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九章 组团

我的书架

第九章 组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什么也不知道啊……王凡懵了一下,传音道:

  “你隐居在这里是有目的性的?什么目的?是不是要寻找有缘人收徒?”

  一时间,王凡脑海浮现出一个画面:

  夜晚,一个快要饿死的半大男孩行走在街道上,不一会倒在凤含嫣开的面馆前。

  吱嘎一声,店门大开,凤含嫣从里面探出身子,瞧见男孩时面色震惊,愕然道:

  “竟然是先天道体!”

  ……

  凤含嫣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王凡,少倾,扑哧一声笑出来,掩嘴传音道:

  “是呀,是打算收徒,可惜徒弟没收到,却收了你这么一个饭桶,不然你当我徒弟如何?”

  王凡收起脑海中的臆想,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他可没兴趣当杨过,撩妹不负责,让那么多妹子伤心,还是个人?

  凤含嫣又笑了笑,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快去干活!”

  王凡咧了咧嘴,心事重重地走进后厨。

  “呵呵,竟被一个女人呼来喝去。”

  进入后厨时,脑中响起鬼脸面具的嘲讽,王凡正要还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你能否对人进行催眠?”

  “什么是催眠?”

  “就是……就是让人沉睡不醒。”

  “这有何难。”

  这就好办了……王凡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

  深夜,面馆后堂的卧房中。

  一抹月光透过窗户照在王凡床头,映出他那张不怀好意的大脸。

  不远处的床榻上,凤含嫣正对着他侧卧而眠,这一晚,她首次在王凡面前现出真容。

  床榻旁的窗户未关,月光倾斜着洒入,薄薄的幔帐挡不住月芒,照射在她的长发上,在月光的辉映下格外动人。

  微抿的嘴唇、浓密的睫毛、粉嫩的脸颊,令人充满无限的遐想。

  几缕发丝遮掩在恬静的脸上,月芒拂面,显得圣洁无比,犹如天宫仙子,又有一股骨子里透出的媚态将她拉回凡尘。

  一双素手依偎在俏脸下,胸前的饱满在藕臂的挤压下,犹如被压扁的面团。

  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富有光泽的肌肤从长裙样式的里衣下若隐若现,令人遏制不住轻抚它的欲望。

  她整个身材曲线是那样妖娆、婀娜,极具诱惑力,令人欲罢不能…

  王凡舔了一下唇角,全部气息内敛,犹如鬼魅一样飘到凤含嫣床头。

  她好似感受到了王凡的来临一样,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似乎随时就要苏醒。

  未免夜长梦多,王凡快速掏出鬼脸面具,将鬼脸对着凤含嫣。

  只见鬼脸面具眼中鬼火大作,一层薄薄的血色火焰在凤含嫣身上凭空燃起。

  少倾,火焰熄灭,凤含嫣的呼吸平稳下去,胸前有节奏地起伏着。

  不用装睡了,哥哥送你一个美梦……王凡发出奸计得逞的笑声,忍住伸出罪恶之手的冲动,一个闪身消失在房中。

  ……

  夜里的群芳阁喧声一片,违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

  院内廊下,一张张小方桌子坐满了人,有的在聊着家常,有的调戏身边作陪的姑娘,还有的欣赏着舞台上舞姬的舞姿。

  巨大的舞台上,五名舞姬翩翩起舞,引来一片叫好声。

  这五名舞姬身若无骨,在乐声中善踽步行,手持花枝颤颤然。

  几条细细的粉绸不知从何处飞出,绕着舞姬们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流动。

  又有花瓣飘下,落在舞台上,被舞姬踩在赤足下,一抬玉足,掀起漫天花瓣。

  这舞蹈还没昨天那几个姑娘跳的好看,那大长腿,那小细腰,啧啧……王凡趴在楼顶的瓦砾上,吧唧吧唧嘴巴,边欣赏边吐槽。

  心里说着不好看,却是把正事都忘了。

  少倾,一舞结束,舞姬们退下台去,王凡失望地收回目光,正要行动,忽地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气息向这里奔来。

  王凡一个翻身藏在垂脊后。

  不多时,一个身子曼妙的身影出现在楼顶,与之前的王凡一样,趴在瓦砾上,伸出脑袋向下看去。

  这人……不是之前来店里吃面的那个“女将军”吗!

  王凡楞了一下,忽然一种难言的刺激感从王凡心头升起,随后消失在阴暗处。

  再次现身时,出现在慕容笙笙身边,顺着她的眸光,一同向下看去。

  在那里,一个穿着华丽、肥头大耳的胖子,与两个姿色上乘的姑娘一同喝交杯酒。

  两个姑娘面色娇羞,羞答答地饮进酒水,完美展现了洞房之夜新娘子的美态。

  真会玩……王凡嘴角抽了一下,瞥了慕容笙笙一眼,暗想道:

  “她不会是来抓奸的吧?”

  想了想,好像不太可能,那个死胖子身上毫无修为,怎么想也不可能娶到慕容笙笙这样的绝色女修。

  可若不是捉奸,她又在看什么?

  王凡感觉脑细胞不够用了。

  这时,慕容笙笙收回目光,双手一撑,顿时起身。

  王凡紧忙一个翻滚,落在她身后。

  直到此时,慕容笙笙都没察觉到王凡的存在,几个跳跃,消失在楼顶上。

  王凡紧跟其后。

  不一会,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群芳阁后堂的一座独门小院中。

  进入院中,慕容笙笙瞧见浴房中飘出的雾气,眸光大亮,如同猫儿一样,不发一声轻响地来到浴房外。

  伸出玉指点在窗户上,窗内的锁扣顿时脱落,随后轻轻推开一道缝隙,熟练地伸出螓首,一只美眸透着窗缝向屋里看去。

  卧槽!她……她竟然……

  王凡险些爆出口粗,一股正义感涌上心头,当下就要制止慕容笙笙禽兽一样的行为。

  不知怎么的,心有制止意,身不随心意。

  片刻,他鬼迷心窍一样地来到慕容笙笙身边,学着慕容笙笙的样子,透过一指宽的窗缝向屋里瞅去。

  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一上一下叠在窗缝外。

  屋内雾气缭绕,浴桶中坐着一个肌肤水嫩雪白的女子。

  这女子大半个身子缩在水面下,只露出香肩与两只半边的峰峦,秀发打湿粘在白天鹅似得鹅颈上。

  闭着的双眸微微颤抖,密长的睫毛挂着细小的水珠,时不时地落下,滴落在透着腮红的精致脸庞上。

  这一幕太过香艳,燃烧着王凡的理智,再也挪不开脚步。

  一男一女的鼻子不约而同地流出一道血柱。

  两人本能地抬起右手擦拭。

  只是,王凡身在慕容笙笙的左边,这一抬手,不可避免地碰到了慕容笙笙的身体。

  身体的触动让慕容笙笙猛然一惊,瞬间起身,脑袋撞在王凡的下巴磕上。

  “哎呦。”

  王凡只觉是被蚊子叮咬一般,慕容笙笙却痛的大叫一声。

  PS:下午拔牙的地方太痛了,止疼药没管用,更新晚了,抱歉抱歉。还有,感谢清风细雨的打赏,感谢感谢!谢谢支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