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天才相师 > 第863章 要变天了

第863章 要变天了

  真的是令人头疼啊!

  这个吴狄,每次出现似乎都没什么好事。

  深井,它究竟是一种怎样恐怖的存在呢?为何会让在我眼中近乎于神一般存在的吴狄如此忌惮?

  身后传来了黄安慧嗯嘤的声音,它醒了。

  我转过身眼神关切的望着它,黄安慧情抚着额头,有些痛苦的朝我询问道:“老大,我、我刚才是不是睡着了?”

  其实我倒是挺羡慕它的,起码此时可以无忧无虑,不像我,除了疑问外就只剩下无尽的烦恼,以前一直不懂什么叫做庸人自扰,现在明白了,所谓庸人其实还是内心不够果决,心脏不够大,野心不够强。

  我朝它微微一笑道:“你可能是太困了,行了,回屋睡一会儿吧,我这个店啊,不用看的。”

  尚在发蒙中的黄安慧朝我点了点头,这才上了楼。

  黄安慧前脚走,黑曜后脚便从门外走进来了,当它一脸懵逼的望着地上那些碎玻璃时,脸色惊讶的朝我询问道:“老大,咱这该不会是遭了贼了吧?”

  我朝它翻了翻白眼后,没好气的道:“京大的妹子好看吗?”

  “好看,细皮嫩肉的,感觉很好吃,咳咳,感觉很好泡。”黑曜说秃噜了嘴,脸色尴尬的朝我笑了笑。

  我眉头一挑,朝它冷肃的道:“别动歪脑筋,京大如果有妹子失踪了,我可就认定是你干的,坏了我的规矩,你该知道结果的。”

  黑曜脸色变了变,朝我讪讪一笑道:“老大,我现在连活物都不吃的,又怎么可能吃人呢,我刚才不过就是跟您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我朝它摆了摆手道:“行了,出去买点饭菜回来吧,吃完饭我还得出去一趟。”

  黑曜应了声,便转身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提着两大提饭菜回来,叫上黄安慧下楼,我们仨便吃了起来,吃过饭后,我联系了之前给我装修的那个公司,让对方过来将门给补上,黄安慧留在店里面,而我则带着黑曜开车出门。

  去哪儿呢?

  由于吴狄的出现,令我心烦意乱,以至于这个传说中存在了至少两千多年的组织深井所网织出来的疑团占据了我整个脑海。

  黑曜一直坐在副驾驶上指着过往的高楼大厦而喋喋不休,而我却没有任何心思来纠正它的浮躁。

  思来想去,一个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人是谁呢?

  元葵先生,这个从最初将吴狄引入我视线的人,看似很少抛头露面,可京城的许多事件背后其实都有他的身影,不得不让我心生怀疑,这个人是否了解吴狄所说的深井。

  可惜元葵这个人似乎一直都喜欢站在我的对立面,所以,即便他真的知道,也不可能告诉我。

  所以,我只能强行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了让自己安静下来,我甚至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面默念清心咒。

  清心咒的效果倒是很明显,我的脑子也随着一遍又一遍的咒语而安静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我将车子停在了国安大楼前,来这里自然是找昝喜川的,这么多天没见,也不知道这家伙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呢。

  在楼下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人已经在接待大厅了,可能是因为从我的语气上听出来我来找他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让我稍微等他一会儿,他正在开会。

  如此,我与黑曜俩百无聊赖的在接待大厅里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才瞧见他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在瞧见黑曜时,这家伙显露出了本能的警惕,这让我奇了怪了,昝喜川的实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强,可黑曜是妖啊,难不成这家伙也懂道?

  转而想到堂叔时,我似乎又有些明悟了,堂叔虽然不是道门中人,可他对道的理解其实并不亚于我,这从当年他一直在家里面养蛇养鸡安插灵眼就能够看出来了。

  为了防止这家伙脑子一时间抽筋,我主动给他介绍了黑曜,当然,蛇妖这茬自然是不好在这里提的,只能告诉他,是我在湘西收的一个小弟,黑曜倒也挺挣气,用湘西话跟他打了招呼。

  昝喜川略含深意的跟它握了握手,轻笑了声道:“朋友的皮肤可真好。”

  黑曜这家伙咧嘴笑了笑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

  这话接的倒是挺妙,却让我更加确定他已经看穿了黑曜的身份。

  于是便岔开话题,问他有没有时间出去喝一杯?

  昝喜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朝我点了点头说旁边不远有家菜不错。

  离开国安大楼后,昝喜川倒也没急着问黑曜到底什么情况,而是问我关于齐琪琪的事儿。

  我这才知道原来齐家人瞒天过海离开京城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国央的高度重视,责令guo安与民调局方面彻查了,这让我很是疑惑,齐家人离开京城不是好事儿吗?为什么国央会表现的这么紧张?

  对此,昝喜川告诉了我一件事儿,让我头皮一炸!

  就在一个星期前,齐家此前依托的那位蒙族亲王死了,根据民调局方面调查,是被老猫干掉的,对此齐家人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只是全部撤离了呼市,回到了京城。

  只是碍于齐家于满族之中的威望,上面并没有立马对齐家人发难,就连凶手老猫也一直没动他,一方面是怕牵一发而动其全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

  如此,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民调局方面会安排那么多眼线放在尚品一居了,也明白为什么上官轻在得知齐家人集体离开京城后会那么生气了。

  当然,这事儿既然牵扯到了齐家以及齐琪琪,我自然会站在她那边。

  我拿昝喜川从来都没当外人,于是就将狠话给撂下了,任何人想要动齐琪琪,首先得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昝喜川一听,苦笑着朝我说,这事儿可能还没那么严重,其实国央方面只是需要一个说法,也要给蒙zu人那边一个交代,只要齐家人说出杀人的实情,这事儿可能就不会弄的这么复杂了。

看过《天才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