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100.几家欢喜几家愁(第十更!求订阅求月票!)

100.几家欢喜几家愁(第十更!求订阅求月票!)

  乌云先生注视下,徐行之额头微微见汗。

  “先生,学生并无欺瞒之意,更无借长安渔利之心。”

  徐行之平复心境:“李师于学生有半师之恩,听闻轮回丹的事情,学生确实有心相助李师,帮他们父子重聚天伦。

  而他们付出的代价,并非只有那一套笔墨纸砚。

  李师之子李俊,当年之所以重伤垂死,据说是因为知道了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以至于遭人灭口。”

  乌云先生闻言,轻轻挑了下眉梢,但仍未开口。

  徐行之继续说道:“对方,可能跟东唐王室有关,在李俊重伤昏迷期间,他还遭过不止一次刺杀,全靠李师保护才留得性命。

  这几年见他始终不醒,而且状况越来越差,对方才停了刺杀的念头。”

  真话……通过系统判定,张东云来了几分兴趣。

  不过,乌云先生面上,仍未放松。

  “行之,你让人很失望。”

  他漠然注视徐行之:“老夫并非擅权之人,愿意给你们自由,让你们自己充分发挥,但你今日之举,过线了。”

  徐行之一揖到底:“行之知错,请先生责罚,学生甘之如饴。”

  “知恩图报,是优点。”乌云先生言道:“但你需记得本分,你需要更多成绩,才能重新获得老夫信任。”

  徐行之闻言,松了口气,背后衣衫已经全被冷汗打湿。

  他再行一礼:“谢先生开恩。”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乌云先生屈指一弹,一个瓷瓶落到徐行之面前。

  “是,先生。”徐行之接了瓷瓶,行礼告退。

  他再见到李志斌,便将瓷瓶交给对方:“这是乌云先生赐下的丹药。”

  李志斌堂堂第七境的大儒,此刻接过瓷瓶,手指竟微微颤抖。

  他从瓶中取出丹药,看向徐行之。

  徐行之言道:“丹药出炉,只存在一时三刻,稍微耽搁,便化为乌有。”

  李志斌深吸一口气,将丹药送到儿子嘴边。

  担架上的青年深度昏迷,根本无法服药。

  李志斌徐徐诵念一首诗文,显化流水,帮儿子吞下丹药。

  下一瞬间,李俊面上,就浮现血色。

  李志斌和门下学生见状,楞在当场,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他们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么快?

  第二个念头则是,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但下一刻,青年猛地咳嗽起来,身体震动,居然自己一下子在担架上翻身。

  李志斌又惊又喜,多年养气功夫毁于一旦,满脸心有余悸,上前抱住儿子。

  他能清楚感觉到,李俊体内生机勃勃,原先纠缠的沉重伤势,在飞快消退。

  李俊睁开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时间满是茫然:“……爹?您……您哭了?”

  李志斌愣一下,如梦方醒,连忙抹去眼眶泪水,但仍然抱着儿子不松手。

  徐行之在一旁见了,心中宽慰。

  他终于得到在长安城一展抱负的机会。

  哪知道第一件事情,就让他天人交战。

  念及李志斌昔年半师之情,不忍见对方白发人送黑发人,徐行之最终还是做出决定。

  万幸,乌云先生饶了他这一次……

  徐行之压下后怕的心思,上前说道:“李师,恭喜你们父子重聚天伦,不过学生要打扰一下,先请教李兄几个问题……”

  片刻之后,徐行之再次参见乌云先生。

  “说吧。”乌云先生淡然道。

  对张东云来说,方才徐行之和李俊的对话,他其实已经听过,眼下乌云先生的投影不过走个过场。

  让李俊险些被灭口的情报,对张东云而言,总体价值有限。

  东唐那位神秘的暗阁阁主,名叫高宇。

  但其实,他的名字,应该是李宇。

  跟东唐世子李宏、清原郡王李宕,乃是同出一父的兄弟。

  对这一点,外界早有人怀疑,那位东唐暗夜君王,其实是当今唐王的私生子。

  不过,怀疑是怀疑,始终没人拿到真凭实据。

  而李俊,则是不巧撞破了王室中人密谈,坐实了这个猜测,结果遭人追杀,险些被灭口。

  对张东云而言,这个消息用处不大。

  只要对方敢来长安城,是不是唐王儿子都没用。

  正大光明的唐王第四子李宕,现在正给他长安修路呢。

  倒是另一个信息模糊的情报,让张东云更感兴趣。

  唐王的私生子高宇,可能只是个挂名的,身居高位,像是唐王对这个私生子的补偿。

  而真正负责暗阁行动的首脑,另有其人。

  这倒是有点意思,但不管是紫日老魔,还是青云观叛徒顾河川,都不了解这个情况,当真如此吗?

  张东云心中思索,投影的乌云先生则不动声色挥挥手,让徐行之退下。

  徐行之离开后,又跟李志斌一起坐了坐。

  双方只是简单叙旧,但彼此成为长安与亭山书院之间连接的桥梁,大家心照不宣。

  做成了这一单生意后,很快,长安东市,或者说轮回丹,在东唐王朝,渐渐声名鹊起。

  大家本就议论纷纷,好奇能让多派高手一起碰壁的神秘之城。

  现在又传出轮回丹消息,越来越多的人安耐不住,前往动身前往长安。

  很多人,只是凑个热闹,碰碰运气。

  轮回丹,不是谁都能出得起价。

  但买不起轮回丹,可以买别的不是?

  其他东西,也不乏好货。

  反正来都来了……

  长安东市,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徐行之除了代表长安做生意,也出租摊位给有兴趣的人,安排对方在东市摆摊,和往来人**易,市场则从中抽成,保证秩序与安全。

  而随着东西两市渐渐有了名气,一位老客人,重新到访长安。

  “师叔,乌云前辈在殿内等您。”文虎招待大河龙门长老商婕入内。

  商婕见到乌云先生,当先行礼:“老先生,别来无恙。”

  “免礼。”乌云先生微微颔首。

  “这里是下个月,碧松石晶的货款,我带来这里,先做预付。”商婕微笑,将一个小包袱递给旁边的文虎。

  文虎准备呈递给乌云先生,乌云先生摆摆手,示意不必:“合作这么久,大河龙门,老夫信得过,你今日特意登门,可是另有事情?”

  “先生法眼如炬,商婕这次登门,正是有事相托,请长安相助。”

  这位大河龙门的女长老叹息一声:“长安坊市,如火如荼,越发兴旺,名扬四方,各路修行者往来如云。

  本派有个不情之请,想托老先生,通过长安坊市,代为收购一批星罗参。”

  所谓星罗参,是一种名贵药材,产量极为稀少,整个东唐王朝都难找。

  难得一见的几株星罗参,大都落在道门圣地青云观手里。

  偏巧大河龙门与青云观关系紧张,青云观不放货给大河龙门,更四处收购,阻止大河龙门得手。

  长安坊市渐渐成了规模,文虎就在打听留意星罗参下落。

  星罗参没找到,但他发现有青云观弟子,竟也来到城中,参加坊市交易。

  张东云把文虎动作看在眼里,在商婕来长安前,便已知情。

  “恳请长安,居中帮忙周转一二,本门定有厚报。”商婕神色诚恳。

  “朋友,长安不会亏待。”乌云先生微微颔首,冲文虎吩咐道:“安排客人住下,然后取找回天宇,此事交给他办妥。”

  “是,前辈!”文虎大喜,商婕也松口气:“多谢老先生仗义相助,商婕感激不尽。”

  目送对方离开,张东云微微一笑。

  坊市能起到的作用越多,自然越好。

  长安城里张东云心情不错,东唐王都陆阳城里的人,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世子府内,东唐世子李宏站在庭院中,背负双手而立,看着眼前落花,久久不语。

  在庭院中,还坐着另外几人。

  庆福宫宫主,东唐国师。

  程氏家族家主。

  松阳书院院长,东唐当朝丞相。

  如今还在陆阳城的东唐顶尖高手,大半都在这里。

  所有人,这时都沉默着,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世子李宏打破沉默:“父王谕令传回京了,大军不日班师回朝。”

  当今唐王御驾亲征多时,终于要返回了。

  与其他王朝的这一场征战,落下帷幕。

  前线传回的战报,唐军本来占据上风,已经攻入敌国境内。

  可惜内部动乱,让他们失去扩大战果的机会,只能班师回朝,还要提防敌人反扑的风险。

  对于没有平息内乱,反而损兵折将的世子李宏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折在长安的几派人马中,不少是与王室关系密切的势力。

  他们和东唐一起伤了元气,那些原本被东唐打压的门派势力,趁机纷纷活跃起来,使得东唐王朝呈现一种各处起火,风雨飘摇的势头。

  唐王不得不班师回朝。

  等待世子李宏的,绝不会是夸奖。

  东唐丞相徐徐说道:“为今之计,且将长安放放,先平息其他各地乱象。

  届时只剩长安一地,待王上回朝后,亦可专心处置。”

  世子李宏颔首:“眼下,唯有如此了。”

  国师开口:“完全放着不管,恐怕也难以跟王上交代。”

  其他几人都微微点头。

  “前辈的意思是?”李宏看向面前老道士。

看过《我有一座无敌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