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十四章 看戏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看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内的汉子察觉到一丝杀意,猛地抬头一瞧,双眼瞬间瞪圆。

  有人!

  “咻!”

  这时聚而不散的剑气垂直而下。

  汉子目光一凝,抱着女鬼一个翻滚,略显狼狈躲过这道剑气。

  他刚才坐着的木椅上被剑气刺出一道剑口,剑气威力不减,入地七分。

  “好险!”

  汉子凝视木椅上的剑口,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抬头瞥了一眼露出半截剑身的青色长剑,眉头紧锁,一个转身破窗而出。

  跳到院中后,转身死死地盯着房顶上的慕容笙笙。

  她是谁?为何偷袭我?她怎么找到这里的?

  汉子脑中升起一堆问号,深思片刻后,心里生出一股凉意,暗道一声:

  坏了!难道圣子的谋划暴露了?

  方才还在调戏自家夫君的女鬼,此时如同树袋熊一样挂在汉子身上,迷茫地看着房顶上的慕容笙笙。

  眼睛眨了眨,又瞅了瞅汉子,眼中的迷茫渐渐褪去,被怒意替代。

  这混蛋!是不是惹了风流债,被人找上门了?

  女鬼脸含煞气,狠狠地瞪了汉子一眼,随后又紧搂他的脖子,一双腿盘上他的熊腰,示威一样地盯着慕容笙笙。

  瞧着慕容笙笙百花不敢与之争辉的容颜,鼓足的气势泄了几分,故作强势地对慕容笙笙呲牙咧嘴。

  好似这样能加重她的底气。

  呵,鬼仗人势……慕容笙笙眼眸半眯,对女鬼的示威不屑一顾。

  一把拔出青色长剑,剑指汉子,厉声道:

  “纵鬼害人,天理不容,今日本姑娘便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祸害!”

  女鬼闻言,狰狞的脸色凝固住,一腔的怒意消散,怯怯地看着汉子,紧闭唇齿,没敢说话。

  这女人是被娘子引过来的?

  汉子愣了愣,低头看着女鬼,后者对他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不对!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

  汉子审视慕容笙笙片刻,疑心越来越重,沉吟一下,冷声道:

  “是谁派你来刺杀本将军的?”

  慕容笙笙闻言,蹙眉道:

  “将军?你是朝廷武将?”

  汉子不答,心中疑虑更甚,如果是特意针对他而来,为何又不认识他?或许……对方在装傻?

  一时间,汉子觉得自己的聪明才智有点不够用了。

  慕容笙笙脸色愈加冰冷。

  身为朝廷武将不去保卫一方平安,反倒养鬼害人,这种狗官不配活在人世。

  这些年惩奸除恶还没杀过狗官,今日正好借斩杀狗官杨一杨她慕容笙笙的威名。

  一股豪气顿时在她胸腔涌动,右手挽了一个剑花,青色长剑竖在胸前。

  竖起一对剑指,自下而上轻抚剑身,剑身上的纹路随着玉指的划动,亮起耀眼的青芒。

  与此同时,茅屋剧烈震动。

  “咔嚓……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

  墙面上尘土抖落,一道道裂痕爬满墙面,好似随时都要坍塌。

  慕容笙笙周身的空气好似被烈火烘烤一般,抖动扭曲,模糊了她的身影。

  骇人的气息从她身上向四周扫去。

  掀飞了屋顶上的稻草,抚平了地面上的杂草,一对交配中的甲虫被吹飞,在空中分离,脱出黑色的内脏。

  “四品剑修……”

  汉子脸色沉了下去,拍了拍女鬼的翘臀,低声道:

  “退后百丈。”

  女鬼听话地松开双臂,一脸惧色地向远处飘去。

  慕容笙笙身上的气势太吓鬼了,如果她还是活人,此刻怕是都要失禁了。

  待到女鬼飘到百丈之后,汉子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杆铁制长枪,斜跨身后。

  同时,左手对着慕容笙笙虚抓。

  霎时间数以百计的铁刺从草屋里窜出,刺向慕容笙笙。

  慕容笙笙轻踏稻草,螺旋升空。

  “砰!”

  本就支离破碎的草屋在铁刺的刺击下轰然倒塌。

  汉子目光追随着慕容笙笙。

  见她升到半空中,左手上勾,这些铁刺微微震动,发出轻鸣声。

  “咻!咻!咻……”

  一息过后,这些铁刺熔炼出一丈长的铁质长枪,如同箭矢一样激射而出,枪尖带着一层气壳,直指慕容笙笙。

  半空中,慕容笙笙眸中寒芒一闪而过,手中青色长剑挥舞中,将射来的铁枪尽数斩断。

  “你就这点本事?”

  慕容笙笙唇角勾起,左手结剑指竖于胸前,右手高举青色长剑,一道金芒从剑柄处延伸,剑身纹路亮起的青芒逐步被金芒替换。

  又有似龙吟一样的剑鸣声传出。

  与此同时,萤火虫一样的光点凭空出现在夜空中,汇聚到长剑上,形成一把耀眼的光刃。

  剑身光芒最盛时,已然长到十丈长,光刃璀璨绚丽,像一个灯柜,照亮夜空。

  你这是掏出了三十米的大长刀吗……藏在篱笆外的王凡吐了一句槽。

  随后从怀里掏了掏,没有掏到看戏必备的瓜子,有些小遗憾。

  另一边,慕容笙笙衣裙翻飞,如同一位绝世剑仙。

  “死吧!”

  一声娇喝过后,慕容笙笙手中的三十米长剑骤然斩下。

  这一剑,快如惊雷。

  “雕虫小技。”

  汉子不屑一笑,侧身一跃,堪堪躲过这一剑。

  “轰!”

  三十米长剑落地,顿时间剑意倾泻而出,将地面斩出一道二十多丈长的裂痕。

  一剑不中,慕容笙笙挥臂上抬,再一次向汉子斩去。

  这一次,光剑即将斩在汉子面门时,只见他腰身一扭,光剑于他鼻尖两寸处而过。

  第二次躲开慕容笙笙的攻击后,汉子扭腰,右臂后拉,暴露在外的小臂上青筋暴起,一把将手中的长枪抛射出去。

  长枪转瞬即到,慕容笙笙仓皇中快速扭头,躲过致命的一击。

  一息过后,几根青丝被微风吹拂到她的琼鼻上。

  这是她被长枪斩断的发丝。

  慕容笙笙一口气将发丝吹走,一双星眸凝视着汉子。

  手腕一转,光剑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金光竖在她身后。

  她轻敌了,眼前这人也是四品修士!

  汉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右手虚抓,斜插入地的长枪一阵震动,随后破土而出,飞回到他手中。

  看了看慕容笙笙身上的服饰,汉子咧嘴道:

  “大宗门的弟子?”

  慕容笙笙冷哼道:

  “星云宗弟子慕容笙笙!”

  汉子嘴角咧的更大,笑道:

  “前大秦边关守将曹破天。”

  报上来历后,曹破天抬起长枪,指着慕容笙笙,笑眯眯道:

  “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日……必死!”

  “大言不惭!”慕容笙笙不屑一笑,手腕一转,手中的三十米长剑舞动起来。

  顿时漫天金芒。

  曹破天后退十丈,躲开慕容笙笙的攻击范围。

  随后长枪一挥,夜空中冒出数不清的水珠,水珠浮现之后,结成一个个尖锐的冰锥。

  一息过后,冰锥铺天盖地,好似将天穹都遮住了。

  只见曹破天手掌虚抓,这些抖动着的冰锥似脱缰的野马,映着月芒,向慕容笙笙激射过去。

  五行术士的术法好帅啊……

  王凡看着遮住天空的冰锥,一脸的羡慕,这种花哨的术法他一点都不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