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子别浪 > 第三十章 什么破事啊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什么破事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定王府书房。

  定王灲清风立于书案前,手中笔杆飞舞,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跃于纸上。

  如同二八少女的定王妃白梦禾站在他身边,轻轻研墨。

  红袖添香不外如是。

  过了一会,灲清风放下笔杆,看着自己的墨宝皱起了眉头。

  “清风,可是为那件事烦心?”白梦禾轻轻抹平定王紧皱的眉头。

  灲清风长呼一口气,落座在椅子上,捏着眉头道:

  “玄灵宗灭门已有两月余,此城距玄灵宗仅有一千多里,却寻不到一名玄灵宗弟子。

  四月之期已过半,如何向皇帝交差。”

  白梦禾站在他身后,双臂搂住他的脖子,问道:

  “武竟司不是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

  灲清风闻言眉头皱的更深,沉声道:

  “此人身上可疑之处虽多,却没有一条线索能指明他是玄灵宗弟子。”

  “哼,狗皇帝自己想要查明玄灵宗灭宗真相,却逼你下军令状,他还当不当你是亲兄弟!”

  白梦禾冷哼一声,头顶上的一对狼耳向后背去,表达着她的埋怨。

  灲清风捂住他爱妃的柔荑,拍了拍,劝解道:

  “他是君,我是臣,为君分忧是臣子本分,梦禾就别再埋怨了。”

  白梦禾撇撇嘴,一个翻身,侧坐在定王双腿上,玉臂挂在他的脖颈上,身后一条毛茸茸的狼尾横在小腹,微微扫动。

  灲清风老脸一红,瞟了瞟敞开的书房大门,低声道:

  “稳重点,让下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话是这么说,却没有一点驱赶白梦禾的举动。

  “假正经。”

  白梦禾白了他一眼,顿了顿,说道:

  “今早师门传来消息,发现了步鹤轩的踪影,宗主与他打过照面,从他口中得知……”

  “得知什么?”灲清风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玄灵宗是被一人所屠。”白梦禾说到这里,嗤笑道:

  “想不到一品仙境强者步鹤轩,都在散布刀魔血屠玄灵宗的言论。”

  灲清风闻言皱眉沉思,良久,沉声道:

  “或许……步鹤轩所言才是真相。”

  白梦禾惊讶道:“你相信他的话?”

  “是与不是,终会真相大白,但愿此事真是刀魔所为,不然,整个修行界怕是要有灾祸降临。”

  这时,灲子安突然冲进书房,大声喊道:

  “爹!帮我去武竟司提个人!呃……你们……”

  灲清风脸色顿时黑了起来,瞪了白梦禾一眼。

  后者如同做错事的少女一样,从灲清风腿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裙摆,随后朝灲子安招招手:

  “子安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跟娘说说,要是武竟司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你,娘帮你出头。”

  灲子安摇摇头,走到白梦禾身边挽住她的手臂,低声道:

  “今日我在街上遇见一个人……”

  待灲子安说清前因后果,灲清风双眼眯了起来。

  ……

  武竟司,审问堂。

  王凡双手被枷锁锁住,站在大堂中间。

  在他前方,李玉春坐在公堂书案前,手托一盏茶,轻轻吹拂茶水。

  身体两旁,十多双眼睛死死盯着他,被他目光扫过后,又不敢与他对视。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这副枷锁刻着阵法纹路,看材质,不是寻常金属。

  此物应当就是能封锁修士灵力的缚灵锁,这么珍贵的法器用在我身上,武竟司抓我过来的目的,恐怕不简单啊……

  王凡不是傻子,再笨也看出了此事的不同寻常。

  不过,虽然灵力与炁本是同源,能封锁灵力,也就能封锁炁,但想要封住他的修为,缚灵锁还做不到。

  如果武竟司是打着他藐视皇权的幌子,行别的阴谋,他便只能当一回逃犯了。

  唉,如果我是气运之子,此时就应该有贵人相助,可惜,我没有大气运……

  王凡撇撇嘴,抬眼看着李玉春,淡淡笑道:

  “这位官老爷,你这杯茶再吹可就凉了。”

  李玉春放下茶杯,瞥了王凡一眼,笑道:

  “本官喝茶喝的不是茶水。”

  喝的是寂寞……王凡在心里暗道一声,讥笑道:

  “抓我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李玉春摇摇头,平静道:

  “依大秦律,藐视皇权重则斩首,轻则发配边疆,当然,修士不在此列。

  不过,为了维护皇家颜面,还需你在狱里待些时日。”

  拘留……王凡眉头皱起,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如果只是单纯的拘留,他倒是可以在牢里住些日子。

  可要是真有别的阴谋,为了避免麻烦,他还是应当尽早带着凤含嫣离开坠仙城。

  少倾,李玉春站起身,笑眯眯道:

  “王公子,请吧。”

  话落,对手下们使了一个眼色,顿时几人上前,就要带走他。

  不能犹豫了……王凡心里下了决定,双手轻轻向两边拉扯,“咔嚓”一声,枷锁应声而裂。

  李玉春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缚灵锁被他用蛮力破坏了?

  这一幕显得特别荒诞,如果缚灵锁能这么轻易被破坏,他们武竟司还拿什么抓捕修士。

  堂下的众人快速退散开,“唰!唰!唰……”十多把长剑出鞘。

  李玉春没时间震惊,大声喝道:

  “开启封灵阵!”

  王凡摇摇头,有心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绝世强者,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装逼的想法,转身就要走。

  “李玉春,住手吧。”

  就在这时,灲清风带着灲子安从天空上降落在公堂外。

  “参见定王!”李玉春神色一凛,恭敬行礼。

  “参见定王!”堂中众人收起兵刃,紧随其后。

  灲清风颔首,走进公堂后,目光落在王凡身上,上下扫量一番后,笑道:

  “你就是王凡?”

  这都是什么剧情展开啊……王凡有点懵,愣愣地点点头,又转眼看向灲子安。

  灲子安一脸严肃,轻轻点点头。

  没等王凡出声问询,灲清风转身对李玉春笑道:

  “此人与子安是至交好友,一场误会罢了,尔等都散了吧。”

  李玉春抬眼看了灲清风一眼,眼中透着问询之意。

  灲清风眼中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遵定王号令!”李玉春挥挥手,堂中众人顿时大松一口气,小跑着离去。

  老天在玩吧,老子刚当逃犯,就有贵人相助?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王凡嘴角抽了一下,在李玉春从身边走过时,一把拽住他,指着身后地面上的缚灵锁,心虚道:

  “这件法器不用我赔偿吧?”

  李玉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公子说笑了。”

  灲清风与灲子安一同看过去,前者脸色微变,后者眸中大放光彩。

  不用赔就好,不然我可赔不起,除非把我卖了……

  王凡松了一口气,等到李玉春离去,对灲清风抱拳道:

  “多谢定王相助。”

  PS:补更要很晚能更了,等更的明天在看吧,谢谢大家的投票!
sitemap