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代争鼎 > 第三十一章 死间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死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陟被冯全乂及几个军士引着,来到安置秦彦彰与那虞候的帐外;他见一人爬伏在帐外、穿着明显不似秦彦彰,随即一步跨过了那尸体。

  赶入帐内后,刘陟只见秦彦彰瘫在一大片血泊之中,躯体无力地倚着床榻;无神的双眼瞪地如铜铃一般大,脸上写满了他死前的不甘与诧异;其脖颈处那道三指宽的、深不可见的伤口,应该就是他毙命的原因。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要是敢有任何遗漏之处,绝不轻饶!”

  回过身的刘陟压住了心底的惊慌与烦躁,向一同入帐的两位看守军士询问;他话音虽低,但是语气中蕴含的威严却不可小觑。

  被问到的军士打了个哆嗦,随即就要张口;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缄口不语了。因为——

  龙骧军为了防止夜间喧哗导致的炸营,定下了“营使以下皆不能夜间言语,违者立斩”的军规。

  刘陟哪还能不明白这军士是顾及什么,出口承诺道:“军中主帅允你说话,你只管开口,不会因此遭受刑罚。”

  有了顶头上司的背书,那军士如释重负、叉手答道:“禀军主,小人与队中袍泽一起在帐外值夜,大概一炷香之前,外面躺着那人突然闯了出来。”

  “我二人用枪杆将其叉住,他却不顾枪尖都抵到喉咙上,硬是抬起手来,射了一支袖箭出去......”

  “袖箭、什么袖箭?”刘陟一面追问,一面往帐外望去,“往外射袖箭?”

  考虑到牙外军的人之前想强闯中军,刘陟未把他们拘在背嵬营内,而是就近安置在了左虞候营,故射程较短的袖箭,也能飞到营垒外面。

  被这一追问,那军士也口吃起来,“就就、就是那种......会、会响的箭。”

  “鸣镝!”刘陟与冯全乂异口同声地道出了这个词,而后二人对视一眼,互相瞧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虑。

  鸣镝乃是一种射出去能发声的箭矢,相传为秦汉之交时匈奴的冒顿单于发明。

  冒顿为训练部下的服从性,便要求他鸣镝箭所法之处,部下必须跟射,不(和谐)射者斩。

  经过严酷的训练,其部属皆唯命是从;于是这位大孝子在射猎之时,径直将鸣镝射向父亲头曼单于的坐骑,随后头曼便被如飞蝗而至的万箭扎成了刺猬,冒顿从而顺利即位。当然汉人用鸣镝,还是多当做传讯的手段。

  “现在去追那接受鸣镝讯息之人,肯定是来不及了,”沉吟半晌,刘陟终于又开了口,进而皱着眉头又问:“之后呢,你们直接杀了他?”

  “军主,是他自尽的,”那军士急忙否认,并同时指向帐外,“他射出那箭之后便开始口吐白沫,接着自己就倒下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没了进出气;若是军主不信,可寻人来验尸。”

  冯全乂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同解释起来,“都指挥使,我探查过那虞候的尸体,确实死于中毒。”

  “并且他身上还有沾着血的短刃,秦彦彰就是被自己部下所杀!”

  “这哪像他的部下,倒是更像个死间!”刘陟理清楚了来龙去脉,先暂定了个结论,接着向戍卫帐幕的军士问责道:

  “你们是怎么查验的,毒药、短刃、袖箭一样没找出来,全给他们带在身上!”

  两个军士听到这话立即下跪讨饶,口口声声说自己仔细查验过,未让这二人带什么违禁物件入帐。

  “恐怕那人,将这些东西藏在了粪门和亵裤之内,来逃避检验......”

  二人见冯全乂替他们辩解,感激地向上看了一眼;刘陟则挥了挥手将其屏退,凑到冯全乂身前,低声分析起来:

  “怪不得昨日秦彦彰趴在地上之时,骂了那虞候什么‘私自下令’;如此看来,冲击我中军的命令,也是那虞候下的。”

  “这样我便理清头绪了,他先用我之手除掉秦彦彰的卫兵,一来方便其动手,二来激化我与秦彦彰的矛盾,让我杀秦彦彰更具动机,三来将唯一可能成为我们证人的牙外军士卒,全部提前灭口。”

  “这个间谍可真是厉害,一石三鸟呀!”

  冯全乂听着分析,不住地颔首,而后刚想提问,又被刘陟伸手止住,“我知道你想问‘何人要激化我与秦武兕的矛盾’;这个问题,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首先被刘陟当做怀疑目标的,就是以韦氏为首的世家豪族们;这群大族既怨恨刘陟又厌恶藩镇兵,离间的动机倒是十足。

  但随即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煽动军队倾轧不难,但是想要平息动乱可就难了。

  稍微有一点差池,这些个大族就可能反遭乱兵屠戮,受到灭顶之灾;黄巢之殷鉴不远,他们不至于冒那么大的险。

  冯全乂将信将疑,提出了一个自己都不太信的嫌疑人,“会不会是,秦武兕自己......”

  “秦武兕做这种事情倒是比谁都容易,可是,他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刘陟没等冯全乂话说完,就出言打断,而后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他直接断了军饷,对士卒声称节帅把军饷都给了龙骧军,这种煽动士卒的方法不是更加简易可行?依我看来,将二十个牙外军士卒一同斩首这事情,都比秦彦彰之死更能激起军中同仇敌忾。”

  “其中利害我都一清二楚,他秦武兕岂能看不明白?”

  眉头皱地更深了的刘陟刚要叹气,却突然灵机一动:

  “既然排除了这死间是秦武兕的部下,那他大概率会核实这事的真假,我们就从中找一个周旋之法。”

  闻言的冯全乂眼神一亮,赶忙追问:“怎么做?”

  “现在是宵禁时分,没有兄长的鱼符或印信,任何人都无法入城;如果秦武兕在城中,定然是得不到消息的,我明日一早便派人入城,让兄长将秦武兕控制住!”

  说到这里,刘陟伸出个手刀,狠切了一下;俨然是找不到罪魁祸首,就先把制造问题的人解决了。

  “若是秦武兕在军营,那他可能已经收到消息;他要是带少量亲卫来要人,我就直接捉了他;他要是派属下来要人,我就把来人统统抓了,不让他们回去,一面向兄长报信,一面拖延时间。”

  “秦武兕一向在东郊的清海军右厢,拖延出来的时间,就是为了给兄长安顿好西郊左厢兵马的机会;到时候兄长引着左厢、衙内军大军前来,配合我龙骧军,凭他右厢一万余唯利是图的军痞,翻不起什么风浪。”

  “若是秦武兕就在军营,不做核对直来攻我呢?”

  “那便战,强则强,弱则亡!”

  刘陟眼露凶光,回地斩钉截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