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十一章 第一桶金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第一桶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姑娘是人……

  老鸨的目光从慕容笙笙身上移开,怀疑地看着道士,后者见老鸨看来,脸色明显一慌,强装镇定道:

  “不要听她血口喷人,贫道早已制服厉鬼,老板你是亲眼所见。”

  道士声音很大,以为这样能掩饰心虚。

  老鸨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地一股墨臭味传进鼻中。

  定眼一瞧,那是道士手中散发出的味道,在他手中,曾经封印厉鬼的水晶球碎成一片,黑色的墨汁从碎片中流淌在道士手中。

  老鸨脸色顿时沉下去,猛地抬头,盯着道士的双眼狠声道:

  “好啊,竟骗到老娘头上了!你们几个过来,将他捆起来送官!”

  “贫道不是骗子!你听我解……呜呜呜……”

  道士话没说完,就被涌上前来的壮汉们五花大绑,嘴里塞进一块不知哪里找来的破布。

  一股恶臭顶到道士的喉咙,险些将他臭晕过去,也不知那个丧天良的人不洗袜子。

  小玉儿失去了倚靠的存在,微微睁开眼,被眼前的变故弄懵了,她方才沉浸在恐惧中,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

  这骗子手段可以啊,竟然连我都骗过去了……王凡摸了摸下巴,对道士的行骗手段表示了赞赏,一点都没承认是自己笨。

  鬼脸面具突然传音道:

  “那只女鬼没出现。”

  “什么意思?”

  鬼脸面具不答,两团血色的光点在王凡胸口处亮起。

  与此同时,道士怀里飞出一张符箓。

  这符箓被淡淡的金光包裹,现身后好似在与什么东西角力一般,原本淡淡的金光突然炸开。

  整个院落都被金光笼罩。

  金芒持续了一息后,符箓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住,霎时间便哑火了。

  金芒消散后,符箓出现在王凡手上。

  这是什么鬼东西?

  王凡捻了捻符纸,此刻符箓黯淡无光,就像是一张废纸一样。

  “此符是三品阴阳师制造的符箓,可保一宅无邪物侵扰。”鬼脸面具回答了王凡心中所想。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王凡抽了抽嘴角,听到鬼脸面具的解释,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道士就是靠这张符行骗的,想来今夜女鬼没有出现就是这张符箓的功劳。

  老鸨瞪大了眼珠,像是看到了神迹一样,目光随着符箓看向王凡躲藏的地方。

  五名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一起,刚摆脱掉的恐惧感又从心地冒出。

  人多不仅力量大,也能壮胆。

  小玉儿紧忙躲在老鸨身后,死死闭着双眼,又装起了鸵鸟。

  慕容笙笙扭头招呼道:

  “还不出来!”

  王凡揉了揉太阳穴,也想来一次帅气的出场。

  可惜想不出用什么方式,只得放弃装逼的念想,随后一步跨出,带着一道长长的残影出现在慕容笙笙身旁。

  五名大汉喉咙涌动,干咽几口后,下意识退后几步,王凡鬼魅一样的步伐着实吓坏了他们。

  老鸨倒是显得很镇定,仔细查看了一下王凡的外貌。

  他是昨日送面的那个小厮!

  老鸨面色一愣,脑海中浮现王凡一巴掌扇飞芸芸姑娘的画面,眼睛亮了起了。

  好快的速度,这个面馆小厮究竟是何身份?

  他真的是来抓鬼的?还是……

  慕容笙笙眼眸半眯,握着椅子把手的玉手捏紧了一些,眸中有寒光一扫而过。

  ……

  花魁芸芸姑娘的卧房中。

  慕容笙笙与王凡坐在相邻的客椅上,不约而同地望向一扇屏风。

  半透明的屏风后,隐约可见小玉儿的身影,还有一道身形曼妙的身影躺在床上,在小玉儿的服侍下,小口地喝着汤药。

  昨日相见,她也没有这般虚弱啊,难道是被女鬼掏空了身子?

  想到这里,王凡又联想到慕容笙笙身上,看着慕容笙笙凹凸有致的娇躯,脑中不可避免地浮现出磨豆腐的场景。

  忽地鼻头一热,紧忙扭过头,驱散脑中少儿不宜的画面,正襟危坐起来。

  慕容笙笙好似心有所感,扭头瞟了王凡一眼,遂又转回去,螓首微微前倾,好似要透过屏风,窥探到花魁的真容。

  正在王凡感到枯燥的时候,老鸨领着婢女从屋外走进,对着王凡与慕容笙笙两人福了一礼,笑容满面道:

  “今夜多谢二位仙长相助。”

  说着,又福一礼。

  之前以为厉鬼被抓,她才放心开张,谁知那个道士竟然是个骗子,根本没有抓到厉鬼。

  今夜群芳阁已经开张,要是厉鬼现身作乱,群芳阁的名声就毁了。

  想起来就是一阵后怕。

  如今之计,只有在不惊扰宾客的情况下抓住厉鬼,才可保全群芳阁的名声。

  幸好,倒下一个骗子,来了两个真修士。

  慕容笙笙仙姿玉色,有着她们这些庸脂俗粉没有的仙家气质,打眼一瞧就是一个修仙的仙子。

  而王凡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是最令老鸨信任的。

  一个样貌平平的男人,能有慕容笙笙这种绝色仙子跟随,还不能说明王凡的不平凡吗?

  她之前见到王凡一巴掌扇飞芸芸时,就想要上门试探一下王凡深浅,如果真是隐居的高人,她便请王凡出手制服厉鬼。

  只是没等她行动,那个骗子就自己找上了门。

  想起这些,老鸨就一肚子糟火,她这些年阅人无数,想不到竟被一个假道士骗了。

  压了压心中的邪火,对身后的婢女试了一个眼色。

  婢女手捧托盘,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走上前,将托盘放在王凡二人中间的几案上。

  随后轻轻揭开托盘上的红绸,一张张银票暴露在外,每一张银票上的数额都是十两,这些银票加一起整整二百两。

  “小小敬意,还望二位仙长笑纳。”

  老鸨一脸舔狗的笑容,继续笑道:“二位仙长能否屈尊降服在此作乱的厉鬼?”

  她不信这些钱请不动他们,二百两连城中有名望的修士都能请动了。

  之前只是犹豫不决,怕请来的修士解决不了厉鬼,又将群芳阁闹鬼的事情传出去。

  此时,她对王凡还是有些信心的,在她认知里,能够一巴掌扇飞被鬼附身的芸芸就是天大的高人了。

  更可况,话本里不是总说,有一些世外高人就喜欢隐藏在市井中吗。

  而王凡平凡的外表,小厮的穿着,多符合话本中说的那种高人。

  慕容笙笙不屑一顾地瞟了一眼银票,淡淡道:

  “除魔卫道是我辈修行者的本分,钱财就不……”

  她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王凡打断道:“好说好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话音未落,眉开眼笑地收起银票,心满意足地收进干瘪的储物袋中。

  终于有钱了……王凡小心翼翼地将储物袋收进怀里,拍了拍衣物下的储物袋,一脸的满足。

  慕容笙笙攥紧秀拳,强忍着动手揍王凡的冲动。

  身为王凡的临时同伴,她感觉脸面无光,当下有些后悔参与此事了。

  老鸨笑容满面,收了钱就要办事,这一刻她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小玉儿,扶我下床,我要当面感谢一下二位仙长。”

  这时,一声妩媚中透着虚弱的话音从屏风后传出。

  PS:以后初步定在,下午6点左右跟晚上12点前更新,延后更新会提前通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