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代争鼎 > 第二十九章 秦彦彰上门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秦彦彰上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我当是心中唯一一个想法便是:‘把这帮新卒训练成精兵,尚是任重道远啊!’”刘陟一面说着,一面将被汗水打湿而黏在身上的中衣轻轻掀离,接着叹了一句:“这七月天气不比之前,光站日头下面、便热出这么多汗。”

  冯全乂闻言略显诧异,连擦汗的手都停了下来,追问道:“都指挥使是说笑罢,这龙骧军上下,就属你对军中士卒最有信心。”

  “我骗你做什么,三个月前那次演武你也在场,旗鼓之后进军的表现、可谓是丑态毕露;当时我心中实在是失望之极,没想到短短一季时间的锤炼,他们能变得如此.....”

  倏忽,校场上背嵬营近两千士卒的一齐落踵的声音响彻行云,摧枯拉朽般淹没了刘陟的话语;这穿云裂石的声音只响了一瞬就戛然而止,随后背嵬营的军阵便岿然不动地定在了原地。

  这军阵分列为五行,每一行每一列虽说不上笔直如一,但行与行、列与列之间的间隙却也大致相等;经过行军、突刺、立定等一系列复杂战术动作之后,战阵也未有乱象出现。

  光凭此表现,这营军士便可以算得上善战之师了。

  近两千个的精铁枪头在烈日曝晒下、反耀出数不清的凛冽寒光;即使身处岭南三伏天的酷热之中,刘陟直面这枪阵竟也心中生出了一丝寒意。

  “总算可堪一用了。”刘陟慢吁一口气,用仅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呓了一句;接突然提高嗓音,命道:“换左虞候营......”

  “上前演武”四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冯全乂上前的一阵耳语打断;待刘陟听完这耳语的内容,眼神中已经满是狐疑,他不由地问出声:

  “秦彦彰这鸟人,来我这里作甚?”

  没等冯全乂有所反应,刘陟便自己答道:“罢了,在这里猜也无益;今时不同往日,我便去会会这个军痞!”

  而龙骧军大营辕门之外,戍守营门的十余位士卒已经举起了武器,将枪尖直挺挺地指向了秦彦彰、以及他身后的二十余骑。

  “你们这帮刚放下农具没几日的贱民,也敢用兵刃指着我!”秦彦彰本就瞧不起这些原本土里刨食的农民,一见他们如此反应,心中更是恼火,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我看你们是活腻......”

  “嗖”地一声,一直羽箭飞过,电光火石之间便击落了秦彦彰所戴的兜鍪,也让他的污言秽语戛然而止。

  二十余骑瞬间上前,将秦彦彰卫在内里;同时各拔出手中刀兵,警惕地寻觅着何人撒放冷箭。

  “罪魁祸首”自然是刘陟,辕门之内的他放下角弓,嗤笑道:“秦都头不辞辛苦地来到我龙骧军驻地,就是为了找我军几个小卒的晦气么?”

  秦彦彰惊魂未定,他因夏日炎热难耐而片甲未着,刘陟的箭要是稍有偏差,自己便得丧命于此;想到此处,一股寒意自其脊骨生出,“刘陟、你...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杀了我,会......”

  刘陟没有回话,横举弓弰指向刚刚“被开了瓢之人”的马下,“堂堂牙外军都头,被一只没了矢锋的断箭,吓得如同惊弓之鸟,这可真让我大开眼界。”

  听得这番解释,秦彦彰低头一看,果真见一只折了箭头的羽箭躺在地上,心中登时大囧;而刘陟嘲弄的话语接踵而至:

  “箭气纵横二百尺;一矢锋寒数十人;诸位此类神态,可是令我却之不恭啊,哈哈哈哈......”

  刘陟射这一箭自然不是为了杀秦彦彰,而是为了羞辱他;因为杀了这人除了解气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可能导致秦武兕狗急跳墙煽动叛乱,弊远大于利。

  虽然龙骧军军势已成,但针对藩镇兵的行动还需要仔细谋划;况且刘陟此时对秦彦彰的恨意,已经全部累加到了上门示威、抢夺军需的秦武兕身上。

  秦彦彰阴狠地剜了一眼身旁的虞候,暗骂道:“这丘八仗着对父亲器重,谁都不放在眼里;若不是他的建议,父亲也不会让我亲来刺探龙骧军虚实,我何至于受此大辱!”

  用力地啐了口痰后,秦彦彰拨开身前拱卫着的士卒,打马到那十几名严阵以待的龙骧军士卒跟前,越过他们朝里喊道:

  “刘都长,听闻贵军峥嵘初显,在下想要观瞻一番,不知能否给个机会?”

  刘陟隐隐地猜到了秦彦彰前来的目的,转向一旁道:“德操,你说要不要放这些人入内。”

  沉吟片刻后,冯全乂方才开口,“都指挥使,不放他们入营,固然可以阻止牙外军窥伺我军虚实,但也会令他们觉得我军底气不足;依我之见,只要严格限制其行动,放他们入军中也不会有什么隐患。”

  “方才还说我如惊弓之鸟,我尚且还敢到你们营门之前;可这偌大的军营、上万士卒,却怕了我们二十多人?罢了罢了,回营!”

  刘陟还没做出回应,外面秦彦彰那惹人厌烦的喊闹声又响了起来;前者终于不胜其烦,下达了放这一行人入营的军令;卫戍的军士立即收回了斜举的长枪。

  秦彦彰本以为自己要铩羽而归,却蓦地被准许了入营;心中忧喜参半,喜的是回去总算能交差了,忧地是入了龙骧军的驻地,不知还要吃多少苦头。

  而后他一马当先,正要驰入营中;又听得一声鼓响,十几支长杆兵刃再次将他阻在门外;不堪戏弄的秦彦彰立即喝骂出口:“鼠辈,你怎么敢三番两次戏弄与我。”

  与这气急败坏之人相距不到十丈的刘陟却是一动不动,双手报于胸前;身旁的冯全乂反而先开了腔:

  “秦都长,龙骧军军规:事非紧急,任何人不得在营中驰马,违者立斩无赦!还请秦都长下马步行,以免——”

  “折了性命!”

  这话没有得到秦彦彰的应答,他愣了半晌,一面调整心绪一面斟酌;终于还是乖乖地下了坐骑,走入辕门。

  见仇人乖乖就范,刘陟心中也是颇为舒爽,大手一挥屏退戍门士卒,好让后面的随从迅速入内。

  同一时间,秦彦彰身后的虞候却虚退半步,向二十名亲卫骑卒吩咐了几句,接着也翻身下马随着长官入营。

  那二十名骑卒听得命令面面相觑,但也不敢违令......

  没过多久,秦彦彰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马蹄的踢踏声;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二十名亲兵分为两列,呼啸着飞驰入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