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二十九章 武竟司拿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武竟司拿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打了林天羽的就是他啊,不过,得罪了林家,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你没听三公子说吗,这位仙长是四品修士!”

  “四品?四品很厉害?连林家都拿他没办法?”

  “孤陋寡闻,四品修士可是连定王都要正眼相待的。”

  “嘶……这么厉害?怪不得敢打三公子!”

  “是呀,这回三公子怕是踢到铁板了。”

  “你们真是无知,就算定王不给三公子撑腰,难道你们忘了定王妃?

  那可不是能轻易招惹的主,这位仙长打了三公子,只怕定王妃不会善罢甘休的。”

  ……

  周围的议论此起彼伏,灲子安紧绷着脸,冷眼扫过人群。

  顿时间,这些吃瓜群众作鸟兽散,没人再敢在这里议论。

  他的凶名在坠仙城可是家喻户晓,谁敢得罪他,看他的出丑场面。

  真不愧是坠仙城头号二世祖……王凡看着散去的人群,脸上纠成了表情包。

  他倒不是怕灲子安仗着定王府的势力害他,只是得罪了灲子安,他在坠仙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世间唯小人最难防。

  唉,但愿灲子安不是小心眼吧,要不然,跟凤含嫣一起离开坠仙城好像也不错。

  她应该是某个修仙宗门的高层人物吧,以我的能力,在修仙宗门当个长老不过分吧,没事调戏调戏女弟子,这种日子貌似也很舒适……

  王凡苦中作乐地幻想着,想到妙处,甚至笑出声。

  这一声笑,让灲子安脸色阴沉如水,大声喝道:

  “你笑什么!”

  王凡抬眼看了灲子安一眼,轻咳一声,抱拳道:

  “灲公子,此事是我有错在先,你想我怎么赔罪还请明言。”

  如果灲子安只想让他道个歉,那么他依了便是,毕竟是他抓错了人,人得懂得承认错误。

  但灲子安要是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他就恕难从命了,大不了离开坠仙城便是。

  灲子安沉着脸,少倾,摆摆手,语气缓和下来说道:

  “算了,念你也是抓贼心切,本公子就不跟你计较了。”

  这……剧情发展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王凡愣了一下,随即露出舒心的微笑。

  这个结果简直是皆大欢喜。

  这时,灲子安又道:“但是……”

  王凡脸色顿时一变:“但是什么?”

  灲子安看了一眼地面上散落一地的金属碎块,随后抬眼正要答话。

  “武竟司办案,闲杂人等退避三舍!”

  “让开,别挡路!”

  这时,一队身着劲装,腰间挂着铜牌的人分开远处的人群窜出来。

  他们是武竟司的人……王凡扭头看着这些人,脑海中浮现出朝廷鹰犬锦衣卫。

  不过这武竟司跟锦衣卫不同,武竟司负责处理修士作乱,是朝廷管控修士的特殊部门。

  “李玉春……他来干什么?”灲子安皱起眉,伸出手拉住王凡的手腕,低声道: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你要带我去哪?”王凡一动不动,像是长在土里一样。

  灲子安这副自来熟的样子让他有点懵逼,而且他从小就被教育,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不问清缘由,他才不会随便跟灲子安走,万一灲子安是个兔爷,看上了他的威武雄壮怎么办?

  想到这里,王凡打了一个冷颤,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紧忙甩开灲子安的手。

  灲子安脸色微变,正待说话。

  这时,武竟司的人已经来到这里,当即分散开将他们两人包围。

  他们的目标是我?

  王凡微微一愣,环顾一圈,这些腰间挂着铜牌的人顿时如临大敌。

  有几个人额头甚至冒出冷汗,被他的目光扫过后做出一脸凶相,以为这样能加重自己的气势。

  我有这么吓人吗……王凡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倒是有些后悔没跟灲子安走了。

  只是,除了扇林天羽巴掌与砸了狐妖的摊子外,他不记得自己有犯过事。

  难道,是因为他!

  王凡缓缓看向灲子安。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腰间挂着金牌的中年人,来到灲子安身旁抱拳道:

  “见过三公子。”

  “李玉春,你这是什么意思?”灲子安半眯着眼眸,目光不善地盯着李玉春。

  “下官听闻有人当街殴打三公子,是以带人过来以护三公子周全。”

  不,我没有,别胡说……王凡咧咧嘴,辩解道:

  “都是误会,我与三公子一见如故,正要去把酒言欢,你们这些碍眼的人都散了吧。”

  说着,走上前搂住灲子安的肩膀,一副我俩很熟的样子。

  灲子安身体僵了一下,一脸嫌弃地挣脱开王凡的魔掌,简单整理一下被王凡弄皱的衣衫,淡淡道:

  “带着你的人离开,本公子不用你护卫。”

  李玉春面带微笑道:

  “您要是有个好歹,定王妃还不得拆了我们武竟司,您就别难为下官了。”

  说到这里,转身面对王凡,脸上的笑容褪了下去,沉声道:

  “你涉嫌藐视皇权,跟本官走一趟吧。”

  话落,招了招手,两名手持枷锁的人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想锁住王凡,又有些胆怯,迟迟不敢动手。

  王凡脸色变了又变。

  “退下!”

  没等他开口辩解,灲子安喝退两人,盯着李玉春冷声道:

  “李玉春,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玉春陪笑道:“下官办案,三公子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说罢,手一挥,一口水钟赫然成型,将灲子安困在里面。

  同时,上前一步,盯着王凡的双眼笑道:

  “王凡,四品修士。”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呵呵”一笑:

  “抓你回去只是例行问话,本官劝你不要拘捕,不然动起手来无罪也变成了有罪。”

  话落,李玉春大手挥下:

  “带走!”

  那两名手持枷锁的人顿时上前,被王凡目光一扫,又踌躇不前。

  还是跟他们走一趟吧,事情闹大了确实不妥……王凡扭头对困在水钟里面的灲子安笑了一下。

  今日发生的种种事情,让他对灲子安有些好感,如果有机会,这个朋友倒是可以交一交。

  前提是对方不是个兔爷。

  想到这里,伸出双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走吧。”

  见他配合,手持枷锁的两人互看一眼,快刀斩乱麻地锁住王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