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代争鼎 > 第三十二章 蹊跷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蹊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整个后半夜,刘、冯二人都是再无睡意;前者在军帐内来回踱步,时而长叹时而摇头,后者则静坐于胡床之上。

  直到破晓时分,一缕晨光自门帷的缝隙中漏入帐内,将刘陟晃地打了个激灵;他强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正要向帐外呼喊,却见戍卫的军士掀帘入内,禀道:

  “都指挥使,节帅遣人送来一批甲胄,来人就在辕门外,可要放他们入内?”

  还没等刘陟回话,冯全乂已经因这声通传打起了精神,他面带警惕、半是质疑半是自言自语:

  “运送军械之事,总要提前知会军中的判官,可我却未曾接到丝毫讯息;都指挥使,非常之时,其中恐怕有诈!”

  刘陟反而脸上神色缓和了不少,转身道:“半月之前节帅检阅龙骧军演武,对结果颇为满意,我便顺势向兄长讨了一批甲胄,当时也未曾报有多大的希望,没想到还真送过来了。”

  “可……可这卯时才刚刚过半,”,虽有刘陟这番解释,冯全乂还是将信将疑,“这也太早了罢,总觉着有些不大对劲。”

  这番谨慎倒也不是无的放矢,刘陟沉吟了片刻,秉着小心总无大错的原则,引着帐内帐外的几人,亲自去往营门处。

  龙骧军军营的营门,与其说是辕门,倒是更像城门;其夯土墙不但修地比两侧营壁宽出三倍有余,上面还覆了两层高的歇山顶砖石闸楼。

  闸楼正面开箭窗二排,每排各有六孔;东西两侧的砖墙上则各开箭窗二排,每排较正面少了许多,只有二孔;但整个闸楼,箭窗之数也达到了二十之多。

  刘陟立在闸楼正前的那段土墙上,没有先去理会下面侯着的兵卒,反而指向营外的开阔地谓着冯全乂道:

  “德操,你看这方圆数百步内的树木、屋舍都被我拆的拆,伐的伐;站在城头,周围形势便一览无余;楼下那些百十号人就算真的是来赚我这营门,无后续援军跟进,他们也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冯全乂心中还是有些不安,顶着压力向官长建议道:“不妨用吊篮将为首之人牵上城头,待验明交接文书之类的证明后,再开营门也不迟吧?”

  刘陟脸上浮现了些无奈的笑容,他觉得冯全乂有些过于较真了,但其这份认真又确是他所欣赏的,就准了这个提议。

  城头的军士依令放下了个结实的竹筐,呼喊着墙下为首的军吏,让他弃了甲兵入筐上城;那人也未有什么抗拒之心,全部照做了。

  哺一上营墙,那军吏就呈上手中的文书,单膝下拜,“禀龙骧军都指挥使,衙内军军典奉节帅军令,送盔、甲各五百领至龙骧军,还请都指挥使验收。”

  冯全乂受了了刘陟示意,接过文书;先斟酌内容,再逐字逐句比较字迹,还反复端详了几次上面盖着的印章,确认无误后,方才给了答复:

  “都指挥使,这文书确是真的,我这就去带人下城验收甲胄。”

  见冯全乂退下,那军典突然出声:“下吏还有节帅密信告知,还请都指挥使屏退左右。”

  “屏退左右,这人不是要行刺我吧?”揣着这份想法,刘陟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反而退到了己方军士身后,“有什么话直说便是,这墙上都是我的亲信,口风甚紧。”

  “昨夜丑时三刻,北门的斗南楼处看守门禁的军士,抓获了一个欲偷潜入内的奸细。”

  这句话没头没脑,刘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即刻追问道:“没了?”

  那军典面上泛着些疑惑,吞吞吐吐道:“还、还有句下吏不明白意思,叫什么‘龟玉...龟玉未毁于椟中’,节帅只让我转达,无需理解什么意思。”

  刘陟觉得这句话很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脑海中徜徉了半炷香的时间,终于知道是哪里见过了。

  这句话,其曾在高中语文课上学过,课文的名字就叫《季氏将伐颛臾》;里面有一句,“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

  “‘龟玉未毁于椟中’,难道要接一句‘虎兕未出于柙’么?”刘陟心中对自己戏谑道,却突然愣在当地。

  “虎兕未出于柙”,柙者,牢笼也;虎兕,大唐一般用武来避讳虎,便是武兕;这句话的暗语便是——秦武没能出的了牢笼!

  得到了“秦武兕被控制”这一重要消息,刘陟立即严声逼问:“昨日牙外军的马步军都指挥使,可曾在子城内过夜?”

  那军典被这一喝,头摇成了拨浪鼓,“这个下吏真的不甚明了,但下吏今日一早,就见着秦军主被节帅被请到了节度使署内。”

  是了!刘陟内里暗喝一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昨夜在营外接受鸣镝讯息之人,知道秦武兕在城内,就冒着极大的风险想潜入城内报信,却被抓了个正着;自己兄长一定是逼问出了其中细则,抢先一步控制住了那个导火索,并借着押送军需的名头,通传消息。

  至于为什么要用暗语,应该是怕这识得几个大字的军吏口风不紧,泄露了这机密引起牙外军的恐慌。

  想到这里,刘陟松了口气,派身旁军士将这军典带下去用些茶水,自己则直往城下,朝清点甲胄的门口走去。

  刘陟寻得了冯全乂,将自己的推测一五一十说出,冯全乂听得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一针见血地点出了问题:

  “都指挥使说节帅用暗语传讯的原因,是怕直说会泄露机密、动摇牙外军军心;但这个节骨眼上,派军士送甲胄来龙骧军,不是更容易令那些骄兵悍将心生不满?”

  “再者说,节帅怎么就确定,那个军典就一定没读过《论语》呢,这事情谁能说得准;全乂着实觉得此举有些画蛇添足,心中反而更加感觉蹊跷。”

  “嗯,”刘陟本想再拿文书说事,但又觉得冯全乂的话不无道理,便妥协道:“你继续在此清点甲胄,我立即派人去联系兄长,问个清楚明白!”

  冯全乂望着刘陟远去的背影,心中还是不放心,他随手抓了一名小卒,严辞吩咐道:

  “给我传令六名营使,自今夜起,营外恢复设置‘听子’、‘斥候’,至少安排十组、每组不得少于三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