杆。

  而目前国际生物研究会,教廷在实际上已经完成了控制,他们手里已经拥有了这枚筹码。

  最后呢,还是咱北欧王室人丁稀少,他们又正好之前埋过线,如今一提溜线头,就算找到突破口了。”

  “那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逼着我母亲把林朔引到北欧来呢?”狄兰说道,“他们针对林朔,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事情嘛,其实不是他们逼的。”高文顿了顿,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向女王建议,把林总魁首叫到这儿来的。”

  “什么?”狄兰一听这话就坐不住了,吼道,“高文你好大的胆子!”

  “公主,您先别激动。”高文说道,“如今北欧这摊子事儿,女王已经被逼得没辄了,亲王那是一向没辄。

  我这身粗浅修为,哪怕把这条老命拼了,也于事无补。

  如今整个王室举目四望,能指望上的,也就您嫁得这位姑爷了。

  您二位动作也快,孩子都生下来了,好事儿啊,王位继承人这不就有了吗?

  所以拉您和林总魁首过来,婚讯对外宣布一下,普通人只知道这是位老师,可教廷那帮人知道,这叫外有强援。

  然后赶紧给您二位的孩子立个女公爵,继承人顺位排上,这叫内有子嗣。

  这两件事儿办下来,内外咱都立住了,这才能跟他们好好斗嘛。”

  “难怪两件事儿赶在一块儿这么别扭。”林朔一阵哭笑不得,说道,“原来是驱虎吞狼之计,你高文还真看得起我。”

  高文笑道:“林总魁首,您也别太介意。

  这个事儿您只要一来,在我看来就算解决了大半。

  欧洲教廷再狂妄,总不敢真的对您这个猎门总魁首下手吧?

  否则欧亚两个最大的修行团体开战,肯定两败俱伤嘛。

  昨晚那场刺杀,据埃尔文酒后说,也就是吓唬吓唬您。

  这位圣骑士还说,只要把你吓唬住了,接下来,教廷就会找人跟您谈判了。

  到时候反正您记得,您是咱北欧的姑爷,谈判桌上拉我们一把,让女王的日子好过一些。”

  “谈判是他们的想法,未必是我的想法。”林朔淡淡说道。

  “林总魁首,您想干什么呀?”高文一下子警觉起来,“您不是真想跟他们开战吧?”

  林朔没理会高文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不是……”高文还想说什么。

  却听狄兰冷冷说道:“没听到我丈夫的话吗?”

  “哎!哎!”高文赶紧站起来,“我这就走。”

  ……

看过《禁区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