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五章 元神成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元神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夜,面馆卧房中。

  王凡躺在木板拼成的床上,空洞的双眼盯着房梁,胡思乱想着,迟迟无法入睡。

  想起扇气运之子嘴巴的事,担心林家报复他。

  又想着如何去群芳阁自荐抓鬼,才能让人相信他是有本事的,而不是骗子。

  心念一动,自主开放听力,顿时间,嘈杂骚乱的声音从群芳阁中传来。

  因为六识远胜常人,对他平时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夜夜忍受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差点逼疯他,为了摆脱困扰,用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如何主动控制六识。

  左思右想,为今之计,只有在人前展示出修士的能力,才是最好的自荐方式。

  可是……

  他不会啊……

  他没继承归海言心的记忆,不说他会什么,就连他是仙道几品的修士都不清楚。

  想到这里,王凡忽然想起鬼脸面具曾经说过,他的三魂没有合一凝成元神。

  所以他对身体的掌控程度,就像一个没有方向盘的驾驶员,无法掌控车辆。

  起初鬼脸面具要助他三魂合一,他拒绝了,当时怕鬼脸面具暗藏着害他的心。

  过了这么久,鬼脸面具想要害他的话早就动手了,既然一直没有加害之意,不如就试试?

  王凡翘起的二郎腿晃了晃,下了决定,传音鬼脸面具道:

  “助我凝元神吧。”

  被他藏在枕头下的鬼脸面具化成一团血色火焰,从枕头下飘出,汇聚在王凡面前,随后火焰褪去,面具的真身暴露出来。

  这面具狰狞丑陋,獠牙外露,又有一种莫名的美感,又丑又帅。

  鬼脸面具空洞的双眼冒出两团血色火焰,火焰抖动中溢出眼眶,略显激动地传音道:

  “当真?”

  王凡没想到鬼脸面具这么激动,竟然主动暴露在外,紧忙望了望不远处的床榻。

  乳白色的幔帐里,凤婶侧卧的身姿若隐若现。

  仔细聆听,她的呼吸平稳,好似已经熟睡。

  王凡微微松口气,一把抓住鬼脸面塞进怀里,恶狠狠道:

  “别随便露面!”

  鬼脸面具不以为然道:“怕什么,这个世间谁能威胁到你?”

  说到这里,鬼脸面具语气一转,催促道:

  “走,去玄灵宗,我来助你凝成元神!”

  王凡一愣,诧异道:

  “为何去玄灵宗?”

  “以我现在剩余的力量不足以助你凝元神,而玄灵宗乃灵脉汇聚之地,天地灵气浓郁,适合我吸取。”

  王凡摸着下巴,点头道:

  “原来如此,可是……玄灵宗距离坠仙城有一千多里,怎么去?走着去?”

  鬼脸面具自信满满道:“只要让我控制你,用不了多久便可抵达玄灵宗。”

  “你要控制我?”王凡顿时间警惕起来。

  “你怎么如此胆小!”

  鬼脸面具有些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地咆哮,震的王凡脑仁嗡嗡作响。

  王凡讪讪一笑,方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他既然打算让鬼脸面具帮他凝元神,让它控制一下又有何妨。

  下了决定后,王凡从木板拼成的简易床榻上下来,瞧了瞧凤婶,不发一声轻响地打开房门走出去。

  乳白色的幔帐里,凤婶微微睁开双眸。

  王凡来到屋外,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没发现任何异常,掏出鬼脸面具戴在脸上,传音道:

  “来吧!”

  两个字说的像是赴死的勇士一样。

  “千万别抵触我。”鬼脸面具提醒了一句,眼中的鬼火大作,面具边缘霎时间燃起一圈血色火焰。

  王凡只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侵入身体,接管了他对身体的掌控权。

  不过这股力量好似……很弱?

  他面具下的双眼转了转,心念一动,微微动了动手指。

  “咔!”

  一声轻响,鬼脸面具眼眶中出现一道肉眼不易察觉的裂痕。

  “你想毁了本器灵吗!让你别抵触我,你动什么动!我……”

  鬼脸面具气急败坏,絮絮叨叨个没完,他要是个人,都得喷出一口老血。

  王凡一脸懵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安抚道:

  “我不动,我不动,我真不动了!”

  絮叨了一会,鬼脸面具怒气消散了一些,冷哼一声不再传音。

  随后,王凡忽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透过面具的鬼眼一瞧,他整个人真的飘起来了。

  不一会,他就浮到高空中,下方的坠仙城一眼尽收。

  没等他仔细感受这种俯视众生的感觉,身体就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有凤来仪面馆内,凤婶打开房门,抬头望了望,嘲弄道:

  “老色鬼!如今你都不加掩饰了,定是对我起了色心,今后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你玄灵宗幸存者的身份泄露出去!

  哼!让你像步鹤峰一样,藏起来不敢见人。”

  说到这里,凤婶掩嘴偷笑,脑海中浮现出王凡躲在荒山中啃野菜的破落样子。

  随后身体化作一片片粉色花瓣,这些花瓣如同燕群一样飞离此地。

  ……

  曾经金碧辉煌的玄灵宗已经不复存在。

  整个玄灵宗地界的山头都被外力抹平,形成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平原。

  平原中心处,王凡缓缓降落在地面上。

  他重回故地,心神一阵恍惚,好似穿越之初恍如隔日。

  当时他就是在这里醒来,身边放着一堆死人牌位,上面写着同一个姓氏:

  归海。

  除了这些牌位之外,四周到处都是残躯断肢。

  如今那些尸体都已不见,地面上只留下暗红的血渍,暗示着这里曾经发生的血案。

  “如果你当时不跑,整个玄灵宗的财富都是你的,如今倒好,便宜了别人。”

  鬼脸面具不合时宜地损了王凡一句,打断了他感怀之情。

  王凡一愣,这才发现此地中,那些尸体不见了踪影。

  他最后悔的事,就是穿越之初没有摸尸,此时被鬼脸面具揭了伤疤,心口像是被刀捅了一样,心痛的快哭了。

  鬼脸面具不给王凡悲痛的时间,此时没有外人,它不再传音,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道:

  “归元守一。”

  王凡深吸一口气,摒除心中的杂念,盘坐下来,又轻缓均匀地长呼一口气,缓缓合上眼皮。

  几息过后,王凡气息内敛,思想完全放空,内心平静无波,进入了归元状态。

  鬼脸面具眼中血色鬼火剧烈燃烧,顷刻间,血色火焰覆盖住王凡周身。

  与此同时,鬼脸面具嘴巴张开,此处一方小天地霎时间狂风大作,天地间海量的灵气汇聚成一股洪流,被鬼脸面具吸进口中。

  王凡魂海中,三团亮度有异的魂球紧密贴合,两团光芒最为耀眼的魂球,一点点渗入暗淡无光的魂球中。

  魂球之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面,水静无波,倒映着紧密贴合的魂球。

  不知过了多久,紧贴的魂球彻底融合,光芒大作,整片魂海变得白茫茫。

  光芒消散后,魂球上裂出几道裂缝,人形的魂体从魂球中破壳而出。

  魂体不着衣物,蜷缩着身体,向下坠落而去。

  一小片水花溅射过后,魂体沉进海面,一圈圈水波扩散着,好似要冲到海面的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几日,或许只是一瞬间。

  鬼脸面具从王凡脸上脱落,坠在王凡腿上,双眼中的鬼火黯淡无光,有气无力地开口道:

  “成了!”

  话音没有气力,却能感受到它激动万分的情绪。

  王凡缓缓睁开双眼,眼神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生灵的气息全无,好似他就是一个死尸一般。

  魂海中,沉进水底的魂体一同睁开眼睛。

  顷刻间,魂海中的水面不在平静,剧烈翻腾起来,好似有狂风骤雨,激起层层巨浪。

  几息过后,魂体如同黑洞,将四周的海水吸入体内,随着海水入体,魂体越来越大。

  海水干涸时,魂体无边无际。

  “炼精化炁,炼炁还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所以,我是炼气士,修的不是仙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