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343章 差点就被打脸

第343章 差点就被打脸

  哪怕不知道‘自尊必须要依靠别人的畏惧与鄙视才能得以维持的可怜虫’这句评价是乐语之前在课堂上给侍温的评价,但反应迟钝的奎念弱此时也看得出来,乐语跟侍温两人关系不太好。

  不过她心里并没有多少惊讶。

  因为侍温跟谁关系都不太好,或者说她就没见过侍温能心平气和跟谁说过话。

  她其实也没见过侍温多少次,只是来白箱兼职校工的时候会遇见他,知道他是档案室管理员。

  但光是在这有限的相遇里,她就看见侍温跟别人发生了数次冲突。

  这里可是最为安静的白箱图书馆,侍温可是最为孤僻的档案室管理员,在这些‘困难重重’的条件约束下,侍温居然还能惹事,已经充分证明他的嘲讽体质。

  但奎念弱并不认为侍温是坏人,有些冲突并不是侍温故意挑起的,只是侍温在学院里风评向来就差,说话时也丝毫不留颜面,简直就是行走的火药桶,走到哪爆到哪。

  有同学曾在公告板里戏称:皇院三大人祸,‘暴君’茶欢,‘酷吏’铸颜,‘疯狗’侍温。当然那位同学很快就被茶欢挖出来,交给铸颜严肃处理,也算是以身试法如愿以偿了。

  虽然这番话有调侃意味,但侍温能跟茶欢铸颜并列,可见他在普通学生心目中的定位,就是一滩谁粘上谁倒霉的烂狗屎。

  “有趣。”

  乐语并没有被侍温这番复读的挑衅所激怒,反而是拉开椅子坐下来,说道:“我还以为全知之眼考试只能由在校学生参加。”

  “非也非也。”解释的是白箱馆长茶世隐:“学院里所有设施和活动都没有身份资格的限制,包括全知之眼考试——如果琴老师你愿意,你也可以参加全知之眼。只是你这样破坏游戏规则,估计学院会派一位老师专门盯着你考试。”

  “侍温虽然不是学生,但他与正式学生相比,最大的区别也只是没有了学分评价制度。他可以上任何公开的课程,也可以参加任何活动,并且不需要参加任何期末考核,但他无法获得任何学分,当然也无法毕业。”

  “那你为什么要参加全知之眼考试?”乐语微微皱眉:“除了第一名有饭堂每天100钱额度的实质奖励外,其他名次最大的奖励就是学分,而你……难道你得了名次,学院会给额外的补偿?一学分一金圆之类的?”

  茶世隐插嘴道:“不会,茶欢和铸颜都不是喜欢通融的人,他拿不到学分是他自己问题。”

  “我闲着没事干不行吗?”侍温冷笑一声,傲然说道:“琴乐阴,你似乎还不明白现在我们双方主客地位已经逆转,这里不是你的课堂,主动权不在你的手里。”

  侍温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在说‘你必须先攻击我这个嘲讽的随从’,乐语几乎下意识就要阴阳怪气他自大狂妄,但他忽然回忆起课堂里的侍温可是用言语挤兑得丹赤霞失去理智。

  侍温是得势不饶人的疯子,但前提是他‘得势’——他显然没有自取其辱的习惯,但他此时却做出一副讨骂的狂妄姿态,仿佛恨不得乐语赶紧来踩他的脸。

  排除他是字母圈大佬的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乐语踩他踩得多恨,他就能报复得多猛烈。

  乐语如果真骂出一句,等下说不定就要被打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于是他沉默下来打开手里的资料,很快便知道侍温如此嚣张的资本。

  全知之眼考试的作弊也是有讲究的,比方说你将试题盗取出来,那怎么才能最快速度得知所有答案呢?

  集思广益是最愚蠢的法子,全知之眼已经举行了几十年,大家很快就发现——虽然说试题范围无限,但试题内容大部分都是出自白箱图书馆的馆藏。

  没人可以阅尽白箱里的典籍,但拿到试题之后针对性地寻找答案却并非不可能。

  在前面几届全知之眼作弊大赛里,排名第一的学生几乎都是通过里应外合的操作,让外面的同伙以最快速度在白箱里查阅答案。

  ‘传出试题’→‘到白箱查阅答案’→‘传回考室’,这三个步骤学生们数十年作弊经验总结出来的最优决策。

  侍温的底气,就在于他在第二步「到白箱查阅答案」这个流程里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先不提他本人就是上一届全知之眼个人成绩最高的考生,也就是说凭他本人就能迅速做出一部分试题,更重要是侍温这几年都泡在白箱里,他熟知所有典籍的位置和大致内容,一旦拿到试题,他能以最快速道找到答案。

  要知道绝大多数馆藏典籍都只有一本,也就是说第一个找到的人,在知道答案之后还能将书隐藏起来——破坏书籍是不允许的,一旦被发现故意毁坏白箱馆藏,直接劝退,比作弊还严重。

  但将书隐藏起来三小时却不会有任何惩罚,而后面来的人却会因此找不到答案了。此消彼长之下,分数差距便进一步拉大。

  如果能将侍温拉入己方阵营,就相当于获得一个物理外挂,给自己上了强化状态,给其他竞争对手上了弱化状态。但反过来,如果侍温去帮助其他人,那就是己方被上了弱化状态。

  想到这里,乐语也不禁心里暗叹一句:此子恐怖如斯,绝不可留!

  然而这里是皇院,茶欢老校长在盯着你。

  皇院跟星刻郡不一样,跟玄烛郡也不一样,这里可不是乐语想掀桌就掀桌——或者说,他之前掀桌后都可以当无事发生过,但在这里可没这么便宜,茶欢暴打他的时候绝不会留任何情面。

  乐语此时也看出侍温的恶毒用心:虽然大家不知道详情,但辉耀天女都在皇院里,除了争夺皇位以外也没其他可能了,总不可能是为了学习。

  他看见乐语过来买明显是作弊用的资料,便明白乐语要帮明水云作弊,进而推理出全知之眼考试很可能关乎皇位争夺。

  他知道全知之眼对乐语的重要性。

  他更知道自己在这场考试里拥有可以影响胜负天平的筹码。

  所以他就故意做出一副欠揍的模样——或许不是故意的,他本来就这么欠揍——万一乐语中计了,像个正常人一样狠狠欺辱嘲讽他一顿,那乐语接下来就会发现自己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

  刚才被自己狠狠踩脸的人,居然对自己的计划至关重要。

  他甚至不能放走侍温,如果侍温加入其它阵营,那己方就输定了。

  因此乐语唯一的出路,就是不得不拉下脸皮去恳求侍温帮助己方,相当于将脸伸过去被人打,被侍温用邪魅狷狂的嘴角上翘所鄙视……

  淦。

  哪怕乐语已经失去了怒气这个感情模块,但他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感觉怒火要烧穿肚皮。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这种龙傲天先抑后扬的剧情。

  而且他还是‘有眼无珠’的一方,眼看着就要被狠狠打脸了。

  幸好他没中计,没被侍温这副丑恶的嘴脸嘲讽到。

  不过目前的情况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乐语在课堂上丝毫没给侍温留半点面子——他从不惯着熊孩子——侍温也不是什么心宽体胖的人,心里早就在小本本里记下琴乐阴的大名。

  现在抓住报仇雪恨的机会,侍温不得寸进尺就怪了。

看过《你有种就杀了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