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十章 你被骗了

我的书架

第十章 你被骗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环,是你吗?”

  浴房内传来一声询问。

  慕容笙笙紧忙抿住唇,同时掌心外翻,向王凡胸口拍去。

  王凡也不躲闪,任由她击打在胸口。

  这一掌好似拍在海面,掌力被散的干干净净。

  这时屋内传来一阵悉悉窣窣的穿衣声。

  “小环!是你在外面吗?”

  浴房内又传出一声问询。

  王凡不敢久留,要是被屋里的人发现他在偷窥就太丢人了,当下一手环住慕容笙笙纤细的腰肢,带着她从原地消失。

  几息过后,两人重新回到楼顶。

  慕容笙笙剧烈挣扎着,王凡的手臂就像铁钳一样,牢牢地卡住她,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挣脱。

  竟然挣脱不开……慕容笙笙愕然,失神了一息后,猛然回神。

  周身灵力涌动,一柄青色长剑突然出现,在月光照耀下闪着寒芒向王凡刺去。

  危急时刻,王凡伸出两指轻轻一夹,长剑停在他面前两寸处,剑身震动微鸣,无法再前进一寸。

  “别动手啊,我没恶意。”

  慕容笙笙耳边刚响起一句话,腰间便再无一物。

  转身一瞧,距离她不远处,王凡高举双手,没表露出一丝敌意。

  是他,面馆老板年的姘头……慕容笙笙半眯眼眸,招来青色长剑握在手中,随手挽了一个剑花,戒备着一步步后退。

  见王凡没有阻止之意,松了一口,询问道:

  “你是谁?跟着我作甚?”

  王凡挠了挠头,讪笑道:

  “我,咳,在下王凡,是来抓鬼的,见你鬼鬼祟祟的,一时好奇便……”

  说到这里不再言语,给了慕容笙笙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现在王凡才搞懂慕容笙笙来这里干嘛,不是来捉奸的,而是……她是一个百合花。

  百合花来群芳阁能干什么?

  找妹子啊!

  慕容笙笙的俏脸上看不到一点羞愧之情,凝视着王凡好一会,才收起一丝戒备。

  又退后几步,转过身就要离去,刚踏出一步,身子又转回来,疑虑道:

  “抓鬼?群芳阁闹鬼?”

  王凡左右瞧了瞧,拉近了与慕容笙笙的距离,后者先是本能地竖起剑身,后退几步。

  王凡又一脸人畜无害地高举双手,以示诚意。

  慕容笙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镇定下来,长剑竖在身后,

  走的近了,王凡低声道:

  “昨日我……”

  待王凡讲清事情经过,慕容笙笙颔首,蹙眉道:

  “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

  “鬼物害人,此事不可不管,我与你一同查探。”

  “呃……”

  王凡愣了一下,怀疑地看着慕容笙笙,他怎么感觉这个女修是在找借口留下那……

  慕容笙笙收起青色长剑,走了几步后,见王凡还停在原地,蹙眉道:

  “愣着干什么?带我去花魁住处啊!”

  “来了,对了,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慕容笙笙。”

  ……

  花魁院门上的符纸已被揭下。

  紧闭的院门内,一个道士打扮的猴脸男人坐在客椅上。

  道士臂挽拂尘,一手握着一个透明的圆珠子,口中喃喃自语,说着听不懂的鸟语。

  圆珠中,有一个黑色人形虚影,不停地挣扎着,好似有一只厉鬼被封印在里面。

  院中除了道士外,还有五名壮汉分散在四周,暗自戒备着。

  不一会,小玉儿端着一盏茶从屋内走出,惧怕地看了一眼道士手中的珠子。

  止步定了定神,拾起勇气走上前,将茶水给道士奉上。

  “道长辛苦了,喝杯热茶解解渴吧。”

  道士停止念咒,瞥了一眼小玉儿,目光在她胸前一扫而过,淡淡道:

  “谢过玉儿姑娘。”

  说着,接过茶杯,粗糙的大手不经意地划过小玉儿的手指,让后者脸上爬上一抹羞红,娇羞地低下脑袋。

  道士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道貌岸然地抿着茶水。

  “呸!登徒子!”

  藏在阴暗处的慕容笙笙发出蚊子一样的声音。

  在她身旁的王凡耳力极好,将她的话一字不差听在耳中,侧头看了看慕容笙笙,心里暗想:

  “我看你是嫉妒吧……”

  想起了慕容笙笙百合花的身份,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两条小白龙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顿时口干舌燥,险些又要流出鼻血。

  许是这具身体憋了一千多年,内火太盛,自从他凝结元神后,这具身体总是容易露出丑态。

  就在王凡胡思乱想时,“吱嘎”一声,院门开启,后又关上。

  招呼完客人的老鸨领着一个婢女走进来,先是看了一眼珠子里面的黑影,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口浊气后,对着道士恭敬道:

  “多谢道长相助,这里有一百两银票,还请道长笑纳。”

  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双手递上去。

  道士呼吸略微急促起来,稍加掩饰后,笑道:

  “老板客气了,除魔卫道是我辈修士的本分,谈钱就俗了。”

  话虽这样说,银票却是被他接了过去。

  老鸨陪笑道:

  “道长仗义出手,怎敢让道长空手而回,如今天色已晚,不如道长就在这里歇下吧。”

  说罢,对身边的婢女吩咐道:

  “去看看哪位姑娘今夜没接客,收拾收拾,让道长住下。”

  “是!”

  婢女福了一礼,低着头退下。

  道士一听,眉梢止不住地抖动,笑逐开颜道:

  “客气了客气了,那……贫道就叨扰一夜了。”

  老鸨脸上挂上职业假笑道:

  “道长言重了,请在此稍等片刻……”

  王凡听着他们互相交谈,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想来是这个道士截了他的胡,珠子中的黑影就是那只女鬼。

  如此一来,他的赚钱大计算是落空了,心里失望地叹息一声,起了离开的心思。

  “原来是个骗子。”

  突然,慕容笙笙冷笑一声,从阴暗中走出,伸出剑指,一道无形的剑气激射出去。

  “咔嚓!”

  道士手中的珠子应声而碎,里面的黑影化成一滩黑水,将道士的大手染黑。

  一股浓郁的墨臭味从道士手中飘散出来。

  突然间的变故让众人大惊失色,几名壮汉还以为是女鬼出现,后背顿时被汗水浸湿,一个个如临大敌。

  小玉儿惊叫一声,紧忙藏在道士身后,紧闭着双眼,捏着道士的衣角瑟瑟发抖。

  而她身前的道士却是双腿打颤,险些瘫软在地。

  老鸨倒是镇定一些,仔细看了看慕容笙笙的面容,沉声道:

  “姑娘是人是鬼?”

  慕容笙笙剑指内勾,道士身后的椅子像是被磁铁吸引一般,被无形的吸力牵引过来。

  待到椅子贴身,被她一手扣住,一个漂亮的翻身落座在椅子上,颇有气势地笑道:

  “你被骗了。”

  PS:感谢书友卖鲍的有点东西的打赏,感谢!有投资资格的书友,希望你们能投资一下,满一百投资有个投资圈小推荐,聊胜于无,对我来说,任何推荐都很救命!谢谢大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