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六章 开天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开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不到,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竟然被归海言心练成了。

  炼气士以身为丹炉,掠夺天地精气修自身,合道之后自身便是一世界,成道的炼气士想死都难。

  真亏你能想到分离人魂的自杀方式。”

  随着王凡话音落下,他均匀地呼出一口长气,眼中恢复生人的情绪,不在空无一物。

  鬼脸面具漂浮在王凡面前,诧异道:

  “炼气士?

  不是仙道修士?”

  说到这里,鬼脸面具喃喃道:

  “怪不得你体内没有灵力……”

  这一刻的王凡如同那日它第一次见到归海言心一样,仿若与整个世界隔离一般。

  “原来我真的是你口中的刽子手,嘿嘿嘿……我竟然开局就获得长生了……”

  王凡止不住地偷笑。

  恍惚中,他好像看见了妻妾成群,子孙满堂的幸福生活,眼中的欣喜怎么也藏不住。

  鬼脸面具眼中的鬼火映出王凡一脸贱笑的模样,鬼火抖动,讽刺道:

  “真是没有一丁点强者的气势。”

  “你懂个屁!”王凡站起身,装模作样地将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挺胸,一副教育的口气说道:

  “只要你有钱,就算穿着破衣,别人也会当你身上的衣裳价值连城。

  同理,只要你足够强,你的一举一动都是别人效仿的对象。”

  “修罗啊,你还是太嫩,涉世经验不……”

  他现在是真飘了,都敢直呼鬼脸面具大名了。

  说着说着,王凡灵机一动,一把抓住鬼脸面具,笑嘻嘻道:

  “修罗这么名字太土了,不如……你以后就叫系统吧!怎么样?这个名字好听吧?”

  “哈?”

  鬼脸面具眼中的鬼火静止不动。

  ……

  坠仙城城北的一处悬崖边。

  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静立在崖边,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折扇慢慢煽动。

  男子身后,凤婶扭着水桶腰莲步轻移,在她漫步间,娇躯四周浮现出粉色的花瓣。

  这些花瓣越来越多,绕着凤婶顺时针转动,将她肥胖的身躯隐藏在里面。

  几息过后,粉色花瓣像是被点爆一样,轰然炸开,一片片花瓣向四方溅射出几丈远后消失不见。

  这时,凤婶的形象发生天翻覆地的变化。

  她乌黑柔滑的发丝挽着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粉蝶簪子。

  一张圆润的鹅蛋脸上,脸夺芙蓉之娇色,蛾眉淡拂春山,双眸盈盈秋水,唇薄红润,细腻的纹路清晰可见。

  娇躯高挑,肌凝瑞雪的酥胸浅浅露着,腰间一根同色的丝绦将柳腰束的纤纤一握,挺拔的双峰随着凤婶的走动微微颤动。

  “圣子唤本座前来所谓何事?”

  人为至,声先到。

  白衣男子合起折扇,转过身看了一眼芳菲妩媚的凤婶,眼中升起一丝占有欲,又被他很好地压了下去,笑道:

  “几月不见,凤长老风采依旧。”

  凤婶五指修长的素手轻遮玉唇,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气,懒洋洋道:

  “圣子要是无事,本座便回去了,唉,近些日子不知为何,总是身体乏力。”

  白衣男子笑了笑,没在意凤婶的无礼之举,随后一本正经道:

  “计划有变,布置灵煞阵的任务放一放,请风长老配合曹将军运送一物进城。”

  “曹将军……”

  凤婶呢喃一声,修长的睫毛微动,星眸微眯,吐气如兰道:

  “圣子所说的是曹破天?”

  “正是。”

  “运送何物?”

  白衣男子面带微笑,不言不语,手中折扇一甩,轻轻挥动。

  凤婶嗤笑一声:

  “圣子行事当真谨慎,罢了,本座不问就是了。”

  “凤长老海涵。”白衣男子略表歉意道,随后将详细计划与凤婶诉说。

  等到白衣男子诉说完计划,凤婶颔首:“本座知晓了。”

  随后看了看天色,心里想着王凡是否先她一步回家,顿时起了回去的心思。

  当下慵懒地伸着懒腰,正要告辞离去,忽然一股令人心颤的气息袭来,让她仿若身处炼狱之中。

  白衣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猛地转身,在玄灵宗方向,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如同水浪一般,冲过此处。

  与此同时,乌云密布的苍穹,忽地被撕裂开一道不知几万丈长的裂口。

  原本藏在乌云中的圆月探出身子。

  柔和的月光撒下,像是一盏长长的聚光灯,照耀着大地。

  “仙境强者!”

  白衣男子保持不住从容的神态,一脸愕然。

  凤婶惊讶过后,瞟了他一眼,转过身消失在阴暗中。

  “仙境?那是九品之外,仙神境之威……”

  略带讽刺的话音飘进白衣男子耳中,他回头一瞧,哪里还有凤婶的身影。

  ……

  “嘶……”

  王凡深吸一口气,喉咙涌动,干咽一口吐沫。

  方才他以手作刀,斩出一道刀气,许是没有经验,这一刀用力过猛,虽然声势浩大,力量却分散了出去,没有发挥出这一刀应有的威力。

  就算这样,他也是膛目结舌,自己把自己吓一跳。

  鬼脸面具啧啧道:

  “这一刀有形无质,弱!当时归海言心……”

  “闭嘴!”王凡恶狠狠地打断鬼脸面具的话。

  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做了几个伸展运动后,一把抓住在他身边飘来飘去的鬼脸面具。

  随后屈膝,身体下沉。

  “砰!”

  在他脚下,有三道裂缝向远处延伸分裂,顷刻间,方圆数百丈塌陷下去。

  王凡拔地而起,升空的速度突破了音速。

  身体所过之处,空气被强大的压力分割,一层层气浪如同叠加在一起的烟圈一样,向远处散去。

  几息过后,王凡止住身形,静立在虚空上,脸上出现跃跃欲试的神色。

  这一晚,玄灵宗地界再一次遭受到破坏。

  等到王凡回到面馆时,太阳已露出一角。

  现在已经是面馆备料的时间,这一晚玩的有些疯狂,忘记了时间。

  看着紧闭的店门,王凡有些牙疼,不知道怎么向凤婶解释,他不是故意偷懒不做工的。

  正在他转动脑筋时,吱嘎一声,店门开启,凤婶现身后慵懒地倚在门框上,揶揄道:

  “这是钻到哪家小娘子的闺房去风流快活了,哼!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呐。”

  王凡面色讪讪,正要把组织好的谎言说出来,凤婶却是转身走回店内,略带威胁的话语从店内飘出:

  “吃完早饭赶紧干活,要是耽误了开张的时辰,你就别吃午饭了。”

  王凡一愣,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鼻子抽了一下,闻到空气中飘来的饭菜香气。

  紧忙追上凤婶的脚步,跟在她身边屁颠屁颠道:

  “凤婶消消气,我……”

  话说到一半,凤婶一把推开他,打断道:

  “我没兴趣听你编故事,离我远点!”

  王凡编好的谎话又被噎了回去,干笑几声,一溜烟跑进后厨。

  后厨内的一张饭桌上,摆放着几盘精致的小菜,旁边放着两桶米饭,这些就是凤婶为他准备的早饭。

  “唉,成仙也要吃饭啊,辟谷真是太难受了……”

  王凡叹息一声,在现实面前,他一腔的兴奋之情冷却了下去,抱起饭桶狼吞虎咽起来。

  虽然在凤婶这里有饭吃,但他没有一顿吃饱过,为了吃一顿饱饭,他需要想办法挣点钱了。

  “嗯……帮群芳阁解决女鬼的困扰,应该会得到一笔不错的报酬吧……”

  PS:等到投资满一百个,加更一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