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代争鼎 > 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陟终于在夜袭开始半个时辰后,毅然决然地登临了战斗的第一线,他双手将自己的横刀驻在身前,于营墙之上岿然不动,身上裹得密不透风的层层甲胄,更添显了其几分威严。

  那头上与颈间的兜鍪顿项自不必说,金盔的锃亮与顿项的寒光足以证明其坚不可摧;而刘陟躯干上更是内衬环锁铠、外罩山文甲;其长长的裙甲至坠到膝盖,将脐下最为紧要之处护的严严实实,小腿亦被胫甲覆盖;就连刚刚解开的披膊,也又被紧紧地束在了刘陟臂上,即使勒地伤口流血不止,他也未有半点色变。

  十四五个亲兵就在刘陟身侧,立起了一根粗约五六寸、高三丈有余的木桩,其上撑着一幅巨大的竖幡,上书十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谘议参军龙骧军都指挥使刘陟”。

  营墙上的龙骧军士卒虽不一定看得见刘陟本人,但必定认得这一军之主的旗幡。俗语云“将有必死心,则士无偷生念”;军中主帅都已上墙督战,戍营第一线的军士瞬间精神为之一振。

  城下指挥右一军作战的,正是其都指挥使陈存忠;他望着那竖起的旗嶓,心中不由自主地凝重了起来;而城上料想之中的欢呼没有传来,更让他心中一惊:

  “主帅亲临一线鼓舞士气,龙骧军的军卒中居然未听得呼喊之声,那个十四岁的稚子,竟能将部众约束到如此程度么!”

  “不能再如此正面强攻,这只是徒增部伤亡。”的念头随之在陈存忠脑海里生出,于是他立即下令:

  “旗兵听令,传令于身后的弓弩手,让他们集中向城头帅旗施射,我倒要看看,那衙内在城头能捱多久!”

  令既一处,数色令旗随即点起,身后的弓弩阵见了,当即停止了齐射;并慢慢分好次序,改为向城头帅旗持续压制射击。

  “举盾,举.....”

  刘陟的喝令刚出口,瓢泼的箭矢伴着令人胆寒的呼啸声破空而至,仿佛不要钱一般、连绵不绝地倾泻向刘陟所处的方圆二十步内。

  还好身旁亲兵反应迅速,格起了一列盾墙将主将护住,刘陟才免于被扎成个刺猬;否则真的要是身中数十矢,即使他全身上下被甲胄罩地严严实实、无性命之忧,也要被击打的遍体淤伤。

  见城头上的盾墙将龙骧军主帅遮蔽的严严实实,陈存忠不急反笑,又发一令:

  “中间做大声势,佯攻营门;两翼迅速散开,向东西两侧城墙靠近,那里防御薄弱,易于突入!”

  牙外军既定的策略是,右一军轻装简从奔袭龙骧军营门,趁营中士卒未醒之时,一鼓作气拿下大门;而后四处防火,引得营中大乱,令其兵卒自相残杀。

  因冯全乂布置得当,以及秦武兕的轻敌,这个战术意图并未实现;右一军进攻受挫之下,陈存忠只得改变思路,由薄弱处先登上城,而不再考虑直破营门。

  处在两重盾墙之内的刘陟刚要舒一口气,突然听到城下喊杀声大噪,他以为敌军要趁机再从正面突破,连忙命东西两侧军士挺枪架弩,着重打击营门前的敌军。

  刘陟虽位于城上居高临下,却被盾阵遮蔽了视线的;如此一来他自然发现不了敌军的两翼正慢慢散开,向龙骧军大营的东西两边迂回.......

  而距此战场七百里的地方,乃是五岭最东的大庾岭;前汉之时,汉孝武帝派遣庾胜征讨南越,庾胜便于此地筑城,大庾岭因而名之。

  其岭中遍布深山长谷,又邻亘溪东,地势甚为险要;自秦汉以来便是南北要冲之地,其战略意义可见一斑。

  开元年间,大庾岭旧路难行,名相张九龄奉命开凿大庾岭路,于是此道成为南岭中最重要的一条交通道路。凡人口迁移、军队调动、商旅往来、使节访问等,大都经过此道。

  因此,大庾岭之北三十里的大庾县,随之变为赣南重镇。

  坐落在章水之阳的大庾县南遏交广,西距湖湘,据江西之上流,拊岭南之项背;早在秦征百越之时,此要地便已设置了横浦关;而废弃的横浦关城旁,则赫然伫立着一座军营。

  夜色之下的军营保持着静谧安静,要不是营内来往巡夜的军士和营中点起的灯火,怕是无人能透过夜色看到这军营。

  军营正中,处于大军各营拱卫之下的,便是军中主帅的军帐,时已将至天明,其军帐内灯火依旧通明;坐帅帐内主位之上的,是一位年过花甲的却依然精神矍铄的魁梧男子,他便是自立为虔州刺史的卢光稠。

  卢光稠出生于范阳卢氏,他的曾高祖父是武周时的兵部尚书卢宗泰,卢宗泰因唐玄宗李隆基诛杀太平公主而感到政治斗争之残酷,于是辞官隐居虔州。

  卢宗泰或许知道他的人不多,但卢光稠的另一位老祖宗可谓是鼎鼎大名了,那便是后汉的著名大儒、刘备和公孙瓒的老师、汉末三杰之一的卢植卢子干。

  “军械粮草可曾准备妥当,仁化县方向的路径可曾探查完毕。”卢光稠声若洪钟的声音从主位上传下,他虽已年过六旬,言语之中还是具备着相当的威势。

  坐于卢光稠左手下的卢延昌立即回向父亲:“禀大人,军需武备俱已准备妥当,足够大军三月之用,前往韶州仁化县的斥候也已返回,回报此去路径俱是坦途,县内镇兵也并无异动。”

  “如此便好,”卢光稠应了一声,心中却还是忐忑,“可这一仗,事关虔州兴废,我这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大人不必忧虑,谭伯父募练了新卒,不日便将前来会合;有他出谋划策,我军拿下韶州易如反掌!”

  卢延昌口中的谭伯父便是赣州老将谭全播,因他是卢光稠的表哥,卢延昌喊其为伯父。

  谭全播颇具谋略,在卢光稠起义时多有出谋划策,使义军节节胜利。卢光稠能割据虔州,谭全播功不可没,因而他在虔州军中素有威望。

  听闻卢延昌提及谭全播,卢光稠脸上的忧色一扫而空,转忧为喜,坚定地说道:“有谭勇在,这韶州我势在必得,黎球,传我军令!”

  坐于左手之下的虔州军马步军都指挥使黎球则离开座位,单膝跪于帐下。

  “明日一早,用过朝食之后,大军便拔营进发,你带三千兵卒,轻装作为前军,不要攻城略地,要你绕过仁化,截断他们向南的去路,不让仁化一兵一卒向南报信!”

  “唯!”黎球干脆利落地接受命令,卢光稠又接了一句道:“待到我中军得知黎球已断敌军归路的消息之后,便立即夜袭仁化,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事情顺利,则可直捣曲江城下。”

  “父亲(刺史)英明!”卢延昌、黎球等帐内军校一起回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