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代争鼎 > 第十九章 赏罚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赏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站立之时不得出声!”

  见刚有些消停下来的新卒们又有复噪的趋势,刘陟又喝了一声。

  “再出声者,也视为违令,与擅动之人一同逐出辕门。”

  军令落定之时,一个铜制漏刻也随之被安放在高台之上,用以计量士卒站立的时间。

  刘陟深知“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的道理,既然命令里规定的是半个时辰,就要言出必践;不会少算一毫,亦不会多拖一瞬。

  同时,李守鄘那个充作督导队的指挥也应命而动,开始分成三人一组,从数百个大队之间空出的小径进入,在人群中巡曳起来。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虽然大多数怀有敬畏之心的新卒,皆是噤若寒蝉地立在原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但或是迟钝,或是没有眼力见的蠢人,也是屡屡现眼。

  上官的丑话都已经说在前头了,督导队的牙兵自然不会跟这帮无视军纪之人客气;但凡发现违纪之人,他们便一举拿下,拖离原地。

  “放开我,我只不过是抓了下痒,这也不行么!”

  “我一日能犁地半亩,可轻而易举拎起二百斤的石锁,力大无穷;就因为这等小事,便要驱我出营?”

  “官健、官健,再给草民一次机会罢。”

  “我体虚多病,真的不是有意违之......”

  ......

  违反军令的新卒被不断地押出人群,束手就擒的还好,没有吃什么皮肉之苦;稍微有点反抗迹象的人,已经被暗加了一顿拳脚,脖颈间更是被架上了明晃晃的横刀。

  掌管行伍册的军典早已候在了辕门处,违纪的新卒被押送至此,就立即被他取了腰牌纸;而后其又拿起朱笔,对照着腰牌纸上的营号,将行伍册上对应的姓名划去。

  除籍之后,接着就是逐出,一气呵成!

  一百来个被驱逐出去的例子摆在眼前,对剩下的新卒造成的威慑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他们此刻别说乱动了,就连被汗水蜇了眼珠,也只敢迅速的眨下眼皮。

  见这些被征召的农夫们终于有了一丝军士的影子,刘陟的面色稍缓;他收回了视线,转身走向立在一旁的冯全义:

  “德操,我要的数据,统计完毕了么?”

  冯全义先是点头,而后又微微摇头,叹道:“符合都指挥使要求的的人,太少了。”

  “连被逐出军营的那百余人,此次一共招募了一万四千六百五十人,其中认得字的,不过六十三人。”

  “这六十三人,还是得算上只会十几个字的;其中能通畅无阻看明白几条军规的,不过两手之数。”

  这个结果虽然在刘陟的意料之中,可真正被确认后,他一时还不能接受;只因他要在队级作战单位中,都配上识字之人。

  一队五十人,为了分工明确,底下也要有相应的组织架构;三个配合娴熟的人为一小队,五小队为一中队,三中队为一大队,再配上一名执旗的押官,两名护旗手,一正一副俩队头,这样一个队才算完整。

  其中队头、执旗的押官以及副队头三人最为重要。

  队头一般由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担任,布阵列队时,他位居全队最前方,以便率领全队进行战斗;比如队长举枪,则全队必须跟随举枪,准备应敌。

  如果说具体怎么做是遵从队长的领导,那么大队往哪个方向行进,则是要看押官了;押官需要懂旗语,明军法;作战时押官需识别主帅的旗号,然后押官在以手中的队旗,告诉队伍里军士如何按照主帅的意图运动。

  而副队头作战时则是位于队伍最后,负责整个大队的指挥以及监督;作战之时有敢不尊军令、逡巡不前的,副队头就要践行军法,以正军威。

  因此三人中重中之重的,就是执旗的押官;他不但负责队伍平时军法的普及以及考核,还是战时连接大队与主帅的桥梁。

  要向胜任押官一职,也必须识字;这就是刘陟一定要把每队都配上识字之人的原因。

  “难道,要我放弃自己的编军路线,走藩镇兵的编制么。”刘陟沉吟半晌,最终却憋出了一句丧气话。

  冯全乂倒是不甚忧虑,他已经思索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提醒刘陟道:“都指挥使,这些人不认识字,可是这不代表他们都是愚笨之人呀1”

  “你的意思是......”刘陟回念了冯全乂的话,而后一锤手掌,“唉!我真是当局者迷,一万多人里是挑不出三百个认字的,但是挑出三百个学字快的,也不算难;授他们军法,可事半功倍。”

  “就是这个意思,之前属下做过经学博士,认识的读书人也颇多;他们不愿从军,但是雇他们来军中教人识字,应该不是大问题。”

  “好!”刘陟一口赞道,而后又细分了二人的任务,“你去找教书的先生,能寻得多少就要多少,我不嫌多,更不怕贵!我这几日也不做别的了,就分批给他们,测测有没有当那文曲星的天资。”

  冯全乂随即告退,身旁的牙兵又凑了上来,向他提醒:半个时辰马上就要到了。

  伴着漏刻上的的浮箭指向下一格,校场高台之上,一牙兵代为传令道:

  “时辰已到,全军听令,小憩;军正发放赏钱二十文;有敢出声者,扣除全部赏钱!”

  士卒遵从了军令,将帅就要及时履行承诺,这样士卒才会信任将帅,上下之间才能形成正反馈。因此刘陟纵然很心急,但展开对新卒学习能力的测试,还是要再往后稍稍。

  台下的万余军士闻言之后,皆如蒙大赦,大部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但军营之中却鸦雀无声,只听得铜板撞击的脆响。

  毕竟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生,少说几句话不会少块肉,但是少拿二十文钱,可是要肉疼很久。

  一众新卒之中,张仲紧紧地捂着手中新领的通宝,手掌感受着它的冰涼,心中却越来远暖;“二十文,离三贯还差二千、二千九百、九百八十文......”

  接着他回头望向西南,喃喃道:

  “嫂嫂,等我赚够钱回去,我一定不会让兄长的遗腹子,生下来便成为别人家的隶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